瞭望东方周刊高雪梅 鲁雨涵 曹璐2018-12-20

  “在博物馆工作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让我遇到了许多高风亮节的人。”杜鹏飞说。


  学术支撑与教育使命

  “藏品要变成展览,就必须有学术研究的支撑。”在杜鹏飞看来,清华大学的多学科研究体系是艺术博物馆的优势和保障。

  “开馆以来我们做的每一个展览,都是依靠相关学科的专家来进行学术把关的。”杜鹏飞给本刊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博物馆四层的常设展“竹简上的经典——清华简文献展”,展出了清华大学收藏的战国竹简的部分复制品。这批竹简总计约1500枚,距今大约2300余年,由于其在秦之前就被埋入地下,未受到“焚书坑儒”的冲击,所以能够最大限度地呈现先秦古籍的原貌。

  这一展览的学术带头人,正是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李学勤先生。作为战国文字研究的第一人和开创者,其为展览提供的学术保障不言而喻。

  而目前正在展出的“一个大学设计院的现代建筑史”,既是对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建院60周年的回顾,也是中国现代建筑史的一个缩影。此前曾经展出的“营造`中华”,是对梁思成领导的营造学社开展中国建筑史研究的一次系统回顾和梳理,展览由建筑学院王贵祥教授等一批专家学者把关,并请吴良镛先生做顾问。

  除此之外,艺术博物馆也在校园文化和公共教育上发力,成为学生和公众的第二课堂。展览除特展外都向校内师生免费开放,老师可以将课堂移到展厅内,让学生在国内外大师的真迹实物前进行鉴赏和临摹。

  艺术博物馆还致力于打造优秀的志愿者团队,迄今为止,加入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志愿者已超过300人,不仅有校内学生,更多的是社会各界人士。“有些志愿者原来是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的志愿者,经验丰富,讲解也很专业。有的志愿者一年的服务时间超过300个小时。”

  “随着时间的推移,艺术博物馆必将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杜鹏飞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