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燕2018-12-20

  在房价高涨的时代,常有人自嘲说“存款只能买得起个厕所”。事实上能买个厕所很重要,这个平时让人有些尴尬的地方,对于维系家庭至关重要。

  比如2017年上映的印度电影《厕所英雄》就讲述了一个厕所如何重要的故事:一名女性嫁到一个没有厕所的印度村庄,她不得不面对深夜野外如厕的尴尬。面对难题,丈夫绞尽脑汁,蹭别人厕所、蹭火车厕所,甚至铤而走险偷公共厕所,却发现传统观念如铜墙铁壁,想要一间厕所难如登天。为此新媳妇不惜提出“没有厕所就离婚“,丈夫则积极奔走,希望在村里盖更多厕所挽回爱情。

  电影源于生活,也反映现实。冲水马桶是全世界影响最深远的发明之一,让大家能从中受益,不过这个受益面并没有很多人认为的那么广阔,时至今日,全世界还有超过一半的人无法拥有干净卫生的如厕设施。这意味着,大约40亿人仍要为用上抽水马桶而努力。


  “厕所比庙宇还要重要”

  作为电影《厕所英雄》的故事背景,南亚次大陆是缺乏洁净厕所的“重灾区”。在印度无法拥有厕所的人口远超全球各个国家,因此该国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到树丛里方便。

  这种“方便”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不方便。

  过半数的印度人在田野或海边解决上厕所的问题。这成为污染食品、水质,引发各种疾病的原因。在偏僻地方解手还会导致妇女、儿童成为性侵或绑架等暴力犯罪的对象,引发社会问题。世界银行甚至有分析称,印度“开放式厕所”导致了各种问题,其产生的善后费用占印度GDP的6.4%。

  印度近年来一直抱有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新兴市场这一雄心,很难接受在民生方面存在这样的短板。印度总理莫迪在2014年就表示:“厕所比庙宇还要重要。”于是印度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洁净厕所运动,计划在2019年前让所有印度人有安全的、可持续的如厕设施。

  印度的目标是要新建1.11亿间厕所,通过“厕所大工程”解决恶名昭彰的卫生问题。根据印度政府的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400万个城市家庭和5600万个农村家庭新建了厕所。公共厕所也增加了超23万个。

  但是,光兴建厕所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更关键的是要移风易俗。印度观察者研究基金会研究员米什拉指出:“改变人们多年来形成的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并不容易。要建设一个清洁的印度,不仅仅要增加厕所的数量,还要通过教育解释使用厕所的好处,改变人们的习惯。”

  德国国际合作组织的公共卫生专家哈恩·帕内萨曾经多次参与印度的卫生项目,他认为,印度政府愿意将卫生设备列入政策中是好事,不过重点还是在于如何真正实践。在这方面印度的邻国孟加拉国做得较好,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就成功让1600万居民拥有厕所,如今这个国家只有1%的人口无厕所可用。

  除南亚外,非洲同样缺乏厕所。国际水援助组织的一份报告称,撒哈拉以南非洲约有3.44亿儿童家中没有厕所,这导致他们很容易腹泻并感染其他由水传播的疾病。

  在水援助组织调查的101个国家中,西非国家几内亚比绍有80%的学校缺乏适当的厕所设施。同一份研究报告称,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有93%的家庭没有像样的厕所。

  企业家乔尔·辛布瓦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贫困地区修建了两座低成本厕所,他说他在2016年建厕所前有几次想上厕所,但“无处可去”。在坎帕拉这个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免费公厕不到20个。

  除建造厕所外,在非洲同样需要解决的还有文化问题,以及如何在民众间普及正确如厕的观念。德国世界饥饿救助组织的史蒂芬·西蒙说,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当地的家庭基本上对于盖厕所表示欢迎,但过段时间后,人们就会将厕所当作储藏室或杂物间使用了。

  “如果不清楚教导民众必须将排泄物和食品分开,这些努力就毫无意义。照本宣科地解释没有太大效用,更有效的是告诉民众:如果拥有干净厕所和清洁水源,就能更有自信地跟邻居握手。” 西蒙说。

  在广袤的非洲大陆,厕所革命的路程还很漫长。


  “方便”的前景

  联合国2015年制定的发展目标之一是:确保到2030年人人都能使用安全的厕所。联合国强调将致力解决女性及女童的贫穷问题及生活需求。良好的厕所设备不仅意味着健康,还能为妇女创造安全环境以及教育机会。

  联合国描绘了“方便”的前景,但活动人士警告说,如果政府和企业不向环卫经济投入更多资金,这一目标将难以实现。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商业团体厕所委员会联盟的首席执行官谢丽尔·希克斯说,修建卫生设施是“这个十年的任务”。她说,该组织正在敦促进行商业投资,以帮助那些政府无力负担厕所建设费用的国家减少厕所短缺现象。

  慈善机构也瞄准了厕所这一领域,努力提出方便快捷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比尔·盖茨的盖茨基金会。盖茨基金会认为,简单地将发达国家的模式引入贫穷国家行不通。人们的厕所用掉了太多稀缺的水资源。厕所用水占到一个普通家庭室内用水量的近30%,超过了任何其他家庭用具。而不少贫穷国家恰恰还同时面临水资源短缺的困境。

  发展中国家无法承受普及传统厕所。仅在一座印度城市挖掘并建造这些设施就要耗资数十亿美元;即使在有基础设施的地方,通常也没有资金支付电费或维护费。因此经济上的可承受性是让更多的人用上厕所的重要一环,毕竟不是每个缺乏基础设施的国家都能像印度那样大笔投资。

  为了解决经济问题,自2011年以来,盖茨基金会花费2亿美元资助研发革命性的新型厕所,并举办厕所创新大赛。

  有一年的获胜者发明了一种太阳能厕所,这种厕所能把粪便转化成做饭用的能源,这种利用自然堆肥的方式分解粪便的生态厕所建造简单,省水,且容易修理。但缺点是每个厕所的成本需要1000美元。

  而最新的一项厕所设计是能够就地清除人类粪便、杀灭病菌并消除异味的离网式厕所。


  新的厕所什么样

  1775年,英国钟表师亚历山大·卡明对抽水马桶进行改进,使之成为商品。然而,两个多世纪以来,厕所和洁具就几乎没有再发生变化。而要满足新的需求,厕所要拿出新的功能来,在这方面不仅发展中国家,一些发达国家也在探索。

  由于发达国家基础设施普遍比较完善,因此往往会将厕所的改进放在资源优化配置上,比如根据男女如厕时间长短差异,重新分配空间以做到效率最大化。日本在这方面作过一些探索,并走在世界前列。

  新东名高速道路清水服务区距离日本著名景点富士山只有20多公里,这里拿下了日本厕所奖这一最佳荣誉奖项。虽然在周末高峰时候每天有多达两万人次如厕,但等待时间最长也不会超过两分钟。为了做到这一点,服务区的女厕设有72个小隔间,男厕只有14个隔间和32个小便池——这是为了应对女性在公共场所等待如厕的时间通常比男性长的情况。

  在一些最新的厕所里,“物联网”技术大显身手。比如,在厕所的入口处,有一块显示使用状况的液晶屏。厕所内单间门上安装的传感器可以感知门的开关,通过网络把握相关利用状况。每个隔间都配备了传感器,它会检测是否有人使用相应的隔间,并将信息传输至安装在厕所外面的大监视屏上。甚至还有小图标显示空着的是西式坐厕,还是传统的日式蹲厕。

  有的厕所运营方甚至准备一款专用App,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搜索厕所利用状况的信息。比如,该软件能提供服务,搜索附近厕所的相关信息,再下一步或许就是推出手机预订厕所的服务了。

  从节水、节能、低成本到物联网、高科技,一场厕所革命正从广阔的维度中展开。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