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本刊评论员2018-12-27

  目前,《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方案已经形成,正在征求各方意见。事实上,公路是否应该收费、收多少费、是否有收费期限并非一个新话题,为何长时间以来屡屡牵动公众的神经?原因主要在于公路收费问题涉及面广、牵动各方利益、关系到千家万户日常出行。和许许多多改革深入推进中遇到细微民生问题一样,公路收费问题虽小,但影响巨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路建设尤其是高等级公路和高速公路建设突飞猛进,高速公路,从零起步到里程世界第一;各地区之间从解决“有没有通高速”问题到解决“通了几条高速”“要不要再建几条高速”的问题,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进入到聚焦公路建设质量、管理效率、服务水平的新阶段。

  应该看到,在我国公路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公路收费无疑发挥了重要作用,它盘活了公路资产,极大地拓宽了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和融资渠道,激发了各类社会资本参与国家建设,分享建设成果。随着我国公路建设的高速变化,法律法规自然也面临升级完善。这也正是《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此次修订的一个重要背景。可以预见,未来我国将构建的“以非收费公路为主、收费公路为辅的两个公路体系”,采取“收税”与“收费”并行的方式,将继续发展好、建设好、管理好各类中国路,让它们真正成为推动发展的“幸福路”。

  必须看到,无论从基础设施运营的客观规律还是世界各国的实践经验来看,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的运营管理都不可能免费,差别在于对通行车辆收费还是对所有公众收税。从我国的实际情况看,增加全民的税收负担既不现实、也不合理,因此,对通行车辆收费是保证公路有效运营管理服务的必然选择。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采用这一公路收费方式。公众对公路收费问题之所以多有质疑,固然有认识误区、宣传解释不到位等原因,但究其本源,恐怕更多的不是对要不要收费的质疑,而是对为何收费、如何收费、收多少费、收费后公路的运营维护质量是否能够提升等等方面的关注。换言之,中国公众所关注的更关键问题是如何提升中国公路的建设管理服务水平,使之与公众的付出相匹配,让老百姓觉得“路有所值”。

  公路,首先姓“公”。无论投资方是谁、经营者是谁,都不能抹杀其公共产品属性。既然是公共产品,那么公众不仅有权要求“脚下的路”在服务、品质上有保证,也应该对公路从建设到运营所有与公众利益相关的事务拥有知情权。因此,一项涉及公路的改革举措要写入法律文件,引来各方关注甚至多元声音,完全是正常现象。公路建设、运营和收费应遵循法治原则、公共原则,兼顾效率与公平,主动做好信息公开和社会沟通,正是确保公路是全体老百姓的路、公路事务符合公众利益的重要前提。

  发展中的问题要靠发展来解决。高速公路收费问题屡屡引发争议,和收费额度与收费方式不尽合理有很大关系。如高速公路按省结算,高速公路主线临省界必有收费站,人为降低了全线通行效率;再如常年不变的固定收费价格,使得通过价格手段调节交通流量的功能不复存在。事实上,公路如何收费、费用如何设定与变化很有讲究,体现着公共服务的现代化程度与政府管理的能力与水平。只有下大力气加快落实改革目标,尽快全面推行公路收费结算方式的现代化、智能化、无人化,加快“拆除”已经明确逐步取消的省界收费站,才能更快让公路的使用者走得畅通、心气更顺。

  世界公路建设已经出现智能化的发展趋势,未来,我们应更加注重公路的管理服务水平、运营效率和智能化程度等质量指标。要以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和公路法修订为契机,加快推动智慧高速公路和汽车智能感应系统普及化,加快对所有已建和新建高速公路的智能化升级,在世界范围内率先推动建设适应全电动汽车、物联网汽车以及无人驾驶汽车下一代高速公路网,让中国公路成为智能交通装备走入应用场景的突破口。令人期待的是,如果这一目标得以实现,并善用由此产生的海量汽车与公路流量大数据,必将为我国在汽车信息技术、智能化基础设施等新兴领域实现弯道超车提供大量的创新动能和发展机遇。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