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底,百度商业智能实验室主任熊辉带着他的团队来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考察当地的民营企业。对于他们的到来,广东景兴集团(以下简称“景兴”)副董事长邓锦明格外兴奋。希望提高研发水平的他,特意请熊辉团队利用大数据分析了公司在产品设计和营销方面的问题。

  邓锦明家族的企业发展历程,是改革开放后南海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20年前,土生土长的南海人邓锦明和自己的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了景兴。在那之前,他干过五金、做过皮具,然后靠传统制造业一步步积累着财富和生意经。

  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的南海县委、县政府作出了“六个轮子一起转”的决定,鼓励老百姓大胆发展民营经济,一时间,传统的小五金、小化工等手工作坊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时任县委书记梁广大带领县委领导班子,抬着烧猪美酒去丹灶南沙大队万元户家中贺富的场景,在南海人心中至今还记忆犹新。邓锦明的岳父就是当年的那批万元户之一。

  如今,南海的这些民营企业,大都和邓锦明一样,面临着转型升级的新挑战。

  “民营经济为主、中小企业为主、制造业为主,是南海经济发展最显著的特征。凭借坚定不移地发展民营经济,南海正着力帮助中小企业快速成长,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集聚全球创新资源,实现高质量发展。” 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传统产业不“传统”

  从上世纪80年代被誉为广东“四小虎”之一,到90年代在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评比中位列前茅,再到2001年被评为全国县(市)社会经济综合发展水平第二位,凭借民营经济的发展,南海曾创造了全国瞩目的经济奇迹。

  作为全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南海逐渐形成了以铝型材、内衣、纺织、五金、陶瓷、鞋业、机械制造、家具为代表的传统产业,它们是典型的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也是中小民营企业高度集中的产业。

  进入新世纪,面对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的上涨,以及国际市场的冲击,传统产业面临巨大的生存挑战。如何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是众多中小民营企业当前需直面的共同问题。

  作为国内领先的个人健康护理用品企业之一,面对来自全球的竞争压力,景兴这家南海本土生长起来的民营企业“敢分一杯羹”的底气,来自于轻资产和重研发、市场、品牌的发展战略。

  “我们和高校科研团队以及高科技企业合作,拥有多项专利和核心技术,并且一直在进行新产品的开发。”拥有创新思维,拥抱新技术——在邓锦明看来,这正是让景兴这样的制造业企业抵御风浪的秘诀之一。

  在景兴加快新产品研发步伐的时候,南海桂城金谷光电产业社区内,以光电子产业为主营业务的昭信集团则初尝“机器人制造”红利,向精密智能装备方向转型。

  一块手掌大小的磁芯板,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3672个小孔,机器人用手臂抓起一个直径仅1~2毫米的电子元器件,瞬间将其插入其中一个孔,准确无误。

  “我们的四轴、六轴机器人和视觉定位识别机器人技术已十分成熟,如今已发展成做机器人的企业。”昭信董事长梁凤仪对本刊记者说。

  而在整个昭信集团,随着“机器换人”带来的自动化智能化升级,员工从2008年的12000人左右,减少到现在的4000人,员工减少三分之二,产能和效益却提高了30%。

  南海制造业的规模优势,为机器人等智能装备提供了巨大的应用空间。机械化在大大提高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废品率。

  机器换人,在南海探索已久。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先驱陈启沅曾是佛山南海装备制造业的鼻祖,是首先启动“机器换人”的第一人。不过,他那时的“机器换人”之路走得异常艰辛,连制造机器的一颗螺丝钉都要从头做起。

  今天的南海民营企业家们比起陈启沅幸运太多。

  佛山市南海区发展规划和统计局常务副局长杨明介绍,近几年,南海大力推动机器换人及智能化改造,鼓励企业加大设备更新和技术投入。2017年工业技改投资额达244.6亿元,同比增长31.7%,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增至69家,制造业竞争力稳步提升。

  不仅如此,2016年起,南海还开始推动全国机器人集成创新中心建设,引进了埃夫特智能装备、佛山华数等一批知名工业机器人企业,同时出台扶持政策,建设智能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大力推广机器人应用,提升企业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2017年,南海本土机器人产能达到每年6000台以上,有力推动了传统产业和民营经济的转型升级。


  “孤岛”到“双生态”

  在去景兴参观交流之前,熊辉被邓锦明的儿子邓晓荣抢先请去了自己的公司。与父亲立足传统制造业不同,英国留学归来的邓晓荣涉足的是一个更新的领域——企业孵化平台。

  2016年,邓晓荣和合作伙伴——中南机械以及星联科技两家民营企业共同打造了中峪智能孵化中心,利用它们在智能装备行业的供应链资源,结合最新的3D打印技术,成为一个专为智能装备、新材料开发及应用而建立的孵化平台。

  据邓晓荣介绍,位于南海大沥镇的这家孵化中心,由佛山市南海中南机械有限公司一片占地24亩的工业厂房改造而成,目前已有30家初创型企业或项目入驻。

  同为华南理工大学校友的几位创始人,希望联合华南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创新人才资源,通过为研发团队提供全方位的管理服务、资金支持以及持股孵化等一系列增值服务,从国内外高校、科研机构和社会上引入一批创新团队和科研成果,孵化一批智能装备高新技术企业,尤其是利用母公司中南机械丰富的制造资源,加快科技成果的产业化,从而形成智能装备产业的集聚效应。

  “以往类似的产学研孵化中心大都由政府主导,往往会让项目在中试(注:“中间性试验”的简称,指产品正式投产前的试验,是产品在大规模量产前的较小规模试验)甚至产业化阶段遇到具体问题时,与企业衔接解决不畅。中南机械最大的优势就是精密加工能力突出,能迅速将创业团队的理念产品化。”邓晓荣说。

  作为南海LED龙头企业的昭信集团,在广州荔湾与佛山南海交界的沙尾桥边,则打造了另一种产业集聚平台——金谷·智创产业社区。

  2010年5月11日,昭信集团所在的桂城街道提出要变乡村工业经济模式为“产业社区”发展模式,当时昭信集团就在政府引导下,积极将自有物业改造成了金谷社区,并由此开启了产业园区和创新平台型建设的资源整合之路。

  梁凤仪告诉本刊记者,金谷围绕半导体、光通信材料进行招商,由最初只有昭信集团一家企业,到最终形成了光电产业链的聚集效应,内部又有能够协同创新的机制。在这里,共同技术领域产业链上的企业将可实现科研、工艺、应用、检测一系列资源的共享。

  从单个企业“孤岛式”运营,到转型开放式创新平台,昭信集团、中南机械等企业正在探索搭建“双生态”孵化器:既有帮助创业者和企业成长的产业资源孵化器,又有创业的全套服务和生态圈支持。

  而另一方面,通过建立孵化加速器或搭建各类创新服务平台,南海的民营企业也得以从全国甚至全球集聚一流的人才和智力支持,进而占领行业制高点,引领创新向“高精尖”延伸。

  2017年2月28日,南海正式启动“全球创客新都市”建设。如今,越来越多的创客从世界各地赶来,成为了南海正在崛起的新兴力量。

  “我们要做全球创客新都市,要把南海建成年轻人集聚的地方,让南海成为年轻人的城市,成为创新型产业的城市。”黄志豪告诉本刊记者。


  见“星星”也见“月亮”

  曾经,一句“只见星星不见月亮”道出了南海缺少大企业的痛点。

  但据《南海民营经济发展报告》统计,2017年南海区营业收入超过5亿元的民企已达120多家。满天星光灿烂,月亮雏形初现。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