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傅蔚冈2018-12-27

  人工智能(AI)的兴起让很多人担忧:如果机器可以替代人的工作,那么社会将出现大面积失业,从而导致收入更加不平等吗?

  事实上,从工业革命开始,技术与就业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就一直是社会争论的焦点,以至于产生了工人为保住自己饭碗而砸抢机器的卢德运动。

  技术进步会导致就业率大幅下降吗?

  马克思在1867年写道:工人们要想区分机器以及“应用这些机器的社会形式及其理念”之间的区别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而且“劳动工具如果以机器的形式出现,那么它将立即成为工人自己的竞争对手。”他另外一篇文章中则说,“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纵观历史,我们发现,每一次科学技术的进步及划时代的变革,总会创造出新的行业、产品及服务,因而会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它不仅不会导致失业问题,还让更多人有了创造财富的机会。


  就业人口从工业转移到服务业

  毋庸置疑,“机器取代人”将是制造业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及趋势。然而,人类社会行至今日,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早已不是财富创造的唯一主引擎了。

  近年来,全球服务业正在快速增长,服务业产出和就业比重持续上升,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的主要力量。早在2010年,美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服务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达70%以上,而印度和斯里兰卡等少数几个国家已经打破了历史惯例,直接转向服务业。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所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2017年服务业就业劳动力的比例超过70%,其中高收入工业化成员国中除希腊外,这一比例甚至超过了80%。以美国为例,其2017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全部增加值的78.9%,达到13.1万亿美元,就业人数占私营部门就业总量的86.3%,共1.24亿人。

  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2005~2015这十年间,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更为迅猛,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从2005年的40%上升到2015年的50%以上。当前,服务业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

  从增长速度来看,近几年来,中国服务业增速已经大大超过第二产业的增速:如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427032亿元,增长8.0%,比第二产业的增加值增长率(6.1%)高出1.9个百分点;从三大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来看,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已连续多年超过第二产业,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6%,已经占据“半壁江山”;从三大产业的就业比重来看,2017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员的比重达44.9%,比第二产业28.1%的数字高出16.8个百分点,并且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占比继续扩大,已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


  人们服务需求愈加个性多元

  随着人类社会物质的不断丰富,人们的休闲、娱乐需求也随之变得越来越个性化和多元化,由此衍生的行业、职业种类也会更加丰富和细致。今天的中国,城乡居民收入持续增长和消费升级,为服务业发展提供了巨大需求潜力。与此同时,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协同推进,极大地拓展了服务业发展广度和深度。生态、养老等服务业新领域也不断涌现。

  2004年起,人社部(原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开始陆续发布了多批《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未收录的新职业。其中包括:形象设计师、呼叫服务员、商务策划师、景观设计师、宠物健康护理院、健康管理师、酿酒师,等等。这充分反映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就业领域及类型不断地丰富与发展。

  从生活性服务业的发展来看,教育培训、养老、旅游、家政、健康等服务产品成为新的消费热点,越来越多看起来像是“不务正业”的职业,比如宠物美容师、形体顾问、伴游等等,在当下的年轻人中间开始大受欢迎;从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来看,产业的转型升级和动力转换对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营销、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物流配送、人力资源服务、服务外包等的需求增速也在加快。很多时候,生产和生活所需要的服务界限会很模糊。


  技术大幅提高了劳动报酬

  不容忽视的是,技术让这些新的服务类型可以无差别地被所有普通人享用。

  比如,移动互联网技术普及所带来的新兴职业——现在都市人不可或缺的网约车、快递和外卖等,在此之前也并非职业空白,但由于技术不发达所导致的流程不科学及成本偏高,导致价格偏高,以至于无法大面积推广。

  回顾一下申通快递的发家之路,其最初就是在杭州和上海之间为外贸企业提供“跑腿”服务。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服务单价为100元,这在今天这个“包邮”时代很难想象,这样的价格也自然与一般的老百姓无缘。之后,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技术的提升,快递服务的准入门槛大幅度降低,它们能以更低的价格被更多的人所接受,需求扩大,自然而然就会带来更大的就业岗位——300万快递小哥,成就了中国快递第一大国的地位。

  技术的进步也使得劳动者的报酬显著提高。

  2005年,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教授Gregory Clark在《政治经济学》期刊上曾发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1209-2004》。在文章中,Clark通过对1209-2004年英国真实工资序列进行整理后发现,1800年后工人工资快速增长超过此前,是工业革命的受益者。

  当今,互联网的发展将给出更惊人的对比。于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接入滴滴平台的出租车司机,接完一单马上会有距离、时间最合适的下一单,相比于之前的“扫街”找乘客,效率大大提升;大数据会告诉便利店的老板,一款网红甜点明天进多少量会最大程度接近销量;餐馆从自养外卖员到接入美团等平台,成本大降,后者收入也显著提高……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人类会得到技术更多的褒奖,既有工作,又有“诗和远方”。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