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爽 丁非白2018-12-27

  银针飞舞,丝线摇曳,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着缝纫机工作时发出的规律声响。旁边的线台上摆放着上百种颜色各异的绣线,仿佛正静静等待着成为绣品的血脉……

  在辽宁省鞍山市的一间工作室内,62岁的董树新正在用缝纫机创作着一幅幅灵动俊美的刺绣作品。工作室的墙上挂满各式绣品,有意境鲜明的山水、有栩栩如生的花鸟动物、有气韵灵动的人物肖像……而这些仅仅是他作品的一小部分,他的许多“画作”已被国内外公私机构收藏。

  从26岁那年踩上缝纫机到现在,董树新从事缝纫机刺绣已经有36个年头。通过不断摸索,他总结出一整套独特的刺绣技法——缝纫机虚实密针绣。他大胆地将薄呢布作为绣底,采用顺、点、密、堆四大系列针法,做到针法上少而精、精而全,同时交替使用平绣、堆绣,使得作品既厚重又有立体感。2004年,董树新独创的缝纫机虚实密针绣的工艺方法获得国家专利。

  董树新告诉本刊记者,缝纫机刺绣与其他刺绣最大的不同在于创作要从整体开始,逐步缩到局部,通过在绣底上反复铺线,最终达到“远看是画、近看是绣”的效果。

  “你看,这最薄的地方,都要来回铺10多层线。线是单层的,要将它做成画,就要采用揉线技术,像和面一样将各种色彩揉在一起。像《富春山居图》《清明上河图》这样的大画幅绣品,创作时间要一年以上,使用七八十种颜色的线,所有的绣线加起来长度能达到两三万米。”董树新向记者介绍道。

  董树新“作画”的机器是20世纪80年代的产品。谁能想到,只有上下、左右两种跳针模式的老式缝纫机,竟能“画”出如此千变万化的作品。

  在董树新的工作室中,有一组绣品格外醒目。组画《闹天宫》由8幅绣品组成,分别展现了中国神话人物孙悟空大闹天宫、偷食仙丹、下界为王等场景。绣品中,猴王怒目圆睁、威风凛凛,画面中各式刀枪剑戟、飘带仙袂、旗幡烟云,种种线条交错流动,活而不乱。

  “这组画中有6幅作品我曾在2008年的时候在日本展出过,当时有一位日本友人在画前坐了整整一天,最终向我提出想要收藏的请求。权衡再三,我同意了,并将剩余2幅作品赠送给她。她非常感动,临走时向我鞠了一躬。”董树新不无骄傲地说。

  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百花杯”金奖……无数光环诉说着这位老人的不平凡。然而,董树新也有着自己的孤独和担忧,“由于技艺独特,几乎没有同行,所以我非常担心技术得不到传承。近些年来,我撰写教材、招收徒弟,就是为了将这门手艺留下来”。

  2017年,董树新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北方机绣谱》的绣品专著,包含5万字、70多幅机绣作品照片,将缝纫机刺绣工艺展现给人们。

  “缝纫机是没有生命的,但技艺和作品是有感情和温度的。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手艺。”董树新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