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顾佳赟2019-01-10

  2018年初,一篇名为“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的“10万+”网文刷爆朋友圈,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这篇网文再次提出10年前的那个老问题:北京有百度、深圳有腾讯、杭州有阿里、广州有网易,上海呢?

  问题是老问题,但结论可能是全新的。

  2018年7月,立志“让中小城镇居民消费升级”的拼多多在纽交所上市;9月,“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在纽交所上市。GMV(一定时间段内成交总额)超千亿的业绩,淘宝用了5年,京东用了10年,诞生、成长于上海的拼多多和趣头条分别用了三年和两年三个月。

  传统企业选择上海作为企业总部,由来已久;而现在,一个全新意义的总部现象正在上海渐次成型。

  互联网经济进入“下半场”,上海不但在发力,提出成为“国家人工智能发展高地”“中国大数据产业之都”等一系列目标,而且有迹象表明它正在“变道超车”,一批新生代互联网企业在上海诞生、成长并已完成市场布局。

  在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中,网宿、携程、Bilibili等21家上海互联网企业成功入围。这些企业覆盖了衣、食、住、行、娱、育等各个方面,“上海风格”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代表的高新科技与城市生活服务融合发展新业态的象征。

  新一代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互联网企业的最大区别在于需要更强大的科研支持,换言之,人才是第一位的要素。

  统计数据显示,国内70%的AI人才集中于北京和上海,同时上海在计算机视觉、语音语义识别、脑智工程拥有大批人才,掌握“话语权”。

  孵化创意和理想,离不开资金。

  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是中国风投最活跃的城市之一,即便在号称“资本寒冬”的2016年上半年,上海泛互联网领域也发生了344起投融资事件。

  浦江水是暖是凉,互联网创业者的行动最有说服力。

  精明的先发互联网巨头们不会错失时机。在不到半年时间里,BAT及小米等纷纷与上海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通过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上海传递出产业布局的明确信号:聚集创新前沿的优质企业,瞄准前沿领域和高端环节。

  然而在上海决策者的视野内,并非只有巨头。对于上海,不能只考虑把已经长成的参天大树移植到自己的庭院中来,如何把小树养成大树,才是上海试图破解的命题。就在不久前,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专程调研了本土科技企业千寻位置网络有限公司和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千寻位置基于北斗系统构建位置服务云平台,系全球最大地基增强系统运营商;优刻得是国内领先的云计算公司,在金融、教育、新零售、医疗以及政府管理等多领域开展实践应用。

  李强称优刻得“这类赋能型高科技企业符合上海产业发展方向”,希望其“聚焦科技创新尖端和前沿领域”;希望千寻位置“依托上海应用场景丰富、基础数据海量、基础设施齐全等优势,推动新技术、新模式、新产品率先落地”。

  上海的这两个“希望”,或可视作它道予新一代创业者,尤其是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创业者的“告白”。

  无论面对马云、马化腾还是李彦宏,李强都强调,“上海将为前沿技术提供良好的应用场景,并积极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为各类企业在沪发展提供良好服务。”

  没错,这是一座城市的承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