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骆晓昀2019-01-10

  2018年12月初,上海市政府与百度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人工智能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至此,BAT齐聚上海,先后签署相关合作协议。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史中,上海有过辉煌,也被认为曾经“错失”。随着一批新型互联网企业在上海崛起,上海的互联网行业展现出新的气象。


  上海没有互联网航母

  2018年1月31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北京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在102家互联网上市企业中,注册地在上海的占比18.6%,位居第二;在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77家企业中,上海占比23.4%,也是第二。从这两项排名上看,上海在国内仅次于北京,遥遥领先于包括深圳和杭州在内的其他城市。

  在上海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看来,上海的互联网创业浪潮一直风起云涌,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张江一直都是中国数字经济的核心。如果张江集成电路停产,那整个中国的终端核心零部件将面临短缺,显而易见手机终端会大受影响,最后的结果是全球的IT产业都受到波及。”

  陈炜认为,张江是中国科创的核心和“绝对高地”之一。在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条中,每一个环节都可以从张江找到“策源地”企业的身影。从集成电路信息、到大数据和物联网,还有5G芯片、软件,人工智能、电子商务等等,相当完备的相关产业集群早已在张江完成布局。

  让人疑惑的是,“上海是否适合互联网企业发展”的问号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归根结底又回到了那个问题:没有BAT。

  陈炜在为上海的互联网企业发展感到“绝对自信”的同时,也承认上海的互联网企业中缺乏航空母舰。而标志性头部企业,对于一个地区、一个行业发展的意义显而易见。

  截至2017年底,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的市值分别是3.1万亿元,2.9万亿元和0.5万亿元,而同期我国所有境内外互联网上市企业总市值为8.97万亿元,这三家企业约占了市值的72.46%。上海整体领先于深圳和杭州,但深圳的腾讯和杭州的阿里巴巴早已占据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大半壁江山。

  近几个月来,长久的遗憾正在被弥补,BAT在迅速聚集上海的同时,已分别将上海作为前沿领域探索的重要基地。无论面对马云、马化腾还是李彦宏,上海市委书记李强都表示,“上海将为前沿技术提供良好的应用场景,并积极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


  跌宕起伏的“上一个时代”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史中,上海也是头部企业汇集的城市,是许多重要创业企业总部地址的首选。

  一般来说,总部经济发达的城市主要有两种类型,即单独关境区城市型和大国中心城市型。前者的主要代表是新加坡和香港;后者的主要代表是纽约、伦敦、巴黎和东京;上海亦属于后者。大国中心城市总部经济的格局往往不是以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集聚为主,而是以本国跨国公司总部集聚为显著特征。这意味着,上海这一类的城市就是本国企业和经济圈的策动点。

  上世纪90年代,网民用“猫”上网,市场还在提出互联网概念的时代,那时上海的互联网企业在全国的互联网行业中独领风骚。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巨头公司中,一半在上海,包括九城、携程、易趣、前程无忧、盛大、榕树下,等等。

  1999年,曾经的复旦学子陈天桥拿到300万美元融资,创立盛大网络;2004年,成立5年的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那次上市创造了多项纪录,盛大成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和中概股公司;同时也将它的创始者载入中国商业史——年仅31岁的陈天桥以90亿元身家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同年,资金充裕的盛大提出要打造中国的“网络迪斯尼”,陈天桥此后又推出了观念超前了十几年的“盛大盒子”计划,这个投资了10亿美元的项目并未得到当时政策的允许。此后,由于陈天桥的身体状况等问题,2015年盛大完成了私有化进程从美股退市,其公司总部也迁至陈天桥的定居地新加坡。

  另一重要事件是九城痛失《魔兽世界》代理权。2009年4月16日,暴雪官网确认缘尽九城,网易成为“魔兽”新代理。根据2009年九城第四季度财报:来自于付费网络游戏《魔兽世界》运营的净营收为人民币3.8亿元,占其总营收的93.8%,而其他免费游戏仅占据6.2%的份额。失去“魔兽”的九城近于被斩首。

  当年4月15日,九城总裁陈晓薇发表内部邮件对《魔兽世界》续约事件进行解释,披露了网易以合资公司为条件抢夺魔兽内情,指责网易“挤压国内同行”。这场互联网“京沪之争”的类似结果,在此后多年内反复上演。

  这一阶段,电商和视频行业方兴未艾。上海的土豆网、1号店、大众点评网等企业迎风而起,取代了盛大、九城等老一代企业成为上海互联网最让人期待的几大新星。然而,这些新星们在2014年前后都难逃被巨头并购的命运。

  1号店被京东,大众点评被腾讯,美团、土豆被优酷兼并,并购后的这几家互联网企业总部都迁到了北京。

  潘天奇在上海互联网行业从业20余年,曾经在就职于鼎盛时期的盛大网络,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时上海的互联网界出现两种情况,有人选择跟随公司总部迁移,也有人选择离开公司留在上海创业。总部迁址对于人才有着巨大的引流作用,总部走了,意味着重要职位大量减少,职级降低,收入减少,公司在地区的活跃度和行业地位都必然相应降低。”

  “京沪之战”的转折点来自于携程收购了去哪儿,以及此后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合并,一番新生机在上海本地互联网行业中再次滋生、蔓延。


  服务型互联网企业崛起

  性格决定人的命运,风格同样决定城市的命运。

  上海没有出现门户网站和电商航母,但是这几年间,一大批关注城市居民日常需求的生活服务类新业态互联网企业在这里生根发芽。

  2016年留学归来的陈一飞最初的创业落脚点选择了北京,在欧洲攻读互联网相关专业的他与自己上海交大的校友一同创建了一家通过AR技术实现实景游戏的公司。

  “选择北京是因为当时同学已经定居北京,不过一年后我就回到了上海。”陈一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17年他出任上海一家互联网跑腿公司的技术总监,陈一飞说:“从互联网购物或者互联网服务平台而言,尤其是对于服务的维度以及服务标准的理解,上海这个城市有着天然的优势。”

  类似的服务型互联网企业在这个新的时代于上海遍地开花,它们中的头部企业用极短的时间就成长为新一代互联网明星企业。

  上海市政府2017年颁布的《上海市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应用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制定了六个方向的重点产业,包括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与汽车、生物医药、航天航空、钢铁化工和都市产业。

  都市产业无疑是上海的传统强项。早在19世纪,上海就已成为世界级的都市圈,它拥有贴近消费和生产市场的特性。而所有的世界级大都市圈,例如纽约都市圈、伦敦都市圈、巴黎都市圈和东京都市圈,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从而为总部经济的繁荣提供了有力支撑。

  据艾媒咨询2018年11月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2017年上海网络零售市场交易额达65500亿元,其中移动端交易额46370亿元,占比70.8%。预计2018年网络零售市场交易额达76900亿元,其中移动端交易额为57370亿元,占比74.6%。

  移动端交易额的上升态势,决定了要提高用户转化率和留存率,社交功能在电商业务中必然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上海的城市消费氛围尤其有利于网红经济、熟人推荐、好物安利等方式的生长,在社交电商领域,上海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有着先发优势,涌现出了一批现象级社交电商企业。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