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王辉辉2019-01-10

  正午时分,飞机掠过克拉玛依置身的广袤戈壁,投下一个小而清晰的黑影。

  “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克拉玛依之歌》中的歌词,曾是这座城市的原貌。

  克拉玛依在维吾尔语中意为“黑油”,昭示了这座城市所拥有的资源禀赋。过去数十年中,石油城就是人们对克拉玛依的主要印象。

  但鲜少有人知道,目前克拉玛依的绿化覆盖率已达43.05%,并且正以每年1~2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在堪称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这些树木的成活,不亚于当年在戈壁滩上无中生有地建设这座城市的艰辛。

  一条河、一片湿地、四片森林、六个湖泊,克拉玛依人努力改变着城市风貌,信息、文创、旅游、循环经济等产业也正在与石油产业齐头并进。克拉玛依的内涵,正在不断丰富。

  作为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克拉玛依较早地认识到了发展新兴产业与推动石油产业发展同样重要,因此,多年来坚持改造传统产业,改善生态环境,发展多元化的新产业,实现城市发展动能转换,以应对未来可能面临的资源枯竭危机。


  戈壁上的“云”

  在克拉玛依市的云计算产业园里,大厅的电子监视屏幕上,数字不断跳动着;机房里,上千台设备同时运转发出嗡嗡声,指示灯不停地闪烁。每天,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信息在这里被处理、存储和调取。

  2010年,国家将云计算产业列为重点培育和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并启动试点工作。2011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提出建设“天山云”的发展计划,并明确指出克拉玛依是“天山云”的核心基地。

  克拉玛依的机会来了。

  “发展云计算产业,需要建设规模庞大的数据存储中心。这对建设地的土地资源、电力资源、气候条件和地质稳定性要求非常高,克拉玛依在这些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克拉玛依市云计算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叶团元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借着自治区政府发展云计算产业的东风,2012年,克拉玛依率先建立了全疆首个云计算产业园区。

  随后,中石油、中国移动、华为等一批有影响力的企业入驻,并先后建立各自的数据中心。

  就云服务能力而言,克拉玛依已经走在了全国前列。目前产业园区共建起了华为云服务数据中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灾备中心、中石油数据中心、中国移动(新疆)数据中心等4个数据中心,建成9000个机架,已具备使用能力的达5330个,平均使用率为60%,高于50.8%的全国平均水平。

  更重要的是,克拉玛依的云服务能力正在政务、健康、教育等领域遍地开花,且在大数据安防、旅游、地理信息、多语言领域慢慢地形成产业聚集。

  以影视后期渲染为突破口,克拉玛依正在成为全国最大的渲染基地。叶团元说,“目前全国50%左右的影视作品是在克拉玛依的数据中心完成渲染的,未来随着产业链各环节企业的入驻,将助力克拉玛依打造影视基地,发展文创产业”。

  在克拉玛依市的产业发展规划中,还有更为长远的打算:2018年4月,克拉玛依已获得了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的批复,“希望通过信息通道建设,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依托数据存储、处理和应用中心建设,将克拉玛依打造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信息中心。”叶团元说。


  地下采石油,地上搞旅游

  为李安赢得奥斯卡大奖的《卧虎藏龙》中,一处蔚为壮观的雅丹地貌取景地给全球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正是克拉玛依的世界魔鬼城。

  如今,迎来八方宾客的世界魔鬼城已经成为克拉玛依的一张新名片。而全市的旅游业在其带动下也逐渐成为克拉玛依的战略产业之一。

  随着自驾游的兴起,“去西北”成为许多旅游爱好者的选择,在这条长长的旅游线路上,新疆是不可或缺的旅游目的地。克拉玛依身处其中,自然受益良多。

  克拉玛依旅游局提供给《瞭望东方周刊》的数据显示,2000~2017年,克拉玛依市主要旅游经济指标年均增速达31.25%。其中的2017年,全市接待游客520.10万人次,旅游收入72.91亿元。

  早在2000年,当时的自治区旅游局领导就指出,克拉玛依作为北疆区域的中心城市,在旅游发展方面优势明显,并提出了“地下采石油,地上搞旅游”的口号。

  发展旅游业的方向确定后,克拉玛依开始盘点和整合自身的旅游资源。

  从地理区位上来看,克拉玛依地处新疆旅游北线和中线的中间点,这两条线路的游客接待量占全疆游客接待总量的70%以上。此外,克拉玛依还是北通阿勒泰、南进伊犁、西出塔城、东入乌鲁木齐的必经之地和重要节点城市。

  克拉玛依自身的旅游资源也独具特色。克拉玛依市旅游局局长赵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克拉玛依拥有号称汇聚天山风光、一天过四季的独库公路,有被誉为中国最美五大沙漠之一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自然风光旅游资源吸引力强。同时还拥有以魔鬼城为支撑的地质地貌旅游资源、以黑油山为支撑的石油工业旅游资源,以及以克拉玛依河为支撑的城市休闲旅游资源。

  “这与新疆旅游北线以湖泊草原等山水风光为主的旅游差异性强、互补性大。”赵锋说。

  经过18年的建设,目前克拉玛依建成了38个景区景点、4个滑雪场和81家“农家乐”,初步形成了包括自然观光游、休闲度假游、农业生态游的旅游产品体系;全市旅游企业及涉旅经营单位超过3800家,涉及吃住行游购娱和商养学闲情奇、文创等14个领域,形成不断延伸的旅游产业链条。

  多年的积淀,使克拉玛依的旅游业表现出了强劲的发展势头。2018年1~11月,克拉玛依全域共接待游客723.27万人次,同比增长44.17%;旅游总消费102.02亿元,增长43.59%。

  “近两年,克拉玛依的游客接待量和旅游收入两项指标的增长都在30%以上。”赵锋说。

  尤其是2018年7月以来,旅游出现爆发式增长,而克拉玛依几乎所有热门景区游客接待量的增速都在60%以上。


  循环经济的探索

  克拉玛依的绿色转型并不局限于积极发展数字、旅游等新产业,还包括加快对石油等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发展循环经济。

  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克石化公司)每年能完成600万吨原油加工,既是耗能大户,也是污染排放的大户,若在环保方面稍有松懈,便会给所在地的生态环境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因此,克石化公司始终坚持环保与发展并重、治理与建设并举的发展理念,通过装置工艺提标改造、产品技术质量升级等措施促进清洁生产。

  近年来,克石化公司投资6.2亿元,相继建成投产了每年1万吨的硫磺回收装置、热电厂烟气脱硫脱硝装置和催化烟气脱硫脱硝除尘装置,实现废气的无害排放,甚至回收再利用。

  克石化公司质量安全环保处副处长杜海波介绍,在原油加工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硫化氢气体。对于这种有害气体,传统的处理方式是将其燃烧排放。这种方式虽能消除硫化氢的安全危害,但燃烧后却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硫,直接排入空气中,依然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按照克石化的原油加工量,如果采用燃烧排放的方式,每天就能产生35吨二氧化硫。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克石化斥资一亿多元先后建设了3套硫磺回收装置,通过技术手段将硫化氢最终转化生产出工业用的硫磺。有了这些设备,克石化公司每年可以减少1300多吨的二氧化硫排放,总硫回收率能够达到99.9%,尾气中二氧化硫排放从每立方米960mg减少到100mg以下。不仅如此,硫磺回收装置平均每天还可生产17.8吨优质硫磺产品,一年下来可以为克石化公司带来超过1000万元的经济收益。

  为了发展循环经济,克石化公司历经10年攻关,在热电厂建设2套“氨-硫酸铵”法烟气脱硫装置,处理后烟气中的污染物不但达到了超低排放标准,回收的硫酸铵化肥还填补了克拉玛依地区化肥市场的空白,这种高效的酸性叶面肥非常适合新疆碱性土壤,深受广大农牧民喜爱,实现了以废治废、造福百姓。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