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彭中天2019-01-10

  每个地名都有其生命密码,只要静下心来冥想,便会自然产生画面、文字与概念。

  谈到景德镇,你会联想到什么?千年窑火,绝世美镇,瓷茶物语,工匠精神,文化积淀,价值符号,商贾云集,集市盛景,昌江夜话,茶语飘香……

  景德镇可以说是中国特色小镇的鼻祖。她是世界上唯一以陶立世、以瓷扬名并以年号命名的千年古镇。当年,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山区,一群执著的人把泥与火的艺术玩到了极致,产业搭台,文化唱戏,皇帝赐名,世界瞩目。

  然而,由于跟跑战略、同质化思维,前些年景德镇似乎落入了“千城一面”的窠臼,而忽视了个性化发展。

  其实,景德镇自古以来就是以个性和特色而扬名于世的,近年来虽然有所醒悟,在个性化发展上推出了三宝村、陶溪川这样的局部精品,但整体城市风貌还是太现代,缺乏古的韵味、镇的形态和游的功能。

  在笔者看来,中国并不缺少面面俱到的地市级现代都市,而是缺少有特色、有品牌且不可替代的千年文化古镇。

  其一,景德镇的最大价值,就是基于历史和文化的、原汁原味的、以家庭作坊为特色的陶瓷名镇。以瓷兴业,以镇立威,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弃市之虚名而守镇之精华,不争进位,只做唯一,是智慧,也是远见。

  其二,景德镇的确曾为欧洲工业化分工协作提供了最初的模型,也在工业化进程中几起几伏,受工业化影响甚大。然而,景德镇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工业化,而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作坊经济。在工业经济时代看似落伍,但恰恰符合互联网条件下订制经济的全部要素,可以精准地将碎片化的消费需求与碎片化的产品生产无缝对接。

  能高难度地将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完美统一于陶瓷产地,大概也就景德镇一家了。如果说我们的祖先创造了陆上与水上陶瓷之路的灿烂,景德镇人今天的使命,则是开辟“空中”陶瓷之路,让中国陶瓷带着工匠精神,借助互联网再次走向世界。

  其三,对景德镇而言,最宝贵的是千年工匠精神铸就的品牌,回归工匠精神才是正道。

  景德镇是中国群体工匠精神的代表。工匠精神是一个民族敬业与智慧的象征,景德镇陶瓷分工协作的生产方式、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瓷比天大的职业态度,曾赢得盖世美誉。尤其是七十二道工序所体现的与众不同的群体工匠精神,为西方工业革命提供了鲜活的范式。

  要知道,景德镇是因瓷立世而非因艺扬名的。追索陶瓷的起源,不难发现陶瓷的本质是基于器型与工艺的雕塑造型艺术。坯、型、色、釉才是本原和正统,瓷上虽有图案,多为点缀和装饰。瓷为本,艺为用。过去的官窑图案都是由造办处指定的,当地以临摹为主,艺术创作并非所长。

  近来,景德镇兴起了陶瓷绘画,即以陶瓷为载体的艺术创作,一时间,这仿佛成了景德镇的代名词。但是,在笔者看来,这些作品论工艺不及工匠,论美术又沾俗气。以艺术陶瓷引领景德镇发展,或为本末倒置。

  笔者认为,“工匠精神、订制经济、文化旅游”这三大法宝,或能为景德镇的明天提供无限想象空间。

  景德镇的品牌价值,是祖先留给这座城市的最大财富,所以景德镇的无形资产远远大于有形资产,亦是景德镇区别于其他地方的核心价值所在。舍此优势而去和别人比拼城市化与工业化,是不明智的选择。

  文化旅游,是能把上述资源优势进行合理价值转化的抓手:以景德镇独特的知名度和产业特色来吸引游客到此消费文化与生态,吸引产业到此共享品牌与市场。

  这就要求从战略上做好顶层设计,从城市功能上重新定位,从发展模式上进行调整,从知识结构上尽快更新。

  我心目中的景德镇,应该是一个有中国之尊、唐宋古韵、瓷都气派、江南风情,有历史记忆、有厚重文化及充满陶瓷元素的东方古典气质美女。

  瓷器是中国的代名词,而景德镇是陶瓷的代表,所以景德镇应该是中国向世界展示陶瓷文化的窗口,是中国陶瓷历史的时光隧道和东方智慧的缩影。

  景德镇不必面面俱到,只需凸显个性,做最好的自己足矣。■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