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长、办事慢”,人社部信息中心总工程师张加会时常会听到外界对人社工作这样抱怨。

  “群众的抱怨让我们一直都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些痛点。”张加会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说。

  互联网技术提供了新的可能。

  2016年,人社部发布了《“互联网+人社”2020行动计划》(以下统称2020行动计划),大力推进各项人社业务的互联网化。尽管目前这项工作仍在试点中,但各地已有一些积极探索,群众也尝到了“甜头”。

  “随着‘互联网+人社’的逐步推进,未来群众办事将会越来越便捷,政府工作也会越来越高效。”张加会说。


  不搞一刀切,鼓励各地创新

  《瞭望东方周刊》:人社部在2016年发布了“2020行动计划”,全力推进人社领域各项工作与互联网的紧密融合。当时出台这一计划的背景是什么?

  张加会:我们当时主要有三方面的考虑:

  第一,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2016年9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要提高“互联网+政务服务”效率,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推向纵深。

  第二,从人社部门的工作实际来看,我们也有需求,期望借助互联网的手段来提升服务水平和自身的管理能力。除此之外,群众对“互联网+人社”也有强烈的诉求,希望能在网上办理各项人社业务。

  以前,群众需要到固定地点的人工窗口办理业务,常常需要排队。随着社会的发展,群众对政府服务的要求也在提高,这也要求我们必须紧跟时代发展趋势,适时改变工作方式,提升工作效率,以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

  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进步是我们推进“互联网+人社”的基础,确实能给政府服务提供更便捷的渠道。总的来说,“互联网+人社”或者2020行动计划的提出,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瞭望东方周刊》:人社部在推进“互联网+人社”的过程中是否有所侧重或者突出?在制订具体的落地方案时又坚持什么样的原则?

  张加会:2020行动计划其实对“互联网+人社”工作做了较为全面的安排和规划,共包含有48个主题,几乎把人社领域的六大业务板块(社会保障、劳动关系、人才等)全都涵盖进去了。

  我们在制订行动方案时始终坚持的一个原则是,如何最大程度解决群众办事中存在的难点和痛点问题。比如我们协调推进部门以及地区之间的人社信息共享,让群众在办事中不必一个业务跑几个单位,这就解决了“多跑腿”的问题。

  同时,考虑到各地的情况存在差异,我们在进行“互联网+人社”工作的顶层设计时也注重充分发挥地方的自主性,不搞一刀切,鼓励各地根据行动主题、结合自身的区域特点制定符合本地实际的落地方案。

  换句话说,我们既坚持做好“互联网+人社”的各项顶层设计,又要让基层能够自我创新。因为互联网本身是崇尚创新的,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才能更好地推动人社工作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


  大数据预警劳动纠纷

  《瞭望东方周刊》:刚才你提到在推进“互联网+人社”工作中注重基层创新。从过去两年的实践看,是否有一些做得不错,有一定推广复制前景的地方案例?

  张加会:有一些地方创新意识比较强,确实做出了一些很好的落地项目。如山东借助互联网做外出务工人员的跟踪服务,反响非常好;深圳则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对企业的经营状况进行预警,避免劳资纠纷。

  其中深圳比较具有代表性,也解决了实际问题,其他地方可以借鉴。欠薪问题备受关注,一直是人社部门的工作重点。深圳人社部门通过收集企业提交的各类信息,包括纳税情况、社保缴纳情况等,分析企业的营运状况,对可能出现的欠薪问题做出预测,防患于未然。

  总的来说,各地普遍都在通过数据共享等手段为群众提供人社领域的各类服务。

  《瞭望东方周刊》:在人社部门推出的互联网服务中,电子社保卡收获的赞誉最多,目前的推进情况如何?

  张加会:电子社保卡作为社保卡线上应用的有效电子凭证,由全国社保卡平台统一签发,人社部统一管理,以全国社保卡持卡人员基础信息库为支撑,结合电子认证、生物特征识别、人工智能等互联网安全技术手段,构建了网络与实人之间的可信连接,确保使用安全。

  电子社保卡旨在让群众“少跑腿,好办事”。因此,在持卡人允许的前提下,电子社保卡可通过各类经过安全授权的App领取使用,包括人社部门App、商业银行及第三方支付平台App等。

  与实体社保卡一样,电子社保卡全国统一、全国通用,具有身份凭证、信息记录、自助查询、医保结算、缴费及待遇领取、金融支付等功能,实现了线上线下的一体化融合。

  截至2018年5月底,全国社保卡持卡人数达11.4亿,普及率达82.1%,已覆盖所有地区,广泛应用于医保结算、养老保险待遇领取、就业服务等人社业务领域,并拓展应用于居民健康服务、财政补贴发放等政府其他公共服务领域。

  未来,我们将重点推进线上查询社保权益记录、线上就医购药支付结算、线上办理参保缴费、线上办理职业资格认证、线上人社公共服务办事凭证等业务场景应用。

  目前,社保卡线上线下全面打通,以线下为基础,线上线下相互补充的社保卡多元化服务生态圈正在形成。

  我们相信,随着电子社保卡的推出,社保卡的线上线下应用结合将更加紧密,不但实现“全国一卡通”,而且实现“线上线下一卡通”和“民生一卡通”,给群众带来更大的便利。


  要便捷,也要安全

  《瞭望东方周刊》:“互联网+人社”工作的推进过程中,主要难点在哪?

  张加会:互联网是个相对较新的事物。如何恰到好处地运用互联网技术服务于群众,如何将具体业务和互联网技术有机融合,都是我们开展“互联网+人社”工作中的难点。

  互联网时刻处于发展变化之中,这就要求我们也必须时刻学习、了解互联网以及互联网用户的发展趋势与需求,找准具体业务与互联网结合的方向,保证“互联网+人社”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一过程中,实现互联网便利与安全之间的平衡也是一个难点。因为便利与安全有一定的冲突性,安全防护高了,便捷性就会大大折扣,两者之间的平衡并不容易实现。

  《瞭望东方周刊》:那你们如何来确保信息和数据的安全?

  张加会:为了最大程度上保证安全,我们在做电子社保卡、线上服务应用的设计时,对技术服务商的选择比较严苛,后者必须具备强大的技术实力,比如蚂蚁金服这样的公司,能够为数据和信息提供最高级别的安全防护。

  除此之外,我们内部也制定了严格的信息安全机制,哪些数据或者信息能够放到互联网平台上都有明确的规定;不同级别的信息设置的安全防护级别也不一样。同时,对于外网的接入和联通,我们也有一套审查机制。

  各地人社部门也和支付宝这样的互联网支付平台合作,推出了生物识别方式,通过指纹识别、人脸识别等前沿的互联网技术来确保实人实名认证,防止盗用、冒用个人信息。

  对外界热炒的新技术,我们持比较谨慎的开放态度,只有在确保其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才会引入,不会盲目使用。

  《瞭望东方周刊》:人社部门跟蚂蚁金服或者支付宝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哪些层面?

  张加会:“互联网+人社”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会协作发展,其强调的就是借助外界的力量来促进人社领域的互联网化。我们本身并无互联网技术的积累,需要与专业公司进行合作。

  毫无疑问,蚂蚁金服这样的公司是很好的选择。它在互联网行业拥有较高的知名度,技术实力非常强,用户数量也很大,既能给我们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撑,也能通过其平台让业务触及更多的普通民众。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