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办机动车预选号牌、电子监控违法处理及缴款、驾驶人考试预约、车牌证补换领、简易交通事故处理……这些曾经只能大费周章跑到交管部门服务窗口办理的业务,如今都已搬到了网上,通过12123交通管理服务平台(以下简称“12123”)就能在线解决。

  作为第一个由政府部门在全国统一建设并推广应用的互联网平台,12123通过网页、手机App、语音、短信等多种方式,向普通民众提供10大类共计130余项的线上交管服务。

  “这几乎涵盖了当前所有的交管业务。”公交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交研所)所长王长君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说。

  鲜有人知道,功能如此强大的12123服务后台就设在位于江苏无锡的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交研所”)内。

  从2013年6月启动建设到2016年6月完成全国推广应用,交研所耗时三年才将12123全面推向市场,过程漫长且艰辛,中间遭遇过诸多波折。即便是在过去两年正式运营后,12123也面临着提升用户体验、优化平台功能等一系列挑战。

  “多亏了蚂蚁金服的出现,不仅给我们无偿提供了搭建平台的技术支持,而且输出了自己的安全防护能力。”王长君直言,目前12123日趋完善,获得了越来越多用户的好评。

  交研所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12123的注册用户已达1.8亿,其中手机App下载安装量1.75亿,累计提供各类服务6.78亿次,并且还在以每周在线办理400万余笔业务,新增200万用户的规模快速增长。


  力不从心的窗口服务

  建设12123的想法始于5年前。

  “当时,‘互联网+’的概念风头正劲,各行各业都在寻求与互联网融合,政务领域也开始了一些互联网化的尝试,以实现提高政府办事效率、解决民众办事难题的目标。”王长君说。

  不过,这样的大背景只是外因。更为重要的内因是,随着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的机动车和驾驶人保有量增长迅猛,年增长率分别达到5.1%和7.4%,由此产生的交通安全服务管理需求也快速增长。

  “全国各级交管部门每年办理的机动车登记、驾驶证管理、交通违法、交通事故处理等各类交管业务超过10亿笔,并且还在以年均7%的速度增加。”交研所副所长吴晓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如此庞大的业务办理量和需求量,让交管部门运行了几十年的传统窗口服务模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警力不足、服务告知不到位、群众排队等候时间长、异地业务办理难等问题逐渐显露。

  “如何解决这一系列难题成为摆在交管部门面前的紧迫任务。”王长君说,在反复研究了多种方案后,交管部门最终把目标瞄向了互联网,“互联网没有地域和空间的限制,如果能把以往需要窗口办理的业务转移到网上,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2013年6月,公安部交管局正式启动12123建设工作,希望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业务流程、服务内容、操作界面、网站域名、服务短号、数据规范的全国统一,达到“一点登录、全网通办”的目标。

  建设重任落到了交研所身上——不仅要负责12123的系统技术方案编制、软件设计、研发和后续升级等工作,还要为各地子系统的运行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让群众少跑腿,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打破部门之间的无形界线,让数据和服务跨部门共享、互联互通。”王长君说,这是12123建设最难跨过的一道坎。

  所幸在公安部的强力协调下,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

  通过协调各大运营商,让不同通信运营商的手机用户都能收到12123的信息推送和语音服务;开展与邮政部门的合作,为群众提供办牌办证邮政寄递服务;协商各地财政、银行等部门,实现交通违法罚款、驾驶人考试费等网上缴纳。

  此外,跨部门的数据打通还将服务延伸至交通管理的相关单位和场所:实现医院网上提交驾驶人体检证明、汽车销售服务店办理机动车临时行驶号牌、驾驶人培训机构办理驾驶证申请、群众预约机动车检验机构和检验时间等。

  “通过跨部门的资源整合,交管服务从原来的‘窗口办’变成了‘社会办’,12123通过把业务委托给社会机构的方式,让老百姓少走了许多弯路。”王长君说。


  不计成本提供免费服务

  用了近一年时间,交研所才终于将12123的平台框架搭建完毕。到2014年,初具规模的12123开始在深圳、惠州等六个城市开展小范围的试运行,一年后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到2016年6月完成了所有行政区的全覆盖。

  不过,在12123推广应用取得可喜成绩的同时,一个日益严峻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随着12123应用范围的扩大,平台访问量也快速攀升。以手机App为例,其高峰时的并发请求量能达到5000次/秒,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一些网络黑客通过窃取数据“发明”同类型App,甚至是利用流量攻击使平台的系统瘫痪。  

  “过去,机动车驾驶信息都在封闭的内网上,安全性较好,把业务搬到面向公众的平台后,信息安全的问题就显现出来了。”王长君说,早在2014年开展小范围试点时,他们便意识到这一问题,只是没想到会在短时间内变得如此严重。

  12123的周活跃用户有2000万左右,平台上汇聚的信息多属个人隐私数据,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并且会严重影响到政府的公信力。

  “最初,我们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信息安全的问题,但发现非常困难,一方面所里的技术人员非常有限,另一方面我们在网络安全领域没有技术积累,缺乏经验。”吴晓东说。

  无奈之下,交研所决定借助外部合作伙伴的力量来防堵漏洞。“但前提是,企业不能索取任何数据或者信息。”王长君说,考虑到经费问题,交研所也希望能获得免费服务。

  意料之中的是,鲜有企业表现出兴趣。“企业最想要的是我们庞大的数据,这对它们来说是最值钱的,一听没数据还挣不到钱,肯定都不愿意干了。”王长君说,就在他们几乎不抱希望时,蚂蚁金服出现了。

  2016年3月,蚂蚁金服的团队主动联系了交研所,表示愿意免费且不附带任何条件地给12123提供网络安全技术支撑。

  “交管服务事关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我们愿意不计成本,甚至是自掏腰包来帮助交研所完成技术改造。”蚂蚁金服城市服务华南区总经理赵北松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对交研所来说,这无疑是个惊喜。“蚂蚁金服在网络安全上有过硬的技术和经验,由它来协助解决网络安全的问题再合适不过了。”吴晓东说。

  不久后,双方便签署了合作协议。蚂蚁金服特意抽调了一支技术骨干团队,从杭州来到无锡,进驻交研所,跟其技术人员合作,为12123进行全面的安全系统搭建。

  “对一个用户量和数据量如此庞大的平台来说,要做到最高级别的安全防护并不容易。”赵北松说。为此,蚂蚁金服技术团队在摸清12123的技术架构后,设计了多维度、深层次的安全防护方案。

  事实证明,这种方案为12123此后的长久安全运营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用大数据改造App页面

  王长君说,蚂蚁金服通过输出阿里云的安全防护能力,将12123上的用户信息数据上传到云端,用阿里云坚固的“盔甲”来阻挡来自外部的各类恶意网络攻击,最大限度确保信息安全。

  与此同时,在用户端,蚂蚁金服也通过输出最具代表性的实名、实人认证技术,借助指纹、脸部识别等手段强化12123平台的用户认证能力,防止个人信息被盗用、冒用,提升了用户的隐私信息保护水平。

  “简单来说,我们针对后台和前端的不同特点,制定了差异化的防护策略,保证这两个维度的信息都是安全可控的。”赵北松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