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佳璇2019-01-24

  不久前,三亚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三亚参加会展人次达到193万,是当地常住人口的2.5倍。

  193万人次,在2017年三亚全年接待的1830.97万人次游客中占比10.54%。对三亚的28家5A级会议型酒店来说,这10.54%客源的意义与一般客源有所不同。

  三亚市副市长谢庆林透露,会展业对三亚这28家酒店的消费拉动普遍达到20%以上,有的甚至达25%~30%。他对媒体表示,“外拓优质客源,塑造会展品牌,以会展为桥梁,多方面助力,也激活了三亚的旅游等相关产业提质升级。”

  事实上,在城市新兴产业加速发展、优化产业结构的过程中,一次品牌会展带来的蝴蝶效应,不止于“撒钞票”这样简单。


   “以一带九”

  在研究国际会议时,中国会议酒店联盟常务副会长、《中国会议统计分析报告》总编武少源发现,参加国际会议的代表,消费比一般游客要高得多。

  “大型展览会和国际会议所吸引的人流,对城市的旅游业来说是一种优质客源。他们往往是各界名流,有着高端消费的需求与能力。”上海市旅游局国际旅游促进处副处长、上海旅游会展推广中心主任陈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会展行业有“以一带九”的说法:会展经济对相关产业的拉动系数为1:9。也就是说,通过办一次会展,如果会展业的直接收入是1,那么为交通、旅游、餐饮、住宿等相关产业带动的收入就是9。

  复旦大学硕士高国兴曾在2014年做过实证研究:通过对上海国际婚纱摄影器材展览会等6个展会的数据进行统计,得出的结论是,6个展会直接收入为1.24亿元,间接收入11.64亿元,拉动效应达到1:9.39。

  也有专家认为,各个城市的基础不同,用“以一带九”这个说法概括会展业对相关产业的拉动效应,并不严谨。不过,一次大型会议或者展览会能给一座城市的吃、住、行、游、购、娱带来溢出效应,从而带来经济收益,是公认的事实。

  通过最新的会议消费统计数据,可以管窥会议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根据《2017年中国会议统计分析报告》,2017年统计到的15440个样本会议在酒店的总消费额为18.9亿元,会均消费为12.2万元,每1元会场费可以给该会议场所带来1.56元餐饮和1.98元住宿收入。

  2017年9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厦门举办,近10家新的大型会议酒店在厦门陆续开业。虽然会议设施增容,但2017年10月厦门各大会议酒店仍然爆满,许多酒店客房甚至出现一室难求的情况。开业数月后,厦门佰翔五通大酒店会议活动便已占其营业收入50%以上。

  除吸引人流物流从而带动会展场所及其周边餐饮、住宿、娱乐和交通等行业消费外,会展为城市创造的就业规模也相当可观。有数据显示,2010年上海世博会产出近800亿元,期间上海市的旅游、餐饮、住宿等产业经济效益全面上扬,前后更是带动就业岗位62.7万个。


  城市的“新闻发布会”

  对于已具备基础的城市来说,一次成功的会议或展览会,就像一场最能展示城市文化和特色的“新闻发布会”。

  陈平发现,有很多来上海参加过国际会议的代表通过参会了解了上海,他们或是在会后带着家人朋友来旅行,或是来沪进行投资。成功举办大型会展的城市相当于向外界发布了软广告,“达到了花费几千万元投放硬广告达不到的效果”。

  通过举办大型会展提高城市知名度的例子不胜枚举,武少源向《瞭望东方周刊》举了乌镇的例子:“乌镇正是举办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之后,国际知名度得到了大幅提升。”

  筹备大型会展,也是一座城市进行“硬件”提升的抓手。

  高端峰会为城市带来的提升作用最为显著。2014年的北京APEC峰会,筹备期间促进了怀柔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也成为重要的峰会“遗产”、北京城市形象的新名片。


  产业助推器

  “其实,对一座城市来说,举办会展的数量并不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关注会展对本地实体经济的帮助有多少、对产业发展的贡献有多大。”武少源说。

  在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国际品牌研究中心主任储祥银看来,“以一带九”扩散效应更重要的一面在于,通过会展招商引资,让更多契合本地发展目标的优质项目落地,从而促进城市产业结构的升级。

  2008年,北京市成功申办2012年世界草莓大会,举办地位于昌平区。世界草莓大会由国际园艺学会发起,每四年举办一次,被称为“草莓界的奥运会”。申办成功时,昌平区草莓产值为2000万元,而到了2012年办会时,产值达到了42.5亿元。

  从2000万元到42.5亿元的跃升,正是缘于筹办世界草莓大会期间高密度的国际科技交流。昌平一方面引进了新的草莓品种,另一方面借由大会改变了农业基础设施,建起1万余个新型材料草莓大棚,将草莓培育、生产和加工的产业链全面升级,并逐渐形成了基于新农业的第二代乡村旅游模式。

  这种“以会兴业、以会富民、以会兴城”的模式,在北京多地得到了推广,如通州的世界食用菌大会、丰台的世界种子大会等。

  “这些年来,贵阳通过办会来促进本地的新兴产业发展,效果也很突出。”武少源说。

  贵阳市投资促进局会展处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7年,贵阳市共举办各类会展活动约4030个(场),引进招商引资项目3331个,招商引资省外到位资金累计达10433亿元,展会活动实现直接经济效益105.9亿元、综合经济效益794.2亿元。

  作为一个地处西南的欠发达省份,贵州省根据自身环境气候条件,自2013年开始将发展大数据产业作为战略,连续四届在贵阳举办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简称“数博会”),贵阳大数据产业得以迅速发展。2017年,“数博会”正式升格为国家级博览会。

  贵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陈晏对媒体形容,“数博会”是熔铸创新资源的“催化剂”:“每年举办的创新创业大赛、主题多样的项目路演、各类黑科技的成果发布,让想法和办法见了面、对了号,催生了一系列的化学反应,为贵州、贵阳大数据发展从量变到质变提供了充足营养。”

  “通过最新技术、产品展示和最新思想理念、信息传播与交流,促进商品、生产要素的跨国、跨区域流动与重新组合配置,促进最新技术的推广普及和生产效率的提高,会展为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作出了贡献。因此,会展是促进城市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有效抓手和载体。”储祥银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