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胡绪颖 刘佳璇2019-01-24

  2018年暑期,一位微博博主用短视频记录了自己在河北省保定市动物园游玩的经历。视频中,保定动物园爬行馆里饲养的不是稀有爬行动物,而是麻将龟、娃娃鱼等,院中还有可以随便投喂的鸡鸭和羊。

  被调侃为“华北最强农家乐”的保定动物园,以一种意外的方式走红了——网友将里面的“乌龟王八娃娃鱼,猪狗牛羊走地鸡”当作笑谈……

  引人深思的是,一座城市动物园,何以变得像“农家乐”?

  如今,几个月过去了,这座动物园怎么样了?

  类似的城市动物园,又该何去何从?


  拍照未遇阻拦,仍有“农家乐”气息

  保定动物园2018年暑期意外走红后,有网友发布园内保安阻拦游客拍照的视频画面。保定动物园当时回应:“视频走红后对园区影响不太好,安保人员为第三方聘用,多年来尽职尽责。事情发生后,园区专门开会进行了整顿,游客正常拍照没有任何问题。”

  2018年下半年,《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多次探访保定动物园,并未遇到阻拦拍照的情况。

  记者观察到,双休日保定动物园游客并不少,大部分游客都带着孩子,也有附近大学的一些学生来参观;工作日保定动物园则略显冷清,偶有幼儿园、小学组织集体游玩。

  截至2018年年末,从保定市动物园侧门进入,仍能看到“农家乐”娱乐项目:一个大围栏里关着几只羊和十几只鹅(都是家畜),游客可以买白菜叶等喂食。


  市民期待改造升级,搬迁与否成谜

  一位在园内游览的保定市民对本刊记者说:“现如今来保定动物园的多是附近居民,闲暇时带孩子过来玩,近年来感到动物园的动物种类增多了,但是硬件设施依然没有明显改观。”

  有分析认为,在长期亏损的情况下,园内设施难以实现良好维护。

  不过,2018年12月底本刊记者前去探访时,看到保定动物园内在新建一座公共卫生间,以改善老旧设施给游客造成不便的状况。

  与一些网友调侃保定动物园不同,保定市民一方面为这座历史悠久的老动物园鸣不平,一方面也很关心动物园基础设施改造和搬迁问题。

  为增加收入,保定动物园内增设了鬼屋、旋转木马、有奖射击等游乐设施和项目。一家鬼屋的经营者告诉本刊记者:“一直听说要改造,但是还没有正式的文件和改造规划。”

  据《保定晚报》2018年7月的报道,保定动物园相关负责人表示,保定市从2003年开始考虑动物园搬迁,对动物园基础设施的投入费用大幅度减少,此前,每年约有200万元的投入。

  在保定市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确有关于保定动物园启动搬迁的计划。据悉,此后保定市满城区政府一直在积极争取将动物园迁址到该区石井乡永安庄村。

  2017年4月25日,永安庄村党支部、村委会发表了一封告村民公开信,表示动物园搬迁项目处于谋划洽谈阶段,项目方正在对项目可行性进行评估。根据后续的媒体调查,由于拆迁补偿分歧明显,投资商决定暂不投资。

  就保定动物园改造、搬迁和管理等问题,本刊记者联系了保定市数个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时,均未获得回应。


  弃与救之间,有人选择了前者

  保定网友在题为《保定动物园真的有那么不堪吗》的文章中写道:“在无知者看来,动物园是华北地区最大的农家乐;在保定人眼中,动物园是算不上五彩斑斓却不失精彩的梦幻乐园。”

  “‘动物园变农家乐’在别人眼里可能有些搞笑,但在我们业内人看来,保定动物园的现状,是很令人心痛的。”北京动物园饲养队副队长张恩权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张恩权回忆,十几年前,保定动物园称得上是国内一流动物园,与北京动物园也常有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保定动物园原址系1921年时任直隶总督曹锟所建花园,1951年改建为集休闲和动物饲养展览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园,此后不断发展,1995年由“人民公园”正式更名为“保定市动物园”。

  1996年至1999年是保定动物园迅速发展的时期,保定市政府连续三年累计拨款800余万元对公园进行了大面积改造,建造了长颈鹿馆、兽医院,改建了象馆、走禽馆、猩猩馆、珍稀动物馆、鹿苑,引进了长颈鹿、非洲象、黑猩猩等一批珍贵稀有动物。

  如今,从褪色的墙画可以看出,保定动物园的确“上了年纪”。

  和保定动物园一样,不少曾经辉煌的城市动物园,也都因经营不善而走向衰颓。例如,有着三十年历史的四川省巴中市动物园,2017年9月悄然封园停业。

  巴中动物园原园长郭开浪曾对媒体透露,自2013年以来,巴中动物园就处于亏损状态,对于动物园的关停,他在无奈与惋惜之余,又感到“是大势所趋”。在关停之前,巴中动物园曾面临日客流量为零的窘境。

  收入方式单一是导致许多动物园资金短缺的重要原因,许多动物园收入的主要来源仍然是门票收入。

  城市公益性动物园的门票价格是由政府物价部门制定的,相对于市场有一定的滞后性。同时,城市动物园还要肩负一定的社会公益功能,面对特殊群体时和在节假日期间都要进行票价减免。这使得部分动物园如果缺乏政府的扶持,就会处于亏损的状态。

  保定动物园与巴中动物园这类历史悠久的城市动物园,多为政府投资兴建,其资金来源除自身经营收入外,就是地方政府拨款。

  根据2013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的《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凡政府投资建设的动物园,其运营管理及保护发展所需资金投入都应纳入本级政府财政预算。

  老动物园要改善经营状况,提升日常管理、科研试验、保护教育、人才培养水平,必然需要地方财政支持。然而,亏损的老动物园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常常是负担,在弃与救之间,有的地方政府选择了前者。


  两类动物园,互补还是重组

  随着近年来大型野生动物园的兴起,中小型的城市动物园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北京动物园称得上是城市动物园的优秀范例,然而,这座动物园也面临着有关搬迁、与野生动物园重组的激烈讨论。据悉,2018年4月,就北京动物园搬迁至大兴、与北京野生动物园重组的计划,有关部门曾召开小规模论证会,各方意见相左,未达成一致。

  赞成的意见认为,搬迁有利于减少该地区人畜病感染,有效解决交通拥堵与停车难问题,并有利于改善动物的生存环境。

  反对的意见认为,城市动物园是重要的公众科普教育基地和动物保护机构,它们若消失,最终的受益者不是大众;城市动物园是国际大都市的必要组成部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首都都有城市动物园,难道北京容不下一个城市动物园吗?

  中国动物园协会副会长谢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城市动物园与大型野生动物园在面向的受众、功能方面都有区别,“城市动物园票价低、位置近,利于老人和儿童游览,中小学组织参观也十分方便,因此城市动物园的地位和教育功能是不可替代的。”

  保定动物园便具有比较优越的地理位置,交通便利,并且附近还有多所大学。如若保定动物园能够得到更好的经营,将在保定的城市文化建设方面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从表面上看,动物园并不能给城市带来什么显而易见的利益,有时还可能阻碍城市的房地产开发,但动物园是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窗口。

  “应将动物园事业摆在国家战略下考虑,将动物园的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相结合,让城市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谢钟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