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雪梅2019-01-24

  一千年前,大文豪苏轼回顾自己一生的功业时,在《自题金山画像》中写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诗中所说的黄州即今天的湖北省黄冈市。在这里,他完成了从“苏轼”向“苏东坡”的嬗变,并走向了文学和书法创作的巅峰。

  一千年后,面对城里留下的东坡足迹,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曾三上黄冈讲坛慨叹:“对于黄州,我们能不说苏东坡吗?我们能不做苏东坡的文章吗?如果我们不说不做,将是这笔精神文化遗产的巨大浪费。”


  苏轼变“东坡”

  1080年,遭受无妄之灾“乌台诗案”后、险过鬼门关的苏轼,从京师汴梁千里迢迢来到贬谪之地黄州,降为团练副使,“不得签书公事”。

  青春年少金榜题名,座上宾客鲜衣怒马,俱往矣。初到黄州的苏轼,备感艰难与孤寂。他给朋友去信:“俸入所得,随手辄尽。”写《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第一次突遭人生重大打击,已是中年的苏轼将如何度过这段黄州岁月?

  “苏东坡在黄州4年零2个月,大体上做了4件事:躬耕东坡、放浪山水、修身养性、激情创作。”东坡铁杆“粉丝”刘雪荣总结道。

  解决家人温饱问题,成为苏轼的当务之急。“故人马正卿哀予乏食,为郡中请故营地数十亩,使得躬耕其中。”这片故营地,是一块位于黄州城东的坡地,苏轼称之为“东坡”。

  从未耕种过的苏轼亲自开荒、播种,虽然艰辛却乐在其中:“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莫嫌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为此,他自号“东坡居士”,从此天地间多了一个苏东坡。

  安国寺是苏东坡最常去的一座寺院,“间一、二日辄往,焚香默坐,深自省察,则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悟道后的苏东坡,内心日趋安宁,胸襟愈发旷达。

  黄州北枕巍巍大别山,南临滚滚长江水。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苏东坡寄情山水,遍访名胜。他写出了“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等著名诗词。

  据考证,苏东坡的足迹遍布黄州大地,如黄州附近的禹王城、团风、阳逻、沙湖,浠水的巴河、兰溪、麻桥、清泉寺、绿杨桥等。

  秀美的山川,特殊的境遇,物我相忘之后的超脱,让苏东坡的黄州岁月成为“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在《苏东坡突围》中,余秋雨评价,“黄州,注定要与这位伤痕累累的突围者进行一场继往开来的壮丽对话。”

  这场“壮丽对话”,让谪居黄州的苏东坡从困顿走向了辉煌,为世人留下了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古》、不朽名篇《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遗爱亭记》,以及被称作“天下第三行书”的《寒食帖》等。据统计,苏东坡在黄州共创作了750多篇作品,平均每两天一篇。


  “遗爱”在黄冈

  千年之后的黄冈,处处弥漫着苏东坡的气息。因千古绝唱而闻名于世的东坡赤壁,引无数游客前来缅怀;取自苏东坡名篇《遗爱亭记》的遗爱湖公园,让“城在景中,景在城中”;苏东坡流传下来的东坡肉、东坡饼、东坡鱼,更是成为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美味佳肴……

  尤值一提的是,遗爱湖公园还是全国最大的东坡文化主题公园,当地市民骄傲地称之为“城市会客厅”。

  话说当年苏东坡与即将调离黄州的太守徐君猷、安国寺的继连方丈饮茶,有感于徐太守在黄州的为政之德,遂将此亭取名为“遗爱亭”,并作《遗爱亭记》以纪之:“何武所至,无赫赫名,去而人思之,此之谓遗爱……”

  “遗爱,就是留下仁爱。”在刘雪荣看来,“这种遗爱思想一直流传到今天,使遗爱湖承载着厚重的文化意味。”

  比如,公园内“遗爱清风”景区,“清风”二字取自苏东坡《赤壁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体现的是清廉、清朗的文化。

  再如,“临皋春晓”景区,“临皋”是苏东坡在黄州的住地名,“春晓”来自苏东坡《西江月》“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如今成为市民的大型文化活动广场。

  遗爱湖公园占地总面积5.03平方公里,其中水面有2.94平方公里,环湖岸线更是长达29公里。公园不设围墙,不收门票。每天,数以万计的市民前来公园健身、休闲、娱乐、会友。

  信步走进公园,只见湖光潋滟,曲径通幽处,处处是景,步步入画。让人难以想象,就在12年前,这里竟然荒草丛生,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人迹罕至。

  2006年8月,黄冈市委、市政府正式启动遗爱湖保护治理工程建设。随后,时任黄冈市长的刘雪荣当起了“湖长”,并与相关部门负责人签下“军令状”。经过12年持之以恒的建设,这座集生态、环保、文化传承、休闲娱乐于一体的遗爱湖公园全部建成。

  曾经的臭水湖如今被评为“湖北十大最美湖泊”之一,遗爱湖公园成为国家湿地公园、4A级景区。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参观遗爱湖公园后赞叹:“黄冈的老百姓实在是太奢侈。一个不到40万人的城市,却拥有一座5平方公里的公园。”


  一座城市的名片

  事实上,苏东坡给黄冈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而讲好东坡故事,弘扬东坡文化,把东坡文化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并产生出更大的文化价值和经济社会效益,已成为黄冈这座城市的文化自觉,成为黄冈增强文化自信的重要途径。

  比如,刘雪荣三次登上黄冈讲坛,先后为市民开讲《人间绝版苏东坡》、《千年黄州》、《东坡逸事说遗爱》;黄冈师范学院等高等院校开办“东坡文化讲座”;黄冈与眉山、惠州、儋州联手举办东坡文化节;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大型历史文化纪录片《苏东坡》;打造文化地标,建设苏东坡纪念馆、东坡赤壁景区;建设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东坡外滩”……

  再如,荣获多项大奖的新编黄梅戏《东坡》,不仅到中国国家大剧院、人民大会堂以及国内各大城市公演,而且走出国门,让东坡精神弘扬四海。

  2018年12月1日,黄冈首次举办大规模的地标优品暨东坡文化美食招商推介会,签订产销购销协议金额超过120亿元。

  如今,黄冈已成功创建“中国东坡文化名城”“中国东坡美食文化之乡”“中华诗词之市”“中国书法之城”等。这些文化名片的背后,展现的正是苏东坡与黄冈这座城市的千年“遗爱”。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