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于锋2019-01-24

  “老门东”是近年来南京在保护城南老城区基础上恢复和打造的一处历史文化街区。“门东”指“中华门以东地区”,和“门东”相对的“中华门以西”地区则被称为“门西”。“门东”和“门西”共同构成了最原汁原味、保留了大量历史遗迹和民间集体记忆的南京老城区。 

  和老门东相比,还没有进行大规模改造升级的老门西稍显“寂寞”,但却可贵地保留了渐行渐远的烟火气和市井味。而在历史上,这片面积不小的区域其实是以私家园林众多而著称的,包括石巢园、遯园、万竹园、愚园,等等。


  幸运地保存了下来

  舞榭楼台早已经被时光雨打风吹去,但还是有一座园林幸运地保存了下来,她就是隐藏在老门西街巷深处的清代名园、被誉为“金陵狮子林”的愚园。在民间,人们更愿意称它为“胡家花园”。

  南京园林起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90年前。

  公元229年,东吴定都南京,随即开始营建皇家苑囿。首先建成的是孙吴太初宫的“西苑”,占地面积广阔,内有池沼湖塘专供太子游玩。此后历代,南京城内建成大量皇家园林、寺庙园林、私家园林。尤其是后者,在明清时代发展到高峰。

  明代文学家王世贞来到南都金陵游玩后,写就《游金陵诸园记》一文,记载的南京私家名园竟有三十六处之多。

  清代,南京私家园林达到全盛时期,学者陈诒绂《金陵园墅志》收录的明清南京园林多达数百座,足可以与“园林甲天下”苏州相比肩。

  其中的佼佼者,就是有“金陵狮子林”美誉的愚园。   


  “前后七十景”

  “愚园”的历史非常悠久,可最早追溯到明初,本来是明代开国功臣徐达后裔徐俌及其后裔的别业,称“魏公西园”“徐锦衣西园”。

  在明代,这座园林的“水石极一时之胜”,拥有年代久远的“六朝松石”,是文人墨客们不可错过的奇观。入清后,西园渐渐圮坏,到天平天国战乱之后,一代名园竟“榛芜蔽塞,瓦砾纵横,兵燹以来,窅无人迹”。   

  使西园获得新生的,是一个名叫胡恩燮的人。很多文史资料都将他称为“苏州知府”,但事实上,胡恩燮没有怎么当过官,他是一名富商,是一个财力雄厚、主持过煤矿的民族资本家。      

  胡恩燮生于南京,早年并不得志,屡试不第。1853年,太平军攻占南京,建都于此。胡恩燮没有能逃出。他趁势混入太平军中,秘密联络反太平军的力量,企图里应外合,乘机“举义”,引清军入城,但多次尝试均告失败。胡恩燮事母极孝,早在南京被太平军占领期间,他就上演过“雪窖救母”的佳话,后被写入《清史稿》。

  1874年,胡恩燮胡光国父子买下了明魏公西园所在的“凤凰台西隙地”,着手营造园林,以赡养老母。胡恩燮对造园技艺颇有天赋,他“临水为屋,夹堤种柳,叠石引泉”,短短时间内,就建成台、榭、池、馆数十座。1878年,胡恩燮将年迈的老母亲接进园中居住。    

  在建园之初,胡恩燮曾想以“寄安”二字作为园名。后来,在好友亢勺山的提议下将园子定名为“愚园”。胡恩燮自嘲生平所为“愚不可及,以愚名园洽相得”,谦虚的话语中包含了大巧若拙、大智若愚之意。不过,民间更习惯于用园主的姓氏来命名这座名园,称之为“胡家花园”。以至于在当年的老城南,“胡家花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说起“愚园”,很多人却一脸茫然。    

  在胡恩燮胡光国父子的精心打造下,愚园成为清末南京最大最美的私家园林。愚园所在的花露岗地区,是李白笔下“凤凰台”的所在地,地势高低起伏。胡恩燮根据地势的高下参差和迤逦曲折,建造亭台楼阁,形成了清远堂、春晖堂、水石居、无隐精舍、分荫轩、松颜馆、双桂轩、栖云阁等三十六景。胡恩燮还着力模仿苏州狮子林,布置假山,“垒石空灵,曲径宛转”,为愚园赢得“金陵狮子林”的美名。  

  胡恩燮去世后,胡光国继承愚园,对园内风景进行重整,增添了集灵坛、孝子坊、孺慕亭、怀白楼、旷观亭、爱月簃等三十景。

  这座隐藏在城南巷陌内的园林,竟拥有“前后七十景”,令人眼花缭乱。从《白下愚园集》卷首的清代《愚园全图》看,愚园建筑,一丘一壑,一阁一楼,无不盘曲奥折;古木丛篁,莲池亭榭,极其清雅而幽邃。  


  雅集之所

  清末,愚园是南京政要、文人常常聚会的场所。李鸿章、张之洞、端方、沈葆桢、刘铭传、俞樾、薛时雨、缪荃孙、莫友芝、陈三立、陈作霖、汪士铎都曾在愚园雅集,举杯品茗,诗酒唱和,为愚园留下大量诗文歌赋。

  汇编愚园史料的《南京愚园文献十一种》收录大量雅集唱和之作,或为景点落成,或为重要日辰而创作。比如,正月二十日为唐代诗人白居易的生日,光绪五年(1879)的这一天,冯煦等十八位文人就在愚园聚会,各题诗纪念;后来,欧阳修的生日、苏轼的生日,愚园均举办过盛大的文人雅集,合称“三寿盛会”。  

  1912年3月29日,孙中山先生在被迫辞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职务后,也来到愚园,与临时政府各部部长、次长等政要深情话别,众人在春晖堂前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进入民国后,愚园开始迎来厄运。1913年,张勋兵变,“辫子军”在南京城内大肆纵火,愚园未能幸免,园林“璀璨毁坏无复旧观”。1929年,胡光国去世,愚园失去经济来源和有效的管理,从此一蹶不振,竟沉沦了整整八十多年。    

  1947年,南京著名文人卢前重游愚园,看到的只是瓦屋数间,垂杨几行,浅水一池。2004年,笔者第一次探访愚园时,看到愚园内的愚湖已成为臭水塘,湖边建筑成为民居杂院,大片菜地夹杂其中。       

  南京人始终不会忘记“胡家花园”。从2011年开始,南京市秦淮区启动对愚园的整修工程,在翻阅了大量文献的记载,充分参考了清朝的愚园地图后,重现了愚园“洼者为池,高者为亭,平旷者为台榭,又叠石为峰峦洞壑之状,环以花药竹树”的名园面貌。

  2016年5月1日,愚园正式对外开放。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