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孟丰敏2019-01-24

  出门旅游,除了看风光,主要看各地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的差异,这样才会在旅游中和自己居住的城市进行比较并有所收获,而非逛一逛拍一拍,回家后发现旅游就是钱多人傻凑热闹。

  来福建省会福州旅游,看什么呢?


  凭什么骄傲

  福州市树是榕树,满街百年老榕撑起了一座浓荫下的“榕城”。福州因此别称“榕城”,简称“榕”,又号闽都,曾名三山。

  市花是茉莉,公元83年东汉时“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泛海而至”,印度佛教的四大圣花之一茉莉因此转运留在了东冶(福州)并生根发芽。

  福州景点很多,包括三山两塔、三坊七巷、冶山文化公园、烟台山历史风貌区、上下杭风景区、鼓岭避暑胜地、螺洲温泉小镇、文化名村林浦、阳岐村的严复故居、水部尚书陈文龙祖庙、中国海军的摇篮——马尾船政学堂……

  除了景点,还有福州三宝——软木画、油纸伞、牛角梳,以及特色小吃——鱼丸、肉燕、锅边、肉松、线面、海蛎饼、碗糕、米糕等。

  最吸引游客的,应是这个城市的人:禁毒英雄林则徐、翻译家严复、罗丰禄、林纾、船政名臣沈葆桢、民国国府主席林森、民国海军司令陈绍宽、戊戌六君子之一林旭、以血泪书写感天动地又缠绵悱恻之《与妻书》的英雄林觉民、建筑学家兼作家林徽因、作家冰心……培育了这样一群文化名人的福州被誉为“海滨邹鲁”,可谓实至名归。

  福州因此很骄傲。


  “巡游”建城史

  福州不只有清新之美,还有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

  对于考古爱好者而言,来福州首选之地是位于福州市闽侯县昙石村的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这里可以带你穿越回五千年前。

  从昙石山遗址挖掘出的大量陶器看,福州的陶瓷文化源远流长。福州宋代时对外贸易的物品并非丝绸,而多为生活用品类的陶瓷器皿,所以福州的海丝之路也可称作陶瓷之路。昙石山文化被认为是东南沿海最早被命名的考古学文化。

  与国内多数省会城市不同,福州有两次建城史。

  第一次在战国晚期。故事得从楚威王六年(公元前334年)吴越之战后说起,亡国的越王勾践后裔无诸逃亡到闽地重生,很快占有了福建及周边地区,并在福州的冶山、新店古城村建有王宫即冶都(或称冶城)。可是他的子孙郢和余善野心太大,惹怒了汉武帝。汉武帝就派大将来消灭余善部队,下令把闽越国王宫、城池、民居烧得片甲不留,还把百姓全部迁往今天的浙江及中原地区。福州乃至福建整片地区因此空置了近三百年。

  如今到福州想看闽越国古迹,可到冶山文化公园逛逛,冶山上精彩的“石头记”——那些篆刻文字向后人诉说着汉武帝的残暴,以及福州凤凰涅槃的坚韧意志。

  第二次建城和造船有关。吴国的孙权在侯官县(今福州市)设立“典船校尉”督造海船,由此福州府复兴。晋太康元年(280年),晋武帝司马炎把今天的福建省设为晋安郡。晋太康三年(282年),严高为首任晋安郡太守,在无诸的闽越国冶都的旧址上修建子城(今福州城),业峻鸿绩而兴闽。唐五代,闽王王审知在子城范围外扩建出“罗城”“夹城”。

  经过数年拓展延伸,至清形成宏伟气派、汇聚贵族和士大夫阶层的坊巷格局城市(今三坊七巷)。民国时,这里更成为福州居民的城市中心生活区。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和林觉民是同胞兄弟,林觉民牺牲后,家人避难贱卖祖宅,冰心的祖父由此购得。因此,林觉民故居大门同时挂着林觉民故居、冰心故居的牌匾。

  林觉民故居附近还有严复故居、沈葆桢故居、林则徐纪念馆等。这些近代史上重要名人之间千丝万缕的巧妙联系,成就了三坊七巷的盛名。


  看南台岛“风云”

  “有福之州”形成的重要原因与三山一水的地理特点密切相关。植被繁茂的三山挡住了外来的兵灾瘴气,保护了一方百姓安居乐业,成为中原百姓逃难时的首选之地。它常年面朝东海春暖花开,四季如春的气候令城郊的南台岛生长出花果,南宋时就开始广泛种植茉莉,研制出享誉世界的茉莉花茶。

  南台岛有一座文化名村林浦村闹中取静,一衣带水的江南水乡格局,保护完好的南宋末帝行宫、丞相祠、御街、进士街令这座古朴的小渔村史脉清晰。

  沿着林浦村绕乌龙江往西行,可遇见东晋的“田螺姑娘”。贤惠的螺仙为了给螺洲镇上的老实帅哥煮一锅粥,而不得不委身于一只大黄螺里。如今,这只大黄螺早已变成一座温泉小镇——螺洲镇。清朝末代帝师陈宝琛的故居就在镇上。

  岛上的烟台山历史风貌区是福州近代史拉开序幕之地,曾有17国驻福州的领事馆遍布烟台山上,还有一座世界茶港码头泛船浦。当年备受美国和欧洲宫廷贵族喜欢的中国茶就是从泛船浦出发的。

  到烟台山可去乐群路的石厝教堂,这里曾经是法国驻福州领事馆的别墅,法国著名剧作家、诗人保罗克洛代尔在此住了九年,也是他结婚时的教堂。当年他在这里的浪漫爱情虽以悲伤、背叛结束,却成就了他个人传记式的名剧《缎子鞋》。

  林森公馆也值得一看,林森与爱妻的故事鲜为人知,但不愿再婚、不许人纳妾及留下的片言只语中道尽了他对妻子的深情。

  爱国路、马厂街、三一弄曲折幽雅的小路总是通往某座树木掩映下的中西合璧的园庐、山庄、小筑。站在烟台山历史博物馆外的午后茶点走廊上,往江对面眺望能看到上下杭风景区,往东望去,马尾港的大型船只宛若浮在水云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