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习惯了购物、打车都使用手机付款的现代人来说,买地铁票、充值只能用现金,坐公交需要准备钢镚儿,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少有的“不便利”的消费场景了。不过,2017年以来,这种情况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从2017年8月杭州全城公交接入支付宝之后,移动支付在全国公交地铁领域迅速风行,不到一年时间,已有120个城市的公交、10个城市的地铁支持扫码上车。

  公共交通与互联网结合,乘客的受益显而易见:不仅丢卡、出门没带钱买不了票、购卡排长队这样的小烦恼将不复存在,乘车体验也随之改善。

  “互联网+交通”的想象空间还在于,庞大用户群成为在线的大数据资源,公交站点、车辆数量、发车间隔时间等的设定均由数据指引做更科学合理的规划,公交、地铁公司乃至整个城市的交通系统运营效率将大大提升。


  “宁愿坐在私家车里被堵到哭”

  “我们坐公交不叫‘坐’,习惯说挤公交、挤地铁,‘挤’是常态。”在北京工作十余年的马军(化名)对《瞭望东方周刊》笑称,“自己有条件一定会买车,宁愿坐在私家车里被堵到哭。”

  游客李玲(化名)2016年第一次到北京时,也被首都的地铁“惊吓到了”。“从北京西站出来准备坐9号线,先是过安检排队半小时,然后购买地铁票又要半小时,自助购票机处和人工窗口全都挤满了人,地面公交有时等半天来不了一趟,最后只好全部打车。”李玲对《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起当年暑假期间的遭遇,仍然心有余悸。而类似的情况,当时在西安、杭州等重点旅游城市同样存在。

  实际上,随着城市拥堵、空气污染问题加剧,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公共交通出行的绿色、低碳价值,只是糟糕的乘车体验阻碍了大众的热情。

  比如,2018年8月,支付宝在官方征集的主要城市低碳出行满意度问卷调查结果就显示,参与调研的千人中,有六成以上每天都要乘坐公交、地铁出行,拥挤、没座位、乘车时间过长是他们最希望公共交通能改善的地方。2017年,在常规公交客运量降低的趋势下,具备路权、信号优先的BRT客运量则同比增长了24%,这说明不是市民不愿意选择公交,而是“来车不准点、行车不快捷、乘坐不舒适、换乘不方便”等问题影响了公交的吸引力。

  由此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全国各大城市的公共汽车运营车辆、线路和里程都在不断增长,公交客运量却连年下降、极大依赖政府补贴。

  改善乘车体验,提升运营效率成为公共交通改造的当务之急。


  2020年,去香港也可以扫码坐地铁

  2017年12月5日,参加完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马云现身上海地铁站。

  这一天,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联合宣布,三方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最新研发的语音购票、刷脸进站、智能客流监测等多项技术在签约仪式上首度亮相,它们都将逐步应用于上海地铁——作为目前拥有全球最长轨道交通网络运营里程数的城市,这项合作意味着,未来的上海地铁还将是全球最先进、最具科技感的地铁之一。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上海已经在磁悬浮线路首先试点了扫码进站。如今,上海全市18条轨交线路已全面推广这项技术。乘客只需要在“Metro大都会”App中一键绑定支付宝,就可以扫乘车码进站。即使在没有网络信号、或者支付宝账号内没有余额的情况下,乘客也可以先进站乘地铁,后续再支付车费,无需兑换零钱和排队购票。

  2018年4月29日,北京地铁宣布北京市轨道交通全面试运行手机扫码进站。北京版的“Metro大都会”App名为“易通行”,乘客下载“易通行”后,用支付宝免注册登录,然后根据页面提示选择支付宝“先乘后付”,系统会自动生成北京地铁乘车二维码,进出站扫码即可快速开闸通过。

  实际上,扫码乘车最早的应用场景是在公交车上。2016年,支付宝联合杭州交通集团在506路公交车上安装了扫码设备,实现了扫码坐公交。试点成功后,支付宝通过技术改造,进一步将公交卡虚拟化,到2017年8月,“扫码乘车”在杭州普及,8500辆公交车全部支持移动支付。

  武汉在2017年6月15日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双方将在交通出行、商业服务、政务服务等领域合作,把武汉打造成“无现金城市”。一个月之后,武汉全市60%以上公交车支持“扫码乘车”,安装了支付宝新一代刷卡机的公交车近5000辆,电子公交卡会员在一个月内增长了70万,扫码乘车的支付笔数翻了10倍。此外,武汉有200家停车场也接入了支付宝,近20家接入“无感支付”技术,成为升级版“无现金停车场”。

  古城西安也于2017年8月19日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宣布共同推进西安“移动智慧城市”建设,双方约定在交通、商业、民生、政务和信用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2018年1月1日之后,西安地铁率先开通刷手机进出站功能,随后,西安10余条公交线路也开始试行支付宝扫码乘车,3个月的时间就实现了全市5000余辆公交全线接入,在地铁公交移动支付全覆盖方面,步伐甚至比北京、上海都要快。

  2018年11月,以移动支付切入“智慧交通”的城市名单上又多了一位特殊的新成员——香港地铁宣布独家接入香港版支付宝(AlipayHK),根据规划,到2020年中,香港的AlipayHK用户只需扫码即可过闸坐地铁。

  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全国普及扫码乘车的国家。


  从“月票”到 “月卡”

  在与公交、地铁全面连接的同时,支付宝在全国多个城市推出了扫码随机免单的活动,之后,支付宝花呗推出花呗周卡、月卡,在西安、郑州、南昌、石家庄、泰安、安阳等城市,使用支付宝乘坐公交车的用户均可领取相应的折扣优惠。

  “以前坐公交车有月票,现在同样是‘月票’,但从形式到本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技术的力量实在惊人。”西安市地下铁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宋扬对《瞭望东方周刊》感慨。

  实际上,无论是扫码乘车还是未来的刷脸进出站,技术在公交、地铁领域的应用并非一蹴而就。

  在实现扫码进站之前,支付宝事先在郑州、广州、上海、深圳等全国多地推行了扫码购票。无论是通过地铁自动售票机,还是服务窗口,用户都能够进行付款买票操作,而后在车站自动售票机换取实体车票。“当时解决的是老百姓必须使用现金才能买票进站、上车的痛点。”蚂蚁金服城市服务事业部总经理刘晓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早在2014年,支付宝就开始思考如何在公交、地铁这种小额、高频场景中落地移动支付技术,但实践中遇到了很多困难。

  “公交地铁人流量极大,要求支付快速,但这个场景中往往最大的挑战就是网络信号差,尤其是隧道、地下等环境中,有时候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支付宝也尝试过NFC支付技术,但这对于用户来说门槛比较高,且设备兼容性比较差,行业利益链条也很复杂。”刘晓捷介绍,这一困难不止存在于支付宝,中国移动也一直在部分城市推进NFC技术在公共交通出行领域的普及,但最终都没有在全国铺开。

  直到2016年初,支付宝开发出双离线二维码支付技术,并在杭州落地实施刷手机二维码乘车以后,这一难题才最终破解,整个行业开始渐入佳境。

  所谓双离线二维码支付技术,是让乘客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也能够进行交易,且先乘车后埋单。除此之外,支付速度也提升了不少,只用0.3秒即可完成。“这个简单的0.3秒,背后是支付宝三年多的技术探索和行业探索。它成就了今天数以百万计市民的便利出行。”刘晓捷说。

  基于离线二维码技术,支付宝又进一步设计了“电子公交卡”方案。通过把传统公交卡虚拟化,为公交、卡通、终端等合作伙伴赋能,这样一来,公交公司提升了收银效率,避免了假币问题;卡通公司实现了信息化和移动化,从以前的“认卡不认人”到“一卡一人”,为进一步挖掘数据打下基础。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