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融雪2019-02-07

  上海拥有800家咖啡馆,意味着什么?

  在“中国创新创业城市活力指数”研究者眼里,800家咖啡馆意味着更多的年轻白领和更多的商业谈判,意味着这是一座充满创新活力的城市。

  近日出炉的“中国创新创业城市活力指数”梳理分析了38个都市圈核心城市和区域性中心城市,结果显示,全国总体呈现出“反海拔现象”及“南强北弱”的特点。

  联合项目组负责人、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研究旨在为创客和创业者选择创业地点和开展创业活动提供指南,为创业孵化平台运营者开展创新创业服务树立标杆,为政府打造创新创业生态城市提供借鉴。


  数数城市的咖啡馆

  《瞭望东方周刊》:一座城市的创新创业活力应该如何衡量?“中国创新创业城市活力指数”的依据标准是什么?

  顾强:“中国创新创业城市活力指数”是我们和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整个指标体系由创新基础、创新活力、创新环境、创新设施四个核心要素构成。

  创新基础要素包括专利数量、每千人科研人员数量、研发投入及其占GDP比重四个方面。

  创新活力要素包括虚拟社区的数量、虚拟社区活跃程度、城市年轻指数、创新创业主题网页数量、百度指数、代表性咖啡馆数量六个方面。

  创新环境要素包括机场乘客吞吐量、中小型企业总数、新三板企业数量、政府发布相关信息(频次)数量、创业板企业数量、股票交易市场活跃程度、互联网普及率七个方面。

  创新设施要素包括众创空间指数、公共管理与公共设施数量、商业服务设施数量、创意设计企业数量、园区数量、移动终端数量六个方面。

  《瞭望东方周刊》:小小的咖啡馆何以体现城市的创新活力?在你们的调查中,各个城市咖啡馆数量如何?

  顾强:近年来,随着大量的海外留学人员进入国内的大中城市,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中产家庭开始追求生活品质,咖啡馆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年轻人及白领阶层是咖啡馆的主要顾客,他们是城市创新发展的中坚力量。因此,一个城市对咖啡馆的需求数量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该城市的年轻白领的数量。

  另外,咖啡馆等场所是商务谈判的场所之一,创新城市对咖啡馆的需求要高于一般城市。从这个层面看,咖啡馆是创新人才的工作、休闲场所,它的数量也反映了该城市的创新活力。

  根据我们的调研,咖啡馆数量和城市创新活力正相关的逻辑是符合实际的。比如南京、成都、天津等城市的咖啡馆数量均超过100个,北京、深圳、广州的咖啡馆均过300家,上海最多,达到了800家。

  

  “反海拔现象”与“南强北弱”

  《瞭望东方周刊》: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目前许多城市也提出建设创新型城市的目标。根据你们对38个都市圈核心城市和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分析,各个城市的创新活力有何差异?

  顾强:我们根据计算结果把38个城市划分成了五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北京、深圳、上海三个城市,第二梯队是广州、杭州、成都三个城市,第三梯队是重庆、天津、武汉、苏州等,第四梯队是青岛、长沙、郑州等,第五梯队是乌鲁木齐、海口、西宁和拉萨。

  总体来看,我觉得有几个有趣的特点。

  一个是创新综合指数呈现出“反海拔现象”,也就是说高梯度创新往往处于低海拔地区,而海拔越高的地区创新水平往往越低。

  第二个特征是创新阶段的“两极分化”现象明显:东部地区已率先总体进入环境制衡阶段,而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仍然处于投入驱动阶段,尚未进入产出掣肘阶段。

  三是中部、西部、东北地区在追赶东部的过程中呈现出明显的“底盘效应”,这些区域的排序并非由首位地区决定,而更多取决于周边更广泛的腹地区域,即由“底盘”的支撑性决定。

  《瞭望东方周刊》:从你们的榜单来看,还有一个“南强北弱”的特点。

  顾强: 总体来看,南方城市整体在城市创新创业活力方面排名较高。尤其是长三角、珠三角一带,经济发展势头和创新引导能力总体居于全国前列,在前三梯队中占比约54%。

  其中,南京、苏州、杭州、宁波、厦门凭借长三角的经济和区位优势,与上海连成一体,是国内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经济总量规模最大、最具有发展潜力的经济板块,也是城镇集聚程度最高的城市化地区。

  深圳和广州,作为珠三角的中心城市,拥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基地,是我国南方地区对外开放的门户,也是全国科技创新与技术研发基地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辐射带动了华南、华中和西南地区城市创新发展。尤其是深圳,拥有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等一批创新型巨头,还拥有大疆、迈瑞等大量的行业领先者,以及海量的创新型中小企业,在企业研发水平上的优势较为明显。

  此外,武汉、重庆、成都作为我国南方中西部的代表城市,也是国内科技创新资源丰富、基础条件良好的城市。


  后位梯队也有独特优势

  《瞭望东方周刊》:排名靠后的城市差距大吗?潜力如何?

  顾强:我们描述第一梯队是尖峰梯队,第二梯队是前沿梯队,第三梯队是崛起梯队,第四梯队是潜力梯队,第五梯队是追赶梯队。

  从评价结果来看,第三梯队和第四梯队共有26个大中型城市,其实它们的得分与第二梯队的城市得分差距并不十分明显。这些城市在创新能力及创新潜力方面仍然具有自身独特的优势。

  《瞭望东方周刊》:能否具体分析一下?

  顾强:比如西安,虽然处于第三梯队,但作为西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西安拥有近百所高校,其中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院校8所,具有强大的人才供给能力。在国家的规划下,西咸新区的建设取得了快速的发展,西安也是陕西自贸区中心片区所在地,其创新潜力不可小觑。

  再比如沈阳,作为东北地区的中心城市,依托于其成熟的重工业体系,在机械、工业机器人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东北大学、辽宁大学等一流高校和一流学科源源不断地为其输送人才,其创新潜力发挥出来后,必将带动周边城市的发展,并反过来增强其城市创新活力。

  这些处于第三和第四梯队的城市,在当前的环境中尚未充分发挥其创新能力。我们的研究就是希望能够为创客和创业者选择创业地点和开展创业活动提供指南,为创业孵化平台运营者开展创新创业服务树立标杆,为政府打造创新创业生态城市提供借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