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璇、刘佳璇2019-02-21

  从张家口市崇礼区的“老街”长青路出发,不到半小时,便能看到一大片覆盖着绿色防护网的建筑工地,路边的标识提醒着来往的行人,此处便是太子城冰雪小镇的施工现场。

  太子城冰雪小镇定位为国际化四季度假小镇,建成后将连接冬奥村、国家越野滑雪场、国家跳台滑雪场、国际冬季两项中心等冬奥赛场,赛时将承担核心区配套保障功能。

  太子城冰雪小镇不远处,太舞滑雪小镇、万龙度假天堂、富龙·四季小镇等地处崇礼的冰雪小镇,也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事实上,自2015年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起,国内冰雪产业便站上了风口,也带动了冰雪小镇的建设。

  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国内已建成26个特色冰雪小镇,《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预计,2020年中国将建成40个冰雪小镇。

  风口之上,中国的冰雪小镇到底发展得怎么样?


  五环下的加速度

  崇礼区主干道裕兴路路旁,矗立着一座滑雪者雕塑,雕塑下方,是“魅力崇礼”四个字与奥运五环标志。崇礼区路边一排排竖立的雪花形状的路灯、随处可见的雪具店,以及远方的条条雪道,也都印证着崇礼与冰雪产业的密切联系。

  “冰雪小镇的发展模式有两种,一种是资源聚集型,在冰雪资源丰富的区域因地制宜;另一种是市场临近型,选址临近冰雪消费需求旺盛的城市。”中国旅游研究院战略所副研究员韩元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崇礼地处河北省西北部,交通便利,天然滑雪期可达120天,是华北地区较为理想的滑雪地域,在冰雪资源与地理位置上都具备建设冰雪小镇的优势条件。随着崇礼成为冬奥会主要举办地,这一新身份无疑加速推动了当地冰雪小镇的发展。

  崇礼现有万龙、云顶、太舞、富龙、多乐美地、长城岭、翠云山银河滑雪场等七大滑雪场。每个滑雪场都以冰雪为媒,配备了酒店、房地产、商业综合体、滑雪学校等设施,形成了太舞滑雪小镇、万龙度假天堂、密苑云顶乐园、富龙·四季小镇等冰雪小镇。

  太子城冰雪小镇则涵盖了冬奥颁奖广场、冬奥塔、景观湖、文创商街、国际会议中心、国宾山庄、有轨电车、冰雪特色配套区、绿色农业生态示范区等开发建设内容。

  “太子城冰雪小镇建成后,将是世界上第一座高铁直通冬奥赛区的小镇,它连接京张高铁太子城站、京礼高速太子城出口两大交通干线,是整个崇礼地区冰雪产业的交通枢纽,也将为崇礼地区文体旅游产业带来新的活力。”中赫太舞(张家口崇礼)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联席总裁、中赫置地有限公司联席总裁姚启怀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值得关注的是,京张高铁、京礼高速开通后,将大大缩短崇礼与北京的交通距离,让张家口步入“首都一小时经济圈”。

  万龙度假天堂执行总经理罗兴蓉向本刊透露,万龙附近的红花梁隧道开通后,从万龙到太子城的距离,也将缩短至10公里以内。

  在罗兴蓉看来,除了交通便利,冬奥对崇礼冰雪小镇的带动作用,还体现为它改变了人们的观念。“万龙在2003年就有滑雪场了,十几年来市场都不太好,人们总是觉得滑雪很危险,而申奥成功之后,很多人都转变了对滑雪的认知,学校也鼓励孩子参与这项运动,市场一下子就扩展起来了。”

  2016年以来,《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年)》《“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等政策的发布,也促进了冰雪小镇的发展。在武汉、乌鲁木齐、腾冲、莆田等地,冰雪小镇也陆续建起。

  罗兴蓉认为,“冬奥会让中国冰雪产业迎来了春天。”


  “但求一人来千次”

  “中国滑雪产业发展比较滞后,在培养滑雪兴趣上我们做的努力还不够。我有个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没有滑过雪的人在滑雪时获得最好的体验,不求千人来一次,但求一人来千次。”这是万龙度假天堂董事长罗力曾经提到的运营理念。

  与达沃斯、惠斯勒等世界知名冰雪小镇相比,国内冰雪小镇大多尚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滑雪运动也还在推广普及的过程之中。如何让没有什么滑雪经验的人对冰雪小镇产生持续的兴趣,是后者持续发展必须考虑的问题。

  按照坡度、难度系数划分,雪道有初、中、高三个等级。随着冰雪旅游升温,近年来不少冰雪小镇都加大了初级区的配备,比如,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建设了国内规模最大的初级雪道区。

  “太舞在规划时就考虑到了中国滑雪初学者较多的特点,高中初三级雪道的规划比例是3:4:3,其中初级区相对独立,不与其他两个级别的雪道相交,也是考虑了初学者的滑雪安全问题。”太舞旅游度假有限公司市场中心总经理聂宁宁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为了让初学者对滑雪产生“感觉”,不少冰雪小镇都设有滑雪学校、滑雪教练,尤其注重对儿童滑雪兴趣的培养。在冰雪小镇,带着孩子来滑雪的家庭为数不少。

  富龙是崇礼最早开放夜场的冰雪小镇,在初级区还设置了儿童冬令营封闭教学区、儿童托管区、亲子乐园、戏雪乐园等,以家庭滑雪为主要特色。

  “滑雪是体验式旅游,只要喜欢上这项运动,就会一直来滑,这点与一般的旅游是不同的。”罗兴蓉说。在雪友群里,滑雪甚至被戏称为会上瘾的“白色鸦片”。

  而滑雪体验的提升,不止与滑雪本身相关,还体现在冰雪小镇建设的方方面面:从山顶餐厅的暖手器、房间玄关处的雪服衣柜,到酒店直通雪场的配套设施,都是围绕滑雪这一主题而生发出的服务与细节。

  在聂宁宁看来,冰雪小镇要想获得持续发展,不仅要做好滑雪周边,还要转向综合性的度假体验。

  “十几年前来滑雪,就是白天滑雪、晚上睡觉,很单调;现在除了滑雪,还可以和雪友一起喝喝酒、泡泡温泉、看看电影。把‘雪后’生活也经营好,才能真正形成滑雪度假文化。”聂宁宁说。


  不能“一年闲三季”

  与其他运动相比,滑雪更易受到季节影响,以往,不少冰雪小镇都是“一年闲三季”。而今,这些特色小镇,正在努力探索突破季节限制,实现四季运营。

  一方面,随着“北雪南移、北冰南展”等政策的推动以及相关技术的进步,室内滑雪场在不具备冰雪资源的南方城市逐渐兴起,开拓了南方冰雪市场,进而推动了当地冰雪小镇的建设。

  武汉奥山国际冰雪运动旅游小镇、莆田冰雪小镇、腾冲启迪冰雪小镇等在建的南方冰雪小镇,都在规划中配备了室内滑雪馆、滑冰馆、速滑馆等设施。

  另一方面,如太舞、万龙等依托冰雪资源发展的冰雪小镇,则正在着力开发夏季活动。

  崇礼夏季天气凉爽,特有的山地条件也适合开展户外活动,因此,山地自行车、卡丁车、缆车观光、定向越野等运动,便被当地冰雪小镇开发出来,用于夏季运营。

  “滑雪场硬件设备投入很大,如果只在冬天营业,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很不划算。四季运营能够增强小镇的黏性,而不是热一季、冷一季。”聂宁宁说。

  为了加速打造四季旅游资源,也有冰雪小镇与知名IP合作。比如,万龙与东胜冰雪乐园合作开发欢乐极地冰雪乐园,中赫集团下属中赫置地有限公司计划未来在小镇周边引入美国极限探索主题公园,提升户外运动体验。

  除了平衡雪季与非雪季的旅游资源,还要让小镇在工作日也“热”起来。引入体育赛事、举办会议会展,现已成为不少冰雪小镇拓展产业布局的举措。

  与万龙等开发建设较早的冰雪小镇相比,太舞等在规划设计时,便将会议会展等衍生产业纳入小镇的整体布局中,显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后发优势”。

  “太舞已经举办过崇礼论坛、全国中小学校长大会、崇礼冰雪运动医学论坛等会议。”聂宁宁说。

  据姚启怀透露,太子城冰雪小镇从选址、设计、建设到赛后利用,全过程都是以赛时和赛后相互关联、共同设计为出发点的:“无论是国际会议、论坛功能,还是计划引入主题公园,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增加小镇的黏性,真正实现小镇的国际化和四季运营,克服赛后闲置的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