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璇、刘佳璇2019-02-21


  避免“千镇一面”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冰雪小镇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特色,存在同质化现象。

  “中国发展冰雪旅游的历史不长,仍未形成一个完整的多元化产业链,居民对冰雪运动的认识不足,在业态上目前国内主要停留在以冰雪旅游为主的重资产投入上,冰雪综合体及小镇模式让南北方的冰雪产品存在同质化趋势。”《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8)》如此总结冰雪小镇的问题。

  如今,部分冰雪小镇也在努力跳出原有思维定式,寻找新的发展契机。

  例如,万龙即将与附近的黄土嘴村合作,挖掘当地文化特色、打造新的万龙冰雪小镇;腾冲启迪冰雪小镇计划对国家传统保护村落董官村进行保护式开发,并在产业园内引入科技、文创等业态;太子城冰雪小镇则在规划建设中考虑到了冬奥元素与太子城遗址之间的关系。

  人才短缺,也是国内冰雪小镇普遍面临的发展瓶颈。

  “冰雪产业近几年才在国内火起来,高校里相关的学科还很少。更何况冰雪小镇既要有文旅特点,又涉及体育领域,需要跨界人才,目前这方面还缺少积累,造成了产业发展超前、人才培养滞后的现状。”旅游规划机构巅峰智业创新研究院院长刘馥馨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聂宁宁看来,专业人才方面的差距,还体现在对“软”环境的打造能力上。

  聂宁宁举了个例子,“太舞已经承办了三届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在组织服务、硬件水平和安全保障方面或许已经做得不错,但在展现冰雪赛事文化方面还有差距。赛事文化其实就是运动员的狂欢,需要氛围,而国内从事赛事运营的公司非常少,连比赛现场的音乐DJ都要请外国人。”

  2015年申奥成功后,罗力曾说:“滑雪产业的春天到了,但是大家记住,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不是收获的时候,从春天到秋天还有两个季节呢,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要做好心理准备。”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