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天2019-03-07

  2019年春节期间,17岁的上海女孩张晓彤用自己的压岁钱,请父母一起去离家不远的龙美术馆(西岸馆)观展。这里正在举办的“永恒的丝线”展览,是张晓彤很喜欢的世界知名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

  张晓彤家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这里丰富的文化设施和文化活动,成为她喜欢徐汇的重要理由。

  上海是国家首批文化消费试点城市之一。位于上海市核心区域的徐汇区,因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良好的商业基础,成为上海建设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的核心承载区。

  徐汇区文化局和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前不久联合发布的《上海市徐汇区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区建设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徐汇已经构建起文商旅融合体验式消费的“徐家汇模式”、彰显城市慢生活文化的“衡复模式”以及引领消费娱乐的“滨江模式”。

  观察人士认为,当代都市进入文化消费“大繁荣时代”之际,上海市徐汇区对于文化消费三种模式的构想与探索,颇具示范意义。


  徐家汇:文化浸润商圈

  徐家汇的上剧场,是张晓彤最喜欢去的文化场所之一。

  “《如梦之梦》《暗恋桃花源》《宝岛一村》……能在家门口看到这些经典话剧,实在是太棒了!”说起自己喜爱的话剧时,张晓彤难掩兴奋。

  位于美罗城商场5楼的上剧场,2009年起筹建,2015年12月落成,是上海首个位于商场内的剧场。

  “引入剧场这样的文化业态,是徐汇区探索传统商圈转型升级、构建文商旅融合体验式消费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上海市徐汇区文化局党委副书记金建红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作为上海的商业副中心,徐家汇的百货零售业业绩曾一直居于全市前列。但近几年,因受到其他商圈崛起和电商的冲击,此区域的商业呈现下滑趋势。

  “我们希望通过景观重塑、商业模式再造和空间品质提升等方式,使商业、商务、文化交融汇聚,把文旅、休闲、娱乐等多种功能汇于一体,重塑徐家汇的核心价值。”金建红说。

  据了解,目前上剧场平均每场演出的上座率在70%以上,每当有经典剧目上演时,更是一票难求。“一方面是上剧场满足了商圈消费群的文化需求,另一方面,商场每天超过12万人次的大客流也为剧场带来了‘过路客’,有助于剧场的发展。”上剧场市场部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徐家汇商圈另一处此前与文化几乎不沾边的专业数码商城百脑汇,也在2016年悄然变身,引入电脑医院、电子竞技馆、亲子智能玩具空间和“一品一店”的运营模式,使科技消费有了人文“温度”。

  徐汇区商务委副主任姜舟说,“文化项目与商厦的结合,不是‘进’,不是‘加’,而是‘融’。”在他看来,文化必须于无声处浸润商圈,一个商厦有一个商厦的对策。文化与商业,不应该是生硬的加减法,而是要在商业中发掘文化的潜质与内涵,使两者有机融合。

  除了商圈更新,徐家汇源景区改造提升,也是整个徐家汇区域更新、促进文化消费的另一项重头戏。

  占地面积4.04平方公里的徐家汇,是海派文化的策源地。“中西文化交流第一人”徐光启、“中国西洋画的摇篮”土山湾、“中国第一家近代图书馆”藏书楼、“远东第一大教堂”徐家汇天主堂……这些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闪亮符号,都与徐家汇密不可分。

  据徐汇区文化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为了充分挖掘徐家汇在时代变迁中多元融合、升华的文化内涵,整合徐家汇源文化资源,徐汇区目前正推动土山湾博物馆移址和二次提升、百代唱片小红楼修缮、徐光启“两馆一园”建设改造等项目的落实,并注入体育文化等新内容,以再现徐家汇中西文化交流重镇的风采。

  2020年,在徐家汇核心地段,一座半透明的建筑——徐家汇源综合体——将拔地而起。这个地上地下近万平方米的项目,建成后会涵盖博物馆、书店、小型演艺空间等,以此串起周围的百年电影、百年唱片、百年工艺、百年教育、百年气象中展现的徐家汇百年历史变迁。


  衡复风貌区:品味慢生活

  十年前,46岁的老麦辞去银行高管的职位,来到上海追寻自己开咖啡馆的梦想。在他看来,上海这座城市的小资情调,与咖啡文化有着高度的契合。

  如今,老麦的咖啡馆开在武康路的尽头——标志性建筑武康大楼的底楼。

  “走进这里,不会写诗的人想写诗,不会画画的人想画画,不会唱歌的人想唱歌,感觉美妙极了。”80多年前,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曾如此赞扬武康路。

  而在老麦看来,这一带茂密的法国梧桐和精致的老洋房,装满了历史和故事,最适合伴着咖啡的香气慢慢品味。

  武康路所在的衡复历史风貌区,是上海最大的风貌保护区。这片区域总面积7.66平方公里,其中4.3平方公里位于徐汇,包含优秀历史建筑1074幢、保留历史建筑和一般历史建筑近5000幢,还有永不拓宽的一类风貌保护道路31条。

  衡复风貌区内人文荟萃,近代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发生于此,不胜枚举的各界名流也曾寓居于此,留下众多历史遗迹。上海解放后,许多文化人士也迁居于此,使得这里成为上海乃至全国的文化重镇。

  和老麦一样,文化创意知名企业家毛继鸿也瞄准了衡复风貌区这块“宝地”。2015年,坐落于衡山坊、由4栋小洋房组成的“衡山·和集”开业,集咖啡店、服装店、书店等于一体的混合业态,被认为是毛继鸿继方所书店之后的又一次文化创新实验。

  “我们置身于上海衡复风貌区重新复活的老建筑里,外表保留了上世纪的风情,内里则是一家有趣、时髦、摩登的集合店,有时尚文化、人文书籍、生活杂志、艺术展览和迷你音乐会,既融入上海历史风貌,又引入潮流风尚,与上海的海派文化精神很契合。”衡山·和集运营总监周晓琴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如今,在徐汇区衡复风貌区内,那些尺度宜人、别有风情的小马路,滋养了一大批像老麦咖啡馆、衡山·和集这样的规划有序且富有海派特色的小店。

  有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徐汇衡复地区(湖南、天平街道辖区)内有各类沿街店铺1817户(其中天平地区1100处、湖南地区717处)。其中餐饮类392户,百货零售类839户,服务业类586户。

  “衡复风貌区内散落着很多的文化场馆,由此衍生出来的文化和生活消费,为这些小店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土壤。”上海衡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劲松对本刊记者说。

  如今,在衡复风貌区,市民早已不再止步于优秀历史建筑的标牌之外,而是可以慢慢走近大师巨擘当年的生活日常。

  “今年,我们将围绕百年建筑、百年人文、百年音乐,在衡复风貌区内打造一批小众精品路线,并深入挖掘风貌区内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地标和建筑,开发相关文创产品,以进一步提升文化消费的体验感。”朱劲松告诉本刊记者。


  上海西岸:文化艺术新地标

  2018年11月,第五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下简称“西岸艺博会”)在位于徐汇滨江的西岸艺术中心举行,吸引观众5万人次,从一个侧面描摹了徐汇滨江西岸地区从工业遗址到文化艺术集聚地的华丽变身。

  滨江地区是上海市中心城区内唯一可以大规模规划开发的滨水区域。这里曾是上海重要的工业基地,分布着大量货运码头和工厂,普通人无从涉足。

  借2010年世博会的契机,徐汇滨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2012年,这一地区明确了以文化产业为先导的定位,由此,“西岸文化走廊”等品牌项目开始启动。

  短短几年,随着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西岸艺术中心等众多知名文化艺术机构的纷纷入驻,以及西岸艺博会、西岸食尚节、西岸艺场等西岸品牌文化活动的相继推出,西岸已经成为上海极具人气的艺术地标,也是许多文化大咖、艺术大家举办活动的首选地。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