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士林2019-03-07

  自2016年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建设启动以来,成果丰硕,但试点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在未来的工作中努力解决。

  一是把“文化消费”等同于群众文化艺术素质提升,忽略了该项工作要求的“推动我国文化消费总体规模持续增长,消费结构不断升级,带动旅游、住宿、餐饮、交通、电子商务等相关领域消费”。

  二是把“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创建”混同于“公共文化服务示范区建设”,主要依托财政资金、公益性文化机构展开工作,在运用市场手段、以企业为主体等方面办法不多,有违“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宗旨。

  三是把“扩大文化消费”理解为“做强文化产业”,忘记了试点工作应注重培育城乡居民文化消费观念和习惯,以及从“需求端”调整文化产业结构、提质增效。

  四是各地促进文化消费升级的方法、方式、渠道、手段还不多,探索建立政府引导、市场本位、企业主体的文化消费长效机制势在必行。

  导致这些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从政府文化管理的角度看,主要是相关部门对文化消费的内涵和重要性认识不足,同时促进文化消费的思路和能力也亟待提升。

  从当前的世界形势看,在“反全球化”势力抬头、出口拉动变数较多的背景下,扩大内需和促进消费升级应成为常态性的战略手段,而不是一时之需。

  从国内情况看,我国城镇化建设仍将持续和快速发展,消费经济是城市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主流,文化消费作为消费经济的高级表现形态,也必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提升城市发展质量的重要杠杆。

  在今后一个时期内,应特别注重认识研究文化消费对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方面的作用。只有这样,才能将文化消费工作真正纳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赋予其更高的期待,发挥其更重要的作用。

  在文化消费试点城市有了一定的基础和规模以后,未来应从国民经济“消费升级”和文化领域“文化消费升级”融合发展的角度,认真研究文化消费面临的新形势和新机遇,制定符合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律和国家文化战略预期的中长期规划,为文化消费更高质量地融入国民经济主战场创造有利条件,为文化消费更好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提供有力支持。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