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璇2019-03-07

  “兄弟,你行不行啊?”摘下防毒面具后,剧中人无奈地对着镜头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幕,来自于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每当观众在同一个互动环节连续操作失误,角色现身“质问”观众的彩蛋便会如期而至。

  除了增加幽默效果,这样的彩蛋设置还显现出了另一层意思:观众已然参与到了剧情的发展之中。观众在关键节点上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影响到角色的行为,甚至改变故事的结局。

  该剧播出半个月后,互动剧《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也上线了。

  除了互动剧,竖屏剧也渐渐得到了公众的关注,由横屏到竖屏,剧集的呈现方式发生了变化。

  在不断求新求变的影视产业中,互动剧、竖屏剧这样的“新物种”能激起怎样的水花?


  为移动端量身打造

  《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上线前一周,Netflix的互动电影《黑镜:潘达斯奈基》刚刚掀起热潮。

  “这真的是个巧合,不过互动剧能够受到关注,一点都不意外。”互影科技创始人兼CEO鹍鹏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实际上,在2017年年底,国内便有一部名为《忘忧镇》的武侠互动剧面世。近年来,HBO、FOX等国外影视巨头也纷纷布局互动剧。

  在鹍鹏看来,当影视内容的载体从银幕、电视、PC端发展到移动端,观看场景个性化、私密化的程度也随之提高,因此就需要发掘出更符合移动端特性的剧集呈现方式。

  互动剧的发展,也与短视频内容的崛起息息相关。短视频的互动性与内容碎片化的特点,为互动剧培育了潜在的观众群体。

  “年轻观众需要信息密度更大和参与感更强的内容。”鹍鹏说。

  而竖屏剧,本身便是脱胎于短视频的内容形态,体量小、节奏快、生活化、轻松化、快餐化的特征明显。

  “竖屏剧是短视频内容与视频平台联姻的重要渠道之一。”骨朵网络影视主编宋巧静对本刊记者说。

  2017年起,视频网站纷纷入局竖屏内容领域,例如优酷推出竖屏资讯、腾讯yoo视频上线竖屏网络剧等,爱奇艺则在竖屏网络剧的基础上再进一步,于2018年年底上线“竖屏控剧场”,首批内容共计25个项目。


  从产品角度出发

  互动剧和竖屏剧的出现,改变了观众固有的观看方式。如何在制作层面体现出互动剧与竖屏剧的“新”,是专业人士需要破解的问题。

  受竖屏呈现方式影响,竖屏剧从写剧本时便要具有“竖屏思维”,如群戏要少、不拍全景等。在拍摄方式、演员表演、后期制作等方面,也要不断探索。

  互动剧的制作,也是挑战重重。

  “刚开始做互动剧时,国内这个行业几乎是一片空白。面对未知的领域,我们必须先把所有的流程都实践一遍,才能了解整个产业的链条。”鹍鹏在实践中发现,在内容制作环节,除了传统影视剧集也有的影视制作,他们还要从产品的角度出发,写出带有产品结构的故事。

  “故事不再是从头到尾一条线了,而是先根据用户体验从产品角度设计出产品框架,再将故事和这个框架达到理想平衡。”鹍鹏说。

  鹍鹏透露,每一部互动剧制作完成后,都会留下相应的产品模块,供未来类型相似的互动剧使用,既节省成本,也能渐渐形成互动剧的模块体系。

  在呈现上,与《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仅采用H5形式相比,《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不仅能够在视频网站上播出,还优化了视频的流畅性。

  事实上,作为新的剧集呈现方式,互动剧、竖屏剧在制作层面上的“新”,并非简单地加入新的功能,而是要重新打造新形式下的生产链条。

  前述两部互动剧都是依托于原剧的衍生剧。在宋巧静看来,这也是互动剧的有趣之处。

  “互动剧无论是情节设计还是拍摄场景,都与原剧的剧情有一定关联,因此能够激发原剧剧迷的‘编剧’心理,从而产生沉浸式的体验感,也能够形成一定的社交传播效应。”宋巧静说。

  比如,法国游戏开发商Quantic Dreams曾制作互动作品《暴雨》。在故事中,玩家扮演一名父亲,需要通过游戏内出现的线索来拯救自己被连环杀手掳走的儿子。

  作品有着丰富的互动设计,能让玩家产生强烈的“当父亲的感觉”。

  某种程度上,互动剧在体验上接近于游戏,能带来独特的情感体验。


  门槛与壁垒

  “从本质上说,互动剧改变的是用户与剧中人之间的关系与连接,所以互动剧可以表现任何题材,未来我们计划扩展品类,开发原创互动剧,包括恋爱、悬疑、冒险、科幻等类别。”在鹍鹏看来,互动剧的未来并不会止步于衍生剧。

  尽管如此,鹍鹏也认为,如今互动剧还存在一定的观剧门槛和壁垒。

  一方面,互动剧对观众的注意力和参与度要求很高,甚至还会设置“烧脑”环节,并非用来“杀时间”的肥皂剧;另一方面,设计互动环节、优化用户体验等方面,也有待于进一步的探索。

  另外,在观剧过程中加入交互环节是否会影响到剧情的流畅度,也是互动剧发展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与互动剧相比,竖屏剧的局限性更为明显。

  “影视剧自诞生之初就使用横屏,这与人眼更习惯观赏宽广的事物有关。在人体构造上,仅仅眼球转动,左右移动也要比上下移动更舒服,并且接收的画面范围更广,当镜头竖过来,视野变窄,没有简单、直接、高密度的信息持续刺激,用户就容易失去兴趣。”宋巧静说。

  因此,竖屏剧的单集时间不能过长,而场景、时间的限制,又会导致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感走向都无法出现在竖屏剧中。

  此外,互动剧、竖屏剧也有可能带来“信息茧房”效应。

  当不同的观众在同一部剧集里只能看到自己选择的剧情而无法洞察全局,当本应反映社会万象的剧作只“聚焦”于特写人物上,观众也会变得视野浅窄,渐渐囿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

  网剧“新物种”究竟能否在发展中规避种种短板,在影视行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