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孟丰敏2019-03-21

  仓山区即南台岛,位于福州市闽江南岸,是一座总面积约142平方千米的岛屿,也是福州市六个行政区中面积较大的一个。由于城市的发展变迁,其区域名称、所辖范围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导致如今不少福州人乃至仓山人都不明白南台岛为何名叫“仓山区”,更不了解“仓山”名称的由来和演变,甚至以讹传讹。

  仓山区的名称源自“仓山”。那么仓山究竟是哪座山呢?它就是现在福州市仓山区烟台山公园所在的那座山。

  一座山在不同历史时期会因情况的变化而更名。仓山即如今的烟台山,曾数次更名。

  “烟台山”,乃因明嘉靖年间抗倭名将张经在仓山山顶设烟墩燃放狼烟报警而得名。

  严格来说,仓山的学名曾用过天宁、天安,是官方正式授予的名称。但其俗名甚多,按照年代顺序分别出现过盐仓山、挂榜山、烟台山、天禅山、仓前山等名称,这些俗名均来自民间。

  仓山最初的名称是大名鼎鼎的天宁山。

  明朝何乔远所著的《闽书》记载:“天宁台,自横山南渡三桥为天宁山,山有台曰天宁台,俗名盐仓山,又名挂榜山,省会第一案也。”

  还有历史文献记载:“天安山,旧名天宁。在治南,距城十里,为本境第三重案山。盘亘本境下渡、侯官上渡两区。又名挂榜山,俗称盐仓山。有双江台,即天宁台。在光孝寺今亦名天安寺内。又有宋李纲松风堂遗迹。下即台江流其北。有江南桥俗呼为仓前桥。与万寿桥,夹中洲以通车马。”

  又载:“南二区曰下渡区,距城十里而遥,北邻台江南岸,与南台区之中洲接,西至天安山麓,与侯官界之上渡区接。”

  这两段文字中说的“天安山”即“天宁山”,因避清道光皇帝爱新觉罗·旻宁讳,更名为“天安山”。

  以上三段历史记载表明,天宁山连接闽县下渡和侯官县上渡两个区域,是闽县和侯官县分界线上的一座山,也因此被分为东西两部分,东边属于闽县下渡区,西边属于侯官县的上渡区。

  《榕城考古略》记载:“自江南桥折而西,为光孝寺,在时升里。宋崇宁二年,郡人王祖道建于浮桥之南。政和初,改为天宁寺。绍兴更光孝。内有松风堂,宋李纲谪居时寓此。又有天宁台,今名双江台,祀真武。明时以寺地建盐仓。嘉靖间,商人创私仓百余所,寺益废毁。”

  从这段文字可知,明初,天宁寺也是盐仓,至嘉靖年间,天宁山上已有商人建的盐仓百余所,却因倭寇入侵而毁坏。明朝何乔远《闽书》中记载“盐仓山”,说明此名在明朝已出现。

  据《闽县乡土志》之江南桥所记:“江南桥即中洲桥。创于元季,在台江之南,或谓江南陈氏族人迁上渡募设。潮之自江南桥入者,西过上北馆,逾盐仓山口,绕望北台岭,渟于龙潭角。此处水极深,所谓三十六滩之殿,至上渡与侯官分界。东绕中洲铺后,上至滂洲,俗呼帮洲,止德彬桥,与侯官分界。”

  这里提到了盐仓山口,说明盐仓山的进出口在江边,靠近望北台岭。

  再举福建省文史馆馆员郑丽生《仓山颂》诗中一句:“盐仓后设山之垌,易名作‘仓’仿相承。”说明盐仓在山下了,盐仓后面有田,田也被更名为“仓”。“仿相承”,意思是这里自古是仓库,“仓”字也使用得久,陈陈相因,便沿用“仓”字。

  “盐仓山”乃因盐务、盐仓而得名,清末山上盐仓陆续迁移至山下沿江区域,而老百姓习惯上仍称呼这座山为“盐仓山”,后简称为“仓山”。

  民国时期,由于福州的建筑技术水平提高了,人们不再担心洪灾会破坏房屋,所以沿江区域建了盐仓、米仓、茶仓、木材仓等仓库。盐仓山上的盐米茶等物资就从山上的仓库内陆续搬迁至山下沿江的仓库里,当地人便改称“盐仓山”为“仓前山”。山下沿江区域被称作“盐仓前”,现今被称作“仓前”,略去了“盐”字,如同简称“盐仓山”为“仓山”。

  关于仓山,另值得一提的是,侯官县的仓山即天宁山、烟台山和闽县的藤山本是两座山,而非同一座山。由于历史原因,后人把两山混淆了,以讹传讹地误以为“仓山”即“藤山”,乃至出现了“仓山区”源自“藤山”的错误说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