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济朋2014-06-19

  2014年香格里拉对话曲终人散。短短3天的会期里,中国人通过各种媒体看到自己国家的安全诉求、安全理念直面挑衅、坦率表达的过程。

  香格里拉对话的主办方之一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网站上,为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和中国副总参谋长王冠中的演讲添加了两个标题。前者是:“再平衡不是目标是现实”;后者是:“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后面加了个“?”。

  作为再平衡的举措,美国如今一年在亚太地区举行超过130场演习。

  而对于中国提出的亚洲安全观,有些人还在观望。

  在中美日乃至越南、菲律宾这些当事国家之外,世界特别是东盟国家究竟如何看这次关于亚洲安全问题的激烈交锋?

  《瞭望东方周刊》就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中的热点问题,分别采访了多位参加会议的新加坡国际问题专家,他们大多数人也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为多个国家领导人提供政策咨询服务。  

  他们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研究员胡逸山,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李明江。


问题一:怎么看亚洲安全观

  《瞭望东方周刊》:最近中国领导人在上海阐述了亚洲安全观,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中,中国代表团也作了大量介绍,你如何看中国人的这些想法?

  马凯硕:我非常高兴,中国阐述了一个保证地区安全的新计划。让中国领导并组织新的思路来保证地区稳定是非常好的,但这需要很多外交手腕和行动。中国不能再被动了,它的外交政策必须更加主动,从而维护地区的稳定和安全。

  黄靖:我觉得中国的安全主张是很对的。这次王冠中将军也提出来,第一,发展是安全的根本保证,因为发展应该是大家越来越合作的发展,越来越连为一体,就是所谓interdependency和interconnection。区域一体化是必然趋势,如果大家都认真发展经济、加强一体化,就会促成习近平所说的安全与合作以及共同安全。中国提出的安全主张、合作安全机制是符合大趋势的,会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奠定坚实基础。

  李明江:中国提出的合作安全和共同安全主张,符合这个地区的长远利益。长远来看要走这条路线,但目前来说还比较难,因为这会削弱以日美同盟为基础、以双边安全体制为基础的现有秩序。但在话语权上来说,有正面意义。中国提出的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具有包容性的新思路,所有国家不管大小都可以平等参与。但从实践来说,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胡逸山:起码从东南亚国家的角度,希望看到的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不要出现战争或其他武力行为,使本区域能有更多的时间、精力聚焦在发展问题上,就好像王冠中副总参谋长所说的。这一点我们非常赞同。发展是安全的前提,安全也为发展创造了条件。我们希望大国能够携手合作,对本区域非常急于解决的问题作出贡献,比如说自然灾害、人道援助、紧急搜寻以及反海盗等。一个和平发展的地区,当大家都有钱的时候,争端自然会减少。

  

问题二:南海纠纷如何解决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解决中国与极少数东盟国家发生在南海的纠纷?

  马凯硕:我认为,如果可以保持现状就是很好的,把问题留给后代去解决。在短期内想解决这些岛屿和海洋的问题非常难。公众的看法永远偏向这样:菲律宾是一个小国,中国是个大国,所以公众总是喜欢听弱小国家在说些什么。

  黄靖:现在美国的做法和日本的做法,实际上就是跑进你家后院,放把火。中国在不断地往火上浇水,他们在不断地浇油。南海的情况就是这样。

  李明江:现在还有一些比较喜欢挑事的人,认为是中国挑起事端,很多事情是中国制造的。南海的共同安全可能比较难,回到共同开发和合作安全是比较理想的提法。但现在基本上不大可能回到过去的状态。首先,南海角逐有域外大国干预,导致复杂化。小国也想利用大国的战略角逐追求自己的利益。其次,中国认为在其他大国干预的情况下让步更难。中国、越南和菲律宾都有争取开发、保护自己利益的取向。第三,“南海行为准则”虽然在谈,但最近这两年很难达成。所以说,这个问题最近两三年不会太乐观。

  胡逸山:我觉得亚洲或亚太的安全观肯定能够实现,而且已经有了雏形。多年来,东盟主导的东盟地区论坛、东盟防长扩大会等,已经有了行之有效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慢慢提升层次,提升到涵盖整个亚洲的模式。另一个基础就是上海合作组织,涵盖北亚各国、俄罗斯、中亚各国。把上合和东盟的框架综合协调起来,就变成亚洲安全结构。


问题三:日本再军事化挑战了谁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看日本的再军事化问题?

  黄靖:安倍最大的问题就是一边大喊和平,一边说日本要在区域安全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亚太地区要对此保持警惕,因为过去给整个亚太地区造成重大灾难的,只有日本的侵略行为。再一个,到今天日本领导人还去参拜靖国神社,还去把反映二战时期零式战机飞行员的《永远的零》推为最感人的影片,这么一个日本首相,没有对最惨痛的历史教训作出回应,反而提出在区域安全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合适吗?这不但违反日本宪法,也是对历史的公然挑战。

  胡逸山:一个国家要成为正常国家,不管它以前做过什么,很难不准它这样做。但我们心里面有疙瘩,怕日本走上军国主义的老路。我们希望看到的日本是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的日本,经济非常辉煌,也带动周边国家兴旺,地区和平接踵而来。我们害怕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一面,掩盖其“和平正常化”的一面。我们欢迎看到强大的日本,不想看到衰败的日本,衰败的日本,军国主义肯定回来。不要走上军国主义的老路。

  《瞭望东方周刊》:你如何看美国在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中的态度?

  胡逸山:哈格尔及美国国防部的思维,可能还是冷战思维,或者说新冷战思维,把中美之间的关系想成是美苏之间的关系,这是不对的。以前美苏之间经济、意识形态都不相容,现在美中之间,如果撇开安全课题不谈,紧密交融的情况非常密切。所以冷战思维第一不太恰当,第二也浪费美国自己的资源。美国最要紧的是把精力放在搞好经济而不是武器方面。

  地区稳定,坦白说需要中美携手才能达成,如果只是靠美国及其盟友加强各种合作,肯定达不成。而东盟在区域稳定上发挥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

  黄靖:那些认为中国应该调整现在策略的人,脑袋有问题。现在美国的战略调整是强弩之末,奥巴马的讲话更多是回应国内强硬派的质疑。中国要有定力,任尔东西南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