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傅天明2014-06-19

  高温熬煮,让葡萄汁浓缩成糖浆;核桃仁、杏仁经过烘烤更加香脆,葡萄干硕大甜蜜;再加上沉着而坚定地搅拌,就变成了著名的新疆“玛仁糖”。“切糕”是这种维吾尔族传统食品在内地的别称。

  尽管身在中国腹地湖南长沙,阿迪力.买买提吐热用来制作切糕的原料,都来自故乡新疆喀什。熟悉的香味中,以继承自祖父、父亲的娴熟手艺,阿迪力将切糕切作100克、500克两种规格。这些切糕很快被装进纸盒,发送到遍布全国的淘宝网购者手中。

  6月10日之前,阿迪力和两个同学合伙开在淘宝上的网店“买买提切糕店”,必须为500多万元的订单兑现货品。他忙得抬不起头。

  这个就读于长沙理工大学计量与机械工程专业的维吾尔族小伙子,马上就要毕业,他原本已被新疆西域路桥公司录用,现在下定决心,要和伙伴们一起留在长沙。

  幼年跟着父亲的驴车去赶集卖切糕,千里迢迢到大学报到时兜里装着切糕,现在又要将切糕生意作为自己的事业——深谙切糕滋味的阿迪力,在网上被称作“切糕王子”。尽管父母曾经期望他考上大学,找份好工作,不再做切糕。

  

把切糕的名声找回来

  阿迪力的“切糕合伙人”是长沙理工大学的校友——大四学生蒋金亚、大三学生蒋春杨。

  他们的网店,开在2012年底的岳阳“天价切糕”事件之后。

  “当时我和同学在公交车上,听人家讨论天价切糕,心里很不舒服。切糕本来很好吃,怎会变成这样?”阿迪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原本,阿迪力的人生轨迹,应该是在毕业后遵循父母的意愿考公务员,或是跟着哥哥做手抓饭生意。而切糕事件改变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维吾尔族青年。

  夜晚,躺在寝室床上,阿迪力辗转反侧,室友蒋金亚跟他商量,是否可在网上卖切糕。

  这个想法让阿迪力激动。

  为了了解市场,阿迪力和同学在长沙火车站买了一点切糕,价格不菲,但因为阿迪力是新疆人,并未遭遇“天价”,可是回来一尝,阿迪力大呼上当:“这完全不是切糕,骗人。”

  那块切糕添加了不少面粉和大豆,口味和阿迪力熟悉的正宗切糕差得太远。

  “我要把切糕的名声找回来,希望让大家重新认识新疆传统美食。”阿迪力告诉本刊记者,“切糕是我们家族传承的东西,我能利用它做事业,很感动。”

  3个合伙人一起谋划,凑齐了3万元本金。

  阿迪力的家在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兄弟姐妹6人,姐妹均已出嫁,一个哥哥在做手抓饭生意,贴补家用。

  从曾祖父、爷爷到父亲,切糕生意在阿迪力家已经历经三代。阿迪力说,在他年幼时,父亲牵着毛驴,载上玛仁糖去赶集,夜色浓重时才回家。就这样,父亲用这一车车的切糕将孩子们养大。

  阿迪力说,在新疆,今天的年轻人并不热衷于做切糕生意,因为这种手艺活太辛苦,成本高,利润薄。

  但阿迪力对切糕很有感情。当年考上这所远离家乡的大学,拿着通知书,父亲带着阿迪力从喀什出发,一路颠簸,途经数千公里,最后抵达长沙。随身携带的切糕,既能充饥,又能抚慰乡愁。

  阿迪力给本刊记者普及知识:早在丝绸之路时期,新疆是中国内外商队往来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重要的食物补给站。高热量的玛仁糖成为西域商人、军队重要的能量来源,因其便携带、易久存、营养高、味道美。

  这种满含西域风情的甜点,现在既是阿迪力的事业,更是他的理想——让更多人了解新疆。


火爆的切糕

  “我必须试一试,这个手艺会有市场。”阿迪力这样说服了更看重学业的父母,但创业并不容易。

  在网络的大海里,阿迪力的团队最早的战利品是一天10个单,销售额500元,也有过“一天400单”的惊喜。

  “买买提切糕店”最初上线时,淘宝网上难觅切糕踪影,而一年多时间,30多家切糕网店纷纷萌生。不过阿迪力并不担心——这些网店货源与手工制作不够完善,中、差评居多,信誉度低于中等。

  在新疆,做切糕的淘宝店几乎没有,内地的网店需要从新疆人手里进货,“只有我们才是自己做的,这样就得到了顾客的认可。”阿迪力说,原料由哥哥在新疆负责,采购味道最纯正的核桃、杏仁和葡萄干。

  创业之初,学校给他们提供免费场地。3个人白天上课,晚上做切糕,阿迪力负责技术,蒋金亚联系销售,蒋春杨负责包装,经常通宵达旦。

  最初他们也曾经挑选街上制作较好的切糕在网上出售,但阿迪力认为这些切糕杂品加入太多,口感较差。果然,每天的订单不过10笔,除去原料、房租开支,成本都难以捞回。阿迪力开始从老家购置最好的原料,自己制作切糕。

  原料改变后,生意有了起色,但因为原料成本高,除去开销利润并不高。

  “买买提切糕店”里,一块100克综合口味的切糕,售价9.9元。阿迪力向本刊记者介绍,在起步阶段,他更多的是想把新疆的产品推广出去,赢取顾客,赚钱其次。

  此时,早期40平方米的小作坊已不能满足生产和包装的需要。阿迪力他们将小作坊搬到了岳麓山下的一处民房。

  一个多月前,《舌尖上的中国2》播出,短短一段关于玛仁糖的叙述,让“买买提切糕店”骤然火爆,当晚就售出数百单,随后爆发式增长,日均售出2000余单。

  仅在“五一”假期中的两天,销售切糕6000单,日销售额跳过了10万元。

  从早到晚,几乎不得丝毫休停,网上顾客的问题如同雨点般劈面而来,让3个“切糕合伙人”来不及应对,只好向同学们求援。对于更多的实地访客,阿迪力一一婉拒,包括一拨又一拨记者。

  “实在太忙了,订单都排到10天以后了!”阿迪力说。

  突然飙升的订单,让3人不得不雇请附近居民,帮助筛选核桃、打包入库,以保证供货。

  他们的小店在淘宝上的信誉度,也迅速攀至“双皇冠”。

  从早上8点忙到凌晨两点,3名合伙人默契地各司其职。“阿迪力是技术总监,负责产品把关,蒋春杨负责淘宝网店,我负责统筹。”蒋金亚告诉本刊记者。


支持者出现

  订单飙升,却让阿迪力的团队陷入窘境——如何建造无菌车间?如何达到食品的各种硬性要求?资金问题如何解决?

  阿迪力展不开眉头。他们租用的民宅场地狭窄,基本都是手工作业,出货慢、产量低,无法满足众多网购者需求,必然影响信誉。

  5月底,蒋春杨的电话响个不停,有意加盟者、合作者、加盟下线产品者,纷至沓来。

  其中就有湖南妙盛国际企业孵化港项目负责人彭宇杰的电话。彭宇杰看好3名创业者的前景,表示期望合作,该公司旗下的梦享时代(湖南)食品发展有限公司,恰有一生产糖果产品的车间尚未投入生产。

  经反复交流、协商,阿迪力的切糕网店正式与梦享时代食品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入驻湖南宁乡经开区妙盛工业园。现在已经在200平方米的宽敞厂房里开工。

  妙盛企业孵化港总顾问邱则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我们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发现他们的生产条件比较差,我们就想,能否帮助他们上标准、上规划、上档次,把切糕这种民族特色食品,变成中国切糕的一个标杆和典范。”

  6月4日,在双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现场,留着小胡须、身材单瘦硬朗的阿迪力穿着一件格纹短袖,精神焕发,以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现,他话语颇为缓慢,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向大家一一致谢。

  邱则有表示,随后公司也将从专利占有率、品牌宣传、融资、招聘等多方面,对阿迪力团队进行帮扶。

  由于订单额已达500多万元,并且要在6月10日前发货,邱则有从自己的公司里临时抽调近30多名员工,当即开工生产。

  “5月27日搬迁,28日下午已经生产切糕了。”彭宇杰说。

  同时,宁乡经开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戴中亚也来到阿迪力的公司视察,为其特批50万元贷款。


卖到全世界,年销售额1亿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