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发布中国第一部老龄产业蓝皮书,中国老龄产业面临的窘况得以进入人们的视野。

  很难想象,作为世界第一老年人口大国,中国既没有全球性的老龄产品企业,又缺乏这一领域足够的知识产权,更缺乏高端老龄科技发展后劲。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秘书组副组长党俊武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对老龄产业四大板块之一、最为基础、又关联实体经济的老龄用品行业作了深入解析。

  这位《中国老龄产业蓝皮书》主编提出:虽然当前老龄用品市场面临购买意愿和购买能力普遍低下等困难,但长远来看、从实业界层面讲,中国的企业家应当树立战略思维,充分认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老龄产业市场的巨大发展空间,积极抢滩、培育和建设老龄产业市场,提前占据老龄产业市场博弈的制高点,赢得竞争的制空权和话语权;

  而从政府层面讲,相关部门应当充分认识人口老龄化给转方式和调结构带来的新机遇,不失时机地抓住老龄产业作为未来宏观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积极效仿发达国家成功经验,采取‘放水养鱼’的策略,采取强有力的配套产业扶持政策措施,打造全球最大规模的老龄产业市场。”他说,


老龄用品业是一项重大国际战略

  《瞭望东方周刊》:老龄产业到底是怎样的概念?

  党俊武:老龄产业是面向全体公民老年期,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各相关产业部门组成的业态总称,包括四大板块,即老龄金融业、老龄用品业、老龄服务业和老龄房地产业。在四大板块里,老龄用品业是最关系实体经济的板块。

  自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国际社会普遍高度关注发展老龄产业,有的国家甚至把发展老龄产业作为21世纪国际竞争的必争之地,纷纷采取一系列重要举措,大力扶持老龄产业发展。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政府进入“高龄社会”,出台《高龄社会对策大纲》和相关法律,其主旨是从税收、政府购买和公共财政投入以及相关行业规范、标准等方面扶持老龄产业发展。在产业政策扶持下、在刚性有效需求日益旺盛的情况下,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老龄产业特别是老龄用品业国家。

  美国是另一个代表。与日本政府把发展老龄用品业作为老龄社会的产业应对策略不同,美国把发展老龄产业作为一项重大国际战略。他们在上世纪40年代进入老龄社会。半个多世纪以来,除了重点发展老龄金融促进经济发展外,他们从国际战略出发,着力开发高端老龄科技领域,比如生物技术、抗衰老的技术、保健和医疗医药技术。

  目前,美国的老龄用品主要集中在高端老龄科技领域,高附加值的老龄用品及技术基本上掌握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企业的手里。。许多中国人去美国除了购买奢侈品外,大多数人还购买保健品和药品,国内医院的高端医疗器械市场美国产品占据较大份额,至于辉瑞等美国保健医疗品牌国人尽知。

  可以说,美国已经占据老龄用品诸多高端科技的战略制高点。日本则是最负盛名的老龄电子产品生产国家。

  随着2000年全球进入老龄社会,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转方式、调结构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经济转型新趋势。日美等发达国家都已经充分意识到老龄产业是未来老龄化经济体的重要支柱产业,发展老龄产业不仅有利于转方式和调结构,促进本国经济持续发展,而且有利于占领国际老龄产业市场,以便对冲本国的人口老龄化风险。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老龄产业市场,但发达国家在产业政策、金融支撑特别是高端老龄科技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全球战略布局。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瞭望东方周刊》:你如何看待中国老龄用品业的现状?

  党俊武:总体上来讲,中国的老龄用品业尚处于分散型、自发型、盲目型的发展状态,缺乏整体布局和系统性规划,技术自主创新乏力、行业标准缺失、行业监管缺位,老龄用品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

  具体来看,除了保健、医药和医疗器械,其他大多数老龄用品处在起步阶段。以日用品为例,我们的研发、生产都非常滞后,大多数实业界人士以及相关部门甚至还没有对此形成概念。

  例如老年洗涤用品,不仅可以帮助老人洗浴,还可以兼具防止老年性瘙痒和祛除老年性身体异味的功能,这类产品在日本发展得很好,但在中国还没有发展起来。

  更重要的是,现在各个方面还没有认识到这个全球最大老龄用品业市场所寓含的刚需,以及其背后的战略意义。相反,许多发达国家特别是日本的老龄用品企业纷纷来华考察,企图落地中国掘金。老龄用品业目前的这种鲜明比照似曾相识,有点像改革开放初期。

  总体上看,老龄用品市场的发展现状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世界超级老人大国的国情很不相称。随着中国老年人口、尤其是高龄、失能以及患慢性病老年人口的快速增长,将会带来康复辅具、护理产品、医疗器械、药品以及保健品等各类老龄用品的海量需求。

  同时,随着老龄服务机构发展,对沐浴类日用品、康复护理器材等老龄用品需求旺盛,而且属于集团购买。可以预言,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发展,仅仅这一集团购买力就可以支撑老龄用品行业迈过起步阶段。

  

第一大老龄用品市场的战略困局

  《瞭望东方周刊》:你将老龄用品和中国的制造业大国地位联系到一起,这不是有些过度担忧了?

  党俊武:市场前景很好,现实发展却有很大落差。尤其应当警醒的是,在现有的保健、医药和医疗器械三个领域,我们还停留在低端,中高端都在卖别人的东西。

  形成这个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关键问题是,我们包括实业界在内的社会各界都没有像美日等国那样,认识到老龄用品业是一个国家战略、国际战略和贸易战略,是在未来国际博弈科技贸易竞争和经济实力比拼中的重要筹码。

  第二个原因是市场预判短视。老年人口从增量上来讲,会从2013年的2.02亿增长到2053年的4.87亿;但从市场开发上开,要看老年人口的流量。从2013年到2053年这40年间,中国老年人口的总流量有10亿上下。很多人没有看到这个市场。

  有许多实业家认为,中国老年人的有效需求不足。不能说这个看法不对,但是用静态眼光看问题。随着2020年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50后”、“60后”一代又一代人进入老年,也进入中产阶级行列,老龄产业市场将会有历史性的巨变。

  对此,我们的企业家不能抱有短期圈钱的错误理念,需要有胆识和长远眼光来培育市场。发展老龄产业终极目的是为老年人提供服务,但开发和建设市场必须关口前移,从非老年人抓起。

  第三个问题则是自主科技支撑乏力。严肃地讲,这不仅仅是老龄用品业存在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实体经济面临的瓶颈性问题。

  有两点目前各界似乎已经有了共识,也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深刻教训:一是“用市场是换不来技术的”,另一个是“买技术是买不来技术的”。如果继续走“换”和“买”的路子,我们将可能在下一次技术革命中陷入更加被动的困境。着眼长远,我们必须另辟蹊径,坚定地走中国自主创新发展的道路。

  反映在老龄用品产业上是同样的道理,中高端的老龄科技大多数被国外资本所控制。我们甚至生产不了助听器的芯片。

  无论如何,从长远来说,老龄科技是老龄用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我们要吸取“换技术”和“买技术”的教训,全面深化改革,寻找新的发展路径,避免世界第一大老龄用品市场因缺乏技术而受控制的被动战略困局。


“转方式、调结构”新的主攻方向

  《瞭望东方周刊》:你刚才提到企业家培育市场的胆识,从政策层面应该如何促进这个问题的解决? 

  党俊武:中国正在经历社会转型、经济转轨、文化变迁,同时也正在从年轻社会向老龄社会的急剧转变,由于人口年龄结构的剧烈变动,市场的需求结构将有重大变化,整个产业结构需要有相应的战略性调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