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中国泉州在宋朝和元朝时期,云集了各国使者和商贾,成为当时的第一大港。这个表演为我们再现了800多年前的泉州,商船竞发的壮观场面和中外商品贸易的繁荣景象。”

  这是5月20日晚亚信峰会文艺晚会篇章之一“丝路梦寻·海”的开端。

  5月20日至21日,亚信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世博中心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峰会。在这次以“加强对话、信任与协作,共建和平、稳定与合作的新亚洲”为主题的峰会上,安全议题是会议主旨。

  从会前到会中,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话题持续热烈。这种热度,在这一新战略提出半年多来迅速升高。

  2013年10月3日,出访东南亚的习近平应邀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在这次演讲中,他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自此,“海上丝绸之路”成为最受关注的区域性话题之一。而经过半年,新“海上丝绸之路”的轮廓也逐渐清晰。


最有名的中国人是法显

  斯里兰卡是世界著名的佛教国家之一。在斯里兰卡驻华大使朗吉特·乌扬高达的办公室里,就摆放着一尊佛像。

  中国与斯里兰卡的历史渊源,也是源于佛教。

  “在今天的斯里兰卡,最有名的中国人是法显。”朗吉特·乌扬高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公元399年,僧人法显等从长安出发,经西域至天竺,游历20多个国家。这次历时14年的行程中,法显收集了大批梵文经典,还翻译了大批佛经,其中有两年时间停留在斯里兰卡。

  法显是中国经陆路到达印度并由海上回国而留下记载的第一人。在他的著作中,留下了中国商品传入东南亚的早期痕迹。

  据北京大学教授、最早提出海上丝绸之路的学者陈炎考据,南海丝路的开辟是在2100多年前的汉武帝时,当时的中国海船携带大批丝绸、黄金,从雷州半岛启航,途经今越南、泰国、马来半岛和缅甸等地,更远航到今印度,去换取这些国家的珍珠、宝石等特产,然后,从今斯里兰卡返航。

  至法显取经时,这一贸易航线已经开辟了大约500年。法显西行,为这条贸易航线赋予了新的文化生命,尽管法显已经逝世近1600年,但他的文化影响依然不可比拟。

  法显之后,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另一位有高知名度的中国古人就是郑和。

  这位比哥伦布和达·伽马早半个多世纪出航的航海家,曾带领庞大的船队抵达亚非沿海30多个国家。他的航行,标志着海上丝路发展到了极盛时期。

  “郑和将军曾到访斯里兰卡6次。”乌扬高达大使说。

  印度尼西亚驻华大使苏更·拉哈尔佐在谈及两国交往时也特别提到郑和,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南通是郑和去往印尼的出发点,我们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地方,让人们坚信我们的关系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这段历史让我们认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开启“钻石十年”

  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评价:“海上丝绸之路”可以很好地将历史、现实和未来结合起来。历史上,中国通过海上走到南洋,再到西洋,使得中国先进的文化和生产技术向东南亚、印度洋传播,给周边的民族和地区带来非常好的发展。今天再次使用“海上丝绸之路”来联系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其特别意义在于,今天中国的发展给周边国家带来机会,推动他们进一步发展。

  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遗产,尽管穿越久远年代,仍然在发挥作用。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立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海上丝绸之路一直是世界各国的历史作品、考古研究和一些著作的主题。作为一种理念,它在当今依然吸引着世界的目光。通过将不同地区和人民联系在一起,丝绸之路促进了贸易的发展,这种贡献使它在当今依然具有重大的意义。”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初次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想时,其具体语境是在访问东盟国家时,推动双方海上合作。他说: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这一构想受到东盟国家的欢迎。

  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习主席提出的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这对推进越中有效合作、推动中国和东盟的合作有重要作用。”

  2013年9月3日,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开幕式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中国与东盟有能力在取得“黄金十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打造“钻石十年”。而紧随其后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迅速成为舆论眼中“钻石十年”的最大助推器。


向东走,向西走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的不单是东盟。

  2014年2月11日,斯里兰卡总统特使佩里斯外长访华时,外交部长王毅与其会谈,邀请斯里兰卡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这一变化旋即引起外界关注。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月13日刊登评论说,起初,“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专门针对东盟提出的。而中国与斯里兰卡高官会晤期间也提出了这一概念,揭示出一种更为宏大的设想。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尽可能地挤压中国在海上的合理权益。另外,美国一直致力于力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设置高门槛。为了对冲这一影响,中国提出‘一路一带’战略。”

  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认为,“提出‘一路一带’的设想,陆上的‘丝路’把中国和欧洲联系起来,海上的‘丝路’把中国和南亚、西亚、非洲联系起来,二者相互配合,扩大了中国的经济腹地,也提高了中国在全球的地缘战略位置。”

  

更需要文化“向西走”

  西进之路,水深浪急。

  上述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的文章,便对中国新战略提出直白的质疑。也有印度媒体发问:“海上丝绸之路会否挤压印度的战略空间?”

  最新被邀请加入“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斯里兰卡,一举一动被外界瞩目。

  2013年8月5日,由中国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并负责运行的斯里兰卡科伦坡南国际集装箱码头(科伦坡南港)正式开港。整个港口建设投入约5亿美元,是斯里兰卡迄今为止最大的单一外资项目。

  尽管中国官方声明,这些港口是“纯粹的经济项目”,但外界尤其是印度媒体仍然将其视为中国在海上的串珠引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印度能充分合作,应该说印度具有能发挥重要作用的潜力。”

  几乎就在邀请斯里兰卡加入“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同时,中国也将“请帖”送给了印度。

  2月10日~12日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7轮会谈上,中方代表、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邀请印度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印方代表、印度安全顾问梅农接受了中方的邀请,并对此作出积极评价。

  目前,尽管中印双方贸易发展迅速,但是,中国在印度的投资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印度政府对于来自中国和巴基斯坦的投资设立了“安全审查”程序,尤其是在电信、电力等领域。

  对于未来双方的合作,印尼驻华大使苏更·拉哈尔佐同样强调信任的培养:“我们下一步要优先关注的问题是民间的互联互通,尤其是青年之间的互联互通。”

  斯里兰卡也在坚持做这项着眼于未来的工作。或许是由于法显的存在,他们更加能够理解文化对于斯中两国交往的长远意义。为此,他们经常将北京市的小学生请进大使馆参观,了解斯里兰卡的异域文化。

  为了吸引中国游客,这个颇受欢迎的旅游国家鼓励更多当地人学习汉语。孔子学院正在承担起这一任务。

  除了法显和郑和,今天在斯里兰卡最受欢迎的“中国元素”是杂技团。“上世纪60年代,在我小时候,中国的马戏杂技就在斯里兰卡非常流行。现在我们还经常邀请中国的一些演艺团体到斯里兰卡演出。”乌扬高达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