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4-12-11

  中巴经济走廊被寄予诸多期待,但也不可否认,巴国内的恐怖主义威胁很可能产生巨大影响。

  伊斯兰堡区域研究院高级研究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巴基斯坦仍在不懈努力,包括近一年内极力与恐怖势力谈判,但均以失败告终。甚至就在会谈的过程中,恐怖分子仍然在进行对卡拉奇国际机场的袭击。

  “超过30〜40组恐怖分子参与谈判,却没有实质效果,议会随后颁布了两项法律《反恐法》和《巴基斯坦保护法》,以加强执法机构的手中力量。”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说。


“被抛弃”的巴基斯坦

  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与北方阿富汗有关的民族分裂势力就开始在巴基斯坦发动恐怖袭击,但巴基斯坦计划与发展部长阿赫桑·依克巴尔认为,“国际因素”才是罪魁祸首。

  谈到这个问题时,他语气有些急促:“首先需要明白的一点是,1979年开始,恐怖主义在巴基斯坦开始蔓延,是因为国际社会抛弃了巴基斯坦。”

  冷战期间,苏联于1979年12月入侵阿富汗并引发10年战争。巴基斯坦由此成为西方向阿富汗抵抗运动输送武器的重要通道和训练军事力量的主要场所。

  巴基斯坦立法发展与透明部门2004年发布的《巴基斯坦对外政策报告》中指出,1981年至1987年,美国向巴基斯坦提供32亿美元援助,其中军事援助包括40架F-16战斗机等尖端武器。

  “他们带来了非常多的武器,训练了大量武装力量。但在战争结束后,他们就这样走了,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如果你有武装力量并且有很多武器,结果会怎样?只有恐怖主义。”阿赫桑·依克巴尔认为,如果国际社会尽早帮助巴基斯坦制订经济复苏计划,就不会有今天恐怖主义的严峻情况,“巴基斯坦正在承受被西方社会忽视所带来的痛苦。”

  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与阿赫桑·依克巴尔持有相同态度,“苏联入侵阿富汗10年,超过300多万阿富汗难民涌入巴基斯坦,这期间巴基斯坦的社会、经济、生态、政治和文化受到重大影响,也为恐怖主义滋生创造了条件。直到今天,经过近30年,联合国仍然无法让这些难民返回自己的祖国。”

  在他看来,不仅巴基斯坦,作为西方抗击苏联的“热战”之地,阿富汗也被抛弃,很快发生内战,最终成为国际恐怖主义中心。

  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说,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有1970多公里边界,并不是由两国军队驻守,而是通过政治代理人、部落长老等间接方式管理。

  大量恐怖分子藏匿于巴阿边界并开始拓展势力。不过,在美国出兵阿富汗前,恐怖活动多以教派冲突为主,政治色彩不明显。巴基斯坦安全部队在美国压力下进军部落地区后,以当地军警、安全情报机构、平民为目标的袭击不断增加。

  2011年5月1日,美国在未经巴基斯坦同意的情况下,于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丹,也引起恐怖组织对于巴基斯坦的报复行动。

  5月13日,巴基斯坦西北部一处边防军训练中心就遭到自杀式爆炸袭击,至少70人死亡。“塔利班”声称这是对本·拉丹被击毙后的首次报复行动。

  

巴基斯坦的代价和努力

  “自2004年起,自杀式炸弹每天都在巴基斯坦发生。近5万名巴基斯坦平民丧生,5000名军警为打击恐怖主义献出了生命。但是巴基斯坦为反恐作出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遗憾的是,如此大的牺牲和努力没有为巴基斯坦带来信誉。”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说。

  频繁的流血事件更严重影响着巴基斯坦的投资环境。为了最大程度减少恐怖主义对境外投资的影响,巴基斯坦当局也在积极应对。

  巴基斯坦驻华商务参赞阿尔法·依克巴尔对本刊表示,巴基斯坦政府十分重视中国人的安全问题,政府已专门为中国人设立了安保部门,并且承诺在巴基斯坦投资的中国商人只需要在政府注册,就可以得到免费安保服务。

  阿赫桑·依克巴尔说,与过去相比,巴基斯坦近期的反恐行动颇有力度。

  一份声明说,巴基斯坦军方自2014年6月15日针对藏匿在西北部部落地区的本土和外国武装分子发动反恐“利剑行动”后,3个月内共有910名武装分子被击毙,27个土制炸药加工厂和一个火箭弹工厂等被捣毁。

  此间受苦最多的还是老百姓。布里格·巴希尔·阿哈默德告诉记者,因为军事打击,目前有近150万国内流离失所人员在北瓦济里斯坦的难民营,正在被政府尽最大努力看护。“不幸的是,教派暴力冲突继续在全国各大城市发生。我们希望,在冬季到来前,北瓦济里斯坦和一些相邻区域的塔利班分子会被清除,让他们可以尽早离开难民营。”

  对于巴基斯坦反恐,跳出单纯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合作的反恐模式,寻求多国合作,被认为是新的希望。

  除了极端宗教势力,巴基斯坦境内的普什图人独立运动也在引发冲突,他们主要分布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和俾路支省。


  伊斯兰堡战略研究院的研究员萨伊德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一些地区大国不希望瓜达尔港全面成功地运行。“因此,这些国家支持了在俾路支省的恐怖活动,造成不稳定因素。这些恐怖分子正在直接或间接破坏巴基斯坦的经济复苏,包括对瓜达尔港正在进展的工程造成了阻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