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傅天明 李在磊2014-12-18

2013 年3 月8 日,杭州 某超市卫生巾售价立减20%, 吸引大批女性购物者


  2014年4月1日,《娇爽等卫生巾均含荧光增白剂:明明有却宣称无》一文在网上疯传,该文称,“送检了乐而雅、护舒宝、苏菲、娇爽、ABC、益母草、安尔乐、高洁丝、舒珊和爱护你等10大品牌卫生巾产品,测试了甲醛和可迁移性荧光增白剂两项指标”,检测结果显示,虽然所有产品未检测出甲醛含量,但均含有54.9 mg~386 mg不等的荧光增白剂。

  一时间,“荧光增白剂”对人体有害的传闻迅速发酵。

  这种并不为大多数消费者熟知的化学名称,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其是否真的对人体有害?


国外卫生巾都含有荧光增白剂

  从事环保工作20余年的中国造纸协会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纸协)秘书长江曼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荧光增白剂”对人体有害,所以欧美国家卫生用品的检测标准里,并不包含“荧光增白剂”项目。

  “国外生产的卫生巾也都含有荧光增白剂,每个品牌都有。”她说。

  江曼霞向本刊记者解释了检测标准的现状:“荧光增白剂”不是人工添加的化学剂,而是原材料中就含有的元素。她表示,前几年有媒体就炒作过湿巾纸、纸巾纸中的“荧光增白剂”概念。

  她向本刊记者出示了纸协和美国保洁公司共同起草的一份资料介绍,其中称,经过70多年的使用,没有案例证明荧光增白剂致癌。荧光剂被更为广泛地运用在文化印刷用纸和白卡等包装用纸的增白中;添加荧光剂的白色和浅色织物还被运用在婴儿服装中,都被证明是安全的。

  江曼霞说,欧洲及美国对荧光增白剂的安全性进行过广泛的毒理学研究,得出荧光增白剂对人体及环境均没有负面影响的结论,并被广泛认可。美国和欧盟对荧光增白剂在纸制品如卫生巾等的使用上,均没有限定要求。

  常年研究荧光增白剂的专家、华东理工大学精细化工研究所教授沈永嘉告诉本刊记者:“卫生巾用途比较特殊,人们对‘荧光增白剂’不了解,有一种恐慌心理。”。

  至于“可迁移性”与“不可迁移性”的区别,他说:“是不懂的人硬造的概念。”


传播牟利者

  此次风波源于南方一家消费类杂志的一篇报道,该杂志称送检了前述10个品牌的卫生巾产品。

  “他们所采用的检测方法,跟卫生品行业所采用的检测方法不一致,他们用的是学习用纸标准。”一位业内人士疑惑,不知他们检测这个指标用意何在。

  “有同行与我们交流透露,他们在该文发出前一个月就已收到了勒索电话。”上述业内人士透露。

  江曼霞说,早在2003年,河北保定一名记者报道,一家造纸厂用废旧卫生巾造纸,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后被证实为虚假新闻,“缺乏常识,卫生巾里有塑料、纺布、胶水,用来造纸,制作成本太高了。”

  广东佛山市南海区网监部门2012年破获了一起针对卫生巾网络谣言炒作的案件。网监部门经过侦查,锁定了最早在微博上推送、转载的两个ID操作者:微博推送由云南某网站的女编辑操控;通过皮皮时光机转发的推手则是在深圳上班的腾讯员工。

  这位女编辑向网警表示,网络传播的内容,是其利用工作之余“拉的私活”,别人支付一定的费用进行账号营销,转发量越高,收益越高;腾讯员工则解释,他看到有爆点的新闻就会转发,从中获取相应收益。但两人均不承认受人指使。

  而国内卫生巾遭遇“荧光增白剂”危机之后,海外代购直线飙升。2014年4月以来,仅从日本进口的卫生巾就成倍增长。

  “国内超市销售的品牌卫生巾,上架之前要经过层层把关、抽检,反而是海外代购在产品监管上没有任何保障,质量良莠不齐。”上述业内人士感到担忧。


  让江曼霞疑惑的是,从纸巾纸到卫生巾,再从“滑石粉”到“荧光增白剂”,隔段时日,就会出现“抹黑”某一类日化原料的现象。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