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海博2014-07-31

  简单的值班室里,一张小床和桌上堆放的联络通讯器材,是潭门镇武装部部长张建堂的家当。

  当潭门渔民在海上遇险或受到侵袭,这间小屋就会变成陆上指挥中心,通过联络南海各地的渔政、渔监、海监等部门,成为潭门人在浩瀚南海上的“守护星”。

  刚从北京赶回的张建堂,参加了第五次全国边海防建设工作会议。

  会议上,习近平面对来自军地的代表们说,边海防工作是治国安邦的大事。

  习近平用“三个坚持”来表达对于边海防问题的态度:要坚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周密组织边境管控和海上维权行动,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筑牢边海防铜墙铁壁。

  第三个则是:“要坚持军民合力、共建边海防,统筹边海防建设和边境沿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最高领导人的态度,对于张建堂等常年身处南海要冲的人们来说,有更深的体味。

  除了在2013年迎接习近平视察,2014年全国边海防民兵工作现场会也在潭门召开。

  此次全国边海防建设工作会议中,潭门海上民兵连被评为“全国边海防工作先进单位”。曾3次被菲律宾抓捕、拒绝在“认罪书”上签字的民兵连班长陈则波,被授予“全国边海防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张建堂向本刊强调了支持中国渔民在南海存在的意义。在南沙中国控制的岛礁上,建岛物资基本是潭门渔民运上去的,“军舰只能运到深海,下一步就要靠渔民运输了”。

  而在中国海军力量薄弱的年代,中国渔民在南海的存在,作用似乎更为明显。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之际,潭门渔民率先在南海发现了停泊的英国军舰。

  现在一些国家对南海不断强化的主权和利益诉求,其中就包括对侵占中方岛屿的民事化管理、联合西方国家对中国南海油气资源的掠夺,并以多种形式蚕食中国领海——这一切都让张建堂觉得,为中国的南海主权奠定了“开发即拥有”的基础之后,潭门人可以为祖国做得更多。

  然而,目前渔业生产和渔民仍被视为普通国民经济中的一角。由于确实存在近海资源枯竭的情况,渔业生产近年来受到极大限制。

  这样,就存在非常现实的矛盾:要“保护资源”,中国渔民们可能就要从南海消失;要维护海洋权益,他们又极有必要继续存在。

  这并非非此即彼的选择。

  “造大船”,习近平2013年在潭门的讲话,被渔民们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近年来,针对大马力钢制渔船或玻璃钢渔船的补贴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但是,如何更好地与当前渔业特点结合,推动补贴政策调整,则成为当务之急。

  比如,尽管也会综合实际用油量,但目前的柴油补贴方式主要是按渔船的登记马力,测算一年度的柴油消耗总量,发放补贴。

  这样,大多数渔船都在开渔节后稳赚钱的情况下出海两三个月,其他时间照样可以拿柴油补贴。而这些补贴往往都归船主所有,很难落到渔民手中。

  对于“长期存在”来说,这一政策显然需要调整,包括建立结合油价的动态调整机制。

  习近平在潭门曾非常详细地了解渔民的出海手续问题。对于渔民来说,还需要有更好的民生工程。

  比如渔港改造工程施工需办理通航安全影响论证报告、通航安全评估报告以及《水上水下活动许可证》,都需要一定的资金和长期的程序时间。

  不仅造船,造渔网也有补贴。潭门镇镇委委员戴于岛认为,渔民们在潭门的岸上生活,也需要重视——先把年轻人们留在潭门,或者让外出读书的年轻人回来。

  作为镇上为渔民建设的基础设施,路面硬化及自来水工程,在海南当地媒体的报道中,据说曾让渔民“自发鸣炮庆贺”。

  2012年,潭门镇上的“桥、路、水”工程相继开工。而连接潭门与博鳌的潭门大桥几经波折,仍在建设中。

  有了基础,潭门镇就有了空间建设自己的工业区与产业园,该镇党委书记庞飞对《瞭望东方周刊》的介绍:潭门镇相关产品的销售额“一个月有一个亿”。

  但潭门镇自身地域有限,民众生产方式仍显单一。庞飞觉得,既要保护海洋,又要解决渔民的生存与发展问题。

  戴于岛告诉本刊记者,因为受台风影响较大,海产品原地加工、深海养殖等规模化产业,尚在评估规划中。

  或许,以一个小镇担负重要的国家使命,多少还是有些沉重。毕竟,有些环节,不是一个镇级机构可以决策的。

  事实上,“南海维权要常态化、多样化”,也可以是一个经济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