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4-12-25

  2014年12月9日,犹抱琵琶半遮面许久的小米空气净化器终于见光。如果算上猎豹移动的豹米空气净化大师和果壳网的“小蛋”,不到一个月,已有三家互联网公司密集推出了这类产品。

  对于传统的家电厂商和以高端为标签的洋品牌来说,众多品质不一的小品牌由于无法提供稳定的品质和服务,并不会对其产生多大威胁。真正的搅局者,是前述具备一定知名度的品牌商,而性价比,则是它们手中的利器。

  “这些新势力的加入必然会加剧行业竞争,加速产品和市场的成熟,最后受惠的是消费者。”国家室内环境与室内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广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新战场

  中怡康给本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市场空气净化器销量为353万台,总市值达85亿元,较2012年的126万台销量和31亿元市值增长了176%。这一增长率是2012年的4.4倍,2011年的8倍。预计2014年,中国空气净化器的市场销量能达到576万台,市值达145亿元。

  传统家电厂商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增长点。

  此前,美的集团宣布将由“空调制造商”全面转型为“空气服务商”,推出一系列以空气净化器为代表的家电;2014年初,海尔在美国CES国际消费性电子展览会上推出“空气盒子”;格力成立新品牌“大松”,专做空气净化器和净水机产品。

  中怡康的数据显示,相较彩电不到15%的利润、空调不足30%的利润率,空气净化器的毛利率能达到50%左右。

  除了传统的家电企业,一些与空气净化器毫无瓜葛的企业也参与进来。除了前述的小米、猎豹移动等企业,联想也通过与德国Luftmed公司合作,推出了三款空气净化器产品。

  在猎豹移动副总裁金磊看来,“外行”不一定是劣势。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互联网企业是以用户体验为中心,传统企业更多的是以生产为中心。我们可以集中全力做好一款产品,而传统企业的产品型号多到自己都数不过来。”


“新鲜的东西”

  “这些新势力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新鲜的东西,那些基于产品本身的创新是用户非常需要的。”宋广生说。

  其中,智能化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征。

  例如,豹米空气净化器配备了德国主动式激光探头,能够实时监测并显示室内空气变化,可分类查看房间内PM2.5的即时浓度数值,以及空气湿度、温度乃至异味。同时,还可以通过手机APP查看家中的空气质量并远程遥控开关机。

  三个爸爸智能科技公司的产品也是典型代表。该产品一个月内众筹金额达1122万元,成为国内首个众筹破千万元的产品。该公司CTO李洪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款产品能够自行根据污染指数进行机器功能强弱的调节,当污染值低于一定标准时,机器会自动待机。”

  本刊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国内众筹金额排名前十位的产品中,有三款是智能空气净化器。

  在科技公司的冲击下,一些传统厂商也开始思考改变产品的功能设计。飞利浦在给本刊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说,该公司已于近期推出一款全新的智控空气净化器,利用手机APP实现远程控制。

  “把智能化说成噱头有失公允。智能空气净化器在产品的性能、工艺、外观等各方面都是有突破性改变的。”李洪毅说,除了使用顶级滤材,其产品还改变了以往产品前后进风、上部出风的模式,变成360度进出风设计,大大提高了净化效率。

  而为了提高CADR值同时降低机器噪音,豹米采用了日本高效静音电机,其风道遵循了阿基米德螺线设计原理,并经过上千次的空气动力学调试。这个全新的系统设计使得整机运行音量降低30%,空气循环率提升50%。


新势力

  这些刚刚进入市场的“新势力”开始在传统品牌的领地上杀伐争夺。以2013年市场集中度排名前五的品牌为例,2013年上半年,前五名品牌的市场份额达到70%左右,而2014年上半年,前五名品牌的市场份额就降到了54%。这意味着很多新兴品牌在短短半年内就占据了一席之地。

  “垄断正在被打破。”宋广生说。

  对于消费者来说,激烈的市场竞争带来的直接好处是产品价格下降。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2年空气净化器市场平均单价为2653元,2013年2913元,而到2014年第一季度均价降至1573元。

  之前豹米的千元以内定价曾给业界带来不小的冲击,而小米899元/台的售价,则把之前号称“吓死同行”的果壳网“小蛋”1984元/台的定价彻底秒杀。以其406立方米/小时的CADR值来说,也比CADR值为408立方米/小时但售价超过6000元/台的Blueair 410B便宜了好几倍。

  如果仔细研究其配置,不难发现,与市场上在售的3000元/台以上产品相比,它们其实在同一档次。

  “未来空气净化器市场肯定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现在的几百家企业会死掉一批,最后留下来的都是实力雄厚的大企业。”李洪毅说。

  猎豹移动副总裁金磊则认为,未来一些受益于夸大宣传的中小厂商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而大型厂商的生产销售也将更加规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