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


  对于2014年的中国来说,“国家安全”成为当之无愧的一个国家关键词。而这一年,对于国民安全建设来说,则是一个标志年。树立全民的总体国家安全观,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要素。

  随着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式成立和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完善国家安全体制的努力站上了一个全新台阶。围绕中国国家安全领域发生的种种事件,亦引起公众前所未有的关注。而非传统安全事件的增多,也使社会对非传统安全问题有了切实的认识。

  正是在此背景下,国际关系学院“中国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调研项目组”与《瞭望东方周刊》联合发布“2014年中国国家安全十大事件”。

  2014年该研究项目由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杨建英主持。来自公安、军队、外交、传媒等领域的专业人士,确定了超过40个“2014年中国国家安全十大事件”候选事件。相关机构的专业人员、专家学者以及公众接受了问卷调查。

  其调查结果显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关于国家安全的顶层设计新思路——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和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推进国家安全法治建设,在2014年都得到落实,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颁布实施,三件大事构成这一年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并全部入选上述十大事件。


顶层设计终见分晓

  经过专业人士与公众的投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成为年度国家安全事件之首。

  此前在2013年国家安全十大事件调研中,中央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曾入选。

  2004年9月,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构建”或“健全”“国家安全工作机制”及“完善国家安全体制”的落实。

  1992年党的十四大、1997年党的十五大、2002年党的十六大,都曾谈到国家安全,而2004年9月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第一次论述了国家安全问题,并首次提出要“抓紧构建维护国家安全的科学、协调、高效的工作机制”。

  在2006年10月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这一提法变成了“健全科学、协调、高效的工作机制”。到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报告把相关提法概括为“健全国家安全体制”八个字。2012年中共十八大时,相关内容与“国家安全战略”合为一体,被表述为“完善国家安全战略和工作机制”。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使用了“安全工作体制机制”的表述,全会公告则强调“完善国家安全体制”。至此,“完善国家安全体制”成了最新也是最准确的表述。这对未来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根据习近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的说明,在“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下,在“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的情况下,国家安全委员会重要而迫切的任务,是“统筹国家安全工作”,“加强对国家安全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特别是“制定和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推进国家安全法治建设,制定国家安全工作方针政策,研究解决国家安全工作中的重大问题”。

  2014年完善国家安全体制的另一项顶层设计,无疑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

  习近平用71字总结“总体国家安全观”:“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既重视国土安全,又重视国民安全;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

  他还指出,要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

  在冷战后期开始的安全探索中,人们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安全观,其中最早出现的有“综合安全观”、“共同安全观”、“合作安全观”三种,后来人们又开始用“非传统安全观”来概括这些不同的安全观。但是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些都是某个角度上的安全观,而非全方位的安全观。

  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在充分认识到这些不同安全理念的局限性的情况下,克服其缺陷、汲取其优点而成的新型非传统安全观,是把现实中整体存在的国家安全作为一个整体来认识的整体安全观。

  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出之前,有关部门曾作过调研,征询过不同方面专家的建议。可以说,总体国家安全观不仅反映了当代国家安全的总体性现实,而且克服了其他安全观的局限,把分散的国家安全认识凝聚为一个整体的国家安全新观念。


两大举措应对安全威胁

  除了顶层设计之外,为应对国家安全威胁而采取的两项重大举措,也入选年度国家安全十大事件。

  近十年来,中国专家学者和国家安全事务部门曾多次提出,根据形势发展修订原《国家安全法》,该法名大实小,应根据其内容修订为《反间谍法》,同时制定一部名副其实的新《国家安全法》。

  《反间谍法》虽在原《国家安全法》基础上修订而成,而内容做了较大修订和增补,体现了新时期国家安全与反间谍工作的特点,是“推进国家安全法治建设”的重要一步。

  《反间谍法》的出台,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为全面的职权,进一步适应了当前中国在打击间谍行为、维护国家安全层面的迫切需要。国家安全机关在依法行使职权的同时,始终坚持以尊重和保障人权为己任,确保反间谍工作在法律规定范围内展开,进而全方位地维护国家安全。

  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网络管理体制一直存在“九龙治水”现象。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说明中曾明确指出:“面对互联网技术和应用飞速发展,现行管理体制存在明显弊端,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同时,随着互联网媒体属性越来越强,网上媒体管理和产业管理远远跟不上形势发展变化。”

  在2014年2月27日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时,习近平明确提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他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对一个国家很多领域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做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要处理好安全和发展的关系,做到协调一致、齐头并进,以安全保发展、以发展促安全。

  2014年11月19日,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习近平在书面致辞中说:“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迫切需要国际社会认真应对、谋求共治、实现共赢。”

2012年5月7日拍摄的“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


传统安全威胁不可掉以轻心

  通过此次调研可以发现,中国仍面临多方面的传统安全威胁。

  作为典型的关系政治安全的国家安全问题,查处贪腐问题显然属于传统安全领域。2014年公安部推进“猎狐2014”行动,将反腐触角延伸到海外,也因此得到高度关注。  

  腐败会动摇国家社会发展的根基,阻碍经济健康发展,进而葬送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前途。查处贪腐,也是过去三年十大国家安全事件中,唯一连年入选的同类事件。

  正如2014年12月《解放军报》头版刊登的解放军总政治部《新形势下强军兴军的科学指南——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主席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所说:当前国家现实的安全威胁正在上升,军队改革已经进入攻坚阶段,改作风、反腐败到了关键时候。

  再比如南海问题。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在南海的活动已有2000多年历史。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经营南海诸岛,最早并持续对南海诸岛实施主权管辖。

  然而,继上半年“海洋石油981”事件后,菲律宾外交部2014年12月则表示:不会同中方就南海争端重启双边谈判。当时也是中方就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向国际海洋法法庭仲裁庭提交辩诉状的截止期限。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