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文良 刘跃进 杨建英等2015-01-08

2014年10月31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昆明火车站“3·01”严重暴力恐怖犯罪案件


  2005年至2012年,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战略研究中心(后更名为“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一直组织校内外专家编撰《中国国家安全年度概览》,按照“记录在案”的编写原则,对当年事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大政方针、国际环境、国内形势、重要事件、学术动态等进行年鉴式阐述。其中“重要事件”一编,成为后来调查发布“中国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的肇始。

  2012年起,由国际关系学院科研立项支持的“中国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调研”项目启动,并通过《学习时报》等媒体首次发布了“2012年中国国家安全十大事件”。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刘跃进主持了本次调研。

  “2013年中国国家安全十大事件”项目由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文良主持,调查从纸质问卷扩展到了网络。

  2014年,“中国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调研项目组”不仅进一步扩展了线下问卷调查的规模,还进行了三年来最大规模的在线调查。

  2014年国家安全十大事件的突出特点,就是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正式成立和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极大强化了国家安全工作的组织保障和思想保障。

  同时,观察分析国家安全问题,包括述评每年的国家安全大事,也有了一个重要的理论和方法——通过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视野,可以更全面、更系统地分析解读,也可以更科学、更人文地开展国家安全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

  习近平2014年4月15日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讲话时指出,“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

  在候选事件的选定过程中,项目组以此为基础,确定了“2014年中国国家安全十大事件”的候选条件。

  应该说,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出的前后三年,也是中国国家安全形势剧烈变化的三年。

  从三年来“中国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调查研究”的结果看,公众对于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关注和认识持续上升,暴恐事件、国内贪腐问题及海洋国土安全对国家安全形势的影响越来越大。

2014年3月15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商场前,人们在祈福板上写下对马航失联客机乘客的祝福


非传统安全事件上升

  三年来“国家安全年度十大事件”调研的结果,显示出当前中国国家安全的一些重要特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

  在每年的统计结果中,传统安全事件与非传统安全事件所占比例并不相同,但从三年来的结果看,两者几乎各占一半。

  2012年的十大事件中,有七项为传统安全事件:日本政府“购岛”引发中日钓鱼岛危机;中菲黄岩岛对峙;中国首艘航母“辽宁号”服役;薄熙来事件;王立军叛逃外国驻华领馆;中共十八大召开,最高领导层顺利交接;韩国海警杀死中国渔民。

  三件非传统安全事件:新疆和田劫机事件;三沙市成立;“黄金大米”事件。

  这一调查结果,显示出当时传统安全问题依然是国家安全的主要问题:传统安全事件达70%,非传统安全事件只有30%。

  但到2013年,非传统安全事件明显上升,共有六件:全国性持续雾霾;斯诺登曝料美国监听中国;金水桥恐怖袭击事件;新疆屡现恐怖袭击;粮食转基因安全争论;网络谣言治理。

  传统安全事件降至四件:钓鱼岛争端继续升级;中央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腐败高官纷纷落马。

  这一结果说明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而非传统安全问题更为突出,有上升态势。

  到2014年,传统安全事件与非传统安全事件平分秋色,各占一半。

  其中传统安全事件有: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中央查处周永康徐才厚等贪腐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颁布实施;香港“占中”事件及其妥善解决;南海冲突持续。

  非传统安全事件有:暴恐袭击频发;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马航失联事件;全国性雾霾持续;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出。

  上述对传统安全事件与非传统安全事件的划分,是根据事件主要特征进行的,而在很多事件上,传统和非传统两种特性互相交织渗透,这种划分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

  例如,2012年的“三沙市设立”,主要是考虑到海洋国土安全问题对中国来说具有非传统性,因而将其划为非传统安全事件。如果仅从行政区划的改变和新行政区域的设置来看,这本来是延续了数千年的做法,是非常传统的国家安全事件。

  2013年的“斯诺登爆料美国监听中国”,既是严重的传统政治安全事件,也是非传统的信息安全与网络安全事件。

  再如“马航失联”,从空难的角度看,完全是传统安全事件。但如果从对重视国民安全的角度来看,此事又具有非传统安全特征,也可归入非传统安全范围。

  这种现象的存在,恰好更深刻地说明了当前国家安全形势下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的状况。


贪腐影响国家安全

  三年调查发布的30个国家安全事件,还显示出中国国家安全的另一特征:国内暴力恐怖事件频发,已经成为威胁国民安全、社会安全和政治安全的突出问题。

  2012年“新疆和田劫机事件”名列第七,2013年“金水桥恐怖袭击事件”、“新疆屡现恐怖袭击”分列第五、第八,2014年“暴力恐怖袭击频发”位列第三。

  这印证了官方所说“恐怖主义危害上升”和“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三股势力’威胁上升”的判断。

  对此,反恐专家李伟指出:“当前,中国所面临的恐怖威胁,出现地域扩大化、袭击频率上升、手段和手法更加血腥残忍的态势。也就是说,我们所面临的恐怖威胁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梅建明也认为,“我国面临的恐怖威胁风险增高。”

  面对“恐怖威胁陡然加大”的态势,专家们认为,中国必须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统一部署下,国家安全机构如武警、公安甚至军队对恐怖主义行为重拳出击。

  在国内暴恐袭击威胁国家安全的同时,这些年不断揭露出的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的贪腐问题,更是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内部问题。在三年来的调查中,多个贪腐案件榜上有名。

  贪污腐败,特别是高层的普遍性贪污腐败,以及与贪污腐败紧密相连的权力滥用,自古以来就是威胁和危害国家政治安全的重大问题。


来自海洋的安全威胁

  在国家内部安全事件之外,三年来的调查统计还表明,中国面临着一系列外部安全问题,其中特别突出的是以钓鱼岛和南海争端为主的海洋国土安全问题。

  2012年调查中位列第一的“日本政府‘购岛’引发中日钓鱼岛危机”、位列第二的“中菲黄岩岛对峙”,以及2013年调查中位列第二的“钓鱼岛争端继续升级”,都说明海洋国土安全已成为中国当前面临的最为严峻的外部安全问题。

  以2012年为例,在“十大事件”中排名第三的“首艘航母‘辽宁号’服役”,无疑是中国海空实力提升的重要标志,但这只是中国海空实力建设中的“一小步”。

  对此,有军内专家在返回的调查问卷中写道:“辽宁号近几年内很难形成战斗力。众所周知,航母形成战斗力必须有三艘,履行不同任务。”

  但也有学者认为,“辽宁号”服役是“中国维护国防安全的一个重要步骤,其意义不在于‘辽宁号’的战斗力,而在于中国航母从0到1的突破”。

  另一个评价可能更为全面:“大国之利器,崛起之必须,象征也罢,实力也罢,都得有。”

  在发展军事实力、不放弃军事斗争准备的同时,中国更需要继续通过各种非军事手段来应对日益复杂的海洋安全形势,有效维护海洋国土和海洋利益。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