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促进长江起点区域协调发展,支撑长江经济带建设,已成为当前宜宾乃至川滇黔结合部面临的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四川省宜宾市市长徐进对“万里长江第一城”的新使命了然于胸。


宜宾绝不辜负这样的天时地利

  《瞭望东方周刊》:在把握国家战略机遇、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宜宾如何发力?

  徐进:宜宾是四川盆地最南端的一个城市,川滇黔三省交界,又是三条大江贯穿的一个城市,金沙江从云南过来,岷江从成都过来,在宜宾交汇后往下走,才正式得名“长江”,所以我们是万里长江的起点城市,也是零公里城市。

  三江合流,“两带”相交,宜宾绝不辜负这样的天时地利。为此,宜宾市委确立了今后一段时期的“2365”发展战略。

  “2”指的是在全省次级突破战略布局中率先崛起、先于全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3”指的是打造“三个中心”,即全省通江达海交通枢纽中心、长江上游商贸物流中心、川南城市群金融中心;“6”指的是打造“六大基地”,即名优白酒产业发展基地、综合能源深度开发基地、重大装备机械制造基地、新型化工轻纺建材基地、绿色食品精深加工基地、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5”指的是加快实施事关全局和长远的“五大战略”,即项目推进战略,工业强市战略,两化互动、城乡统筹战略,创新驱动战略,环境兴市战略。

  通过实施这一系列的战略举措,宜宾加快建成“长江上游辐射吸纳川滇黔的区域中心城市”和“长江上游国际生态山水园林城市”,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支撑。


建设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

  《瞭望东方周刊》: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你介绍宜宾是“长江首港城市”,看来,加快发展长江航运在宜宾的战略布局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

  徐进:当然。国务院发布的长江经济带指导意见,已布局了加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重庆长江上游航运中心以及南京区域性航运物流中心发展,提出要有序推进内河主要港口建设。

  宜宾立足“万里长江第一城”的独特区位优势,提出打造“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的战略构想。长江巨龙,有高高昂起的上海“龙头”和腰部发力的南京、武汉、重庆等“龙身”,再依托宜宾建设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培育辐射吸纳川滇黔的区域经济重要增长极,实现“龙尾”迅速崛起,推动长江巨龙发展腾飞,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可以说,依托宜宾建设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促进长江起点区域协调发展,支撑长江经济带建设,已成为当前宜宾乃至川滇黔结合部面临的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

  《瞭望东方周刊》:建设长江起点国家级航运中心,宜宾有什么优势可依托?

  徐进:宜宾地区生产总值自2000年以来一直稳居四川省第四位和川滇黔结合部城市第一位,工业经济综合效益连续多年居四川省前茅,现代产业体系基本形成。

  宜宾既是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结合部,也是成渝经济区和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的叠合部,处于成都、重庆、贵阳和昆明四大城市的几何交叉中心。

  在四川省21个市州有海陆空交通条件的,就只有我们和泸州。作为出川的“南大门”,宜宾新机场正在建设中。宜宾还是川滇黔结合部唯一可利用长江、岷江、金沙江三江水运优势的城市,通航里程近1000公里,常年通航3000吨级船舶。

  金沙江逆江而上,可到攀西地区和滇北地区,该区域是我国钢铁钒钛基地和有色金属基地以及煤炭资源富集区,受电站大坝的影响,货物需要在宜宾港中转。宜宾本身也是资源聚集的长江明珠,探明矿产资源53种,其中煤炭保有储量就有53亿吨、页岩气探明储量超过2万亿立方米。加上航运腹地还拥有的东电、东锅、东汽、普什模具、三江机械等一批机械制造企业以及川化、云天化等一批大型化工企业,所以说宜宾货源腹地广阔,有强大的货源支撑和保障。

  《瞭望东方周刊》:宜宾港打造四川最大的内河港口,如何发展港口经济?今后有哪些设想和安排?

  徐进:2010年宜宾港建成投运,我们与上海港紧密合作,实现了江海联运,信息、业务、管理“三个一体化”,从内陆到沿海一站通达。

  从运输成本来看,公路每吨每公里1元,铁路0.6元,水运是0.1元,宜宾港是5分钱。之所以便宜,就是因为我们与上海港联合投资宜宾港,实现了江海联运,一次报关就可通江达海,吸引了20余家国际国内知名航运企业在宜宾港设立还箱点。

  宜宾港开港时间并不长,也就4年时间,集装箱吞吐量从第一年8000个标箱到现在已经突破12万标箱。作为四川省最大的内河港口,宜宾港跨入了长江重点集装箱码头行列,成为长江起点区域重大件物资“借江出海”的最近口岸。

  港口建好后,我们又规划建设了宜宾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园区规划193平方公里,是川滇黔结合部唯一的以“临港”命名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也是四川省规划定位的新兴重大装备制造基地,依托宜宾港,未来,这里将成为加速宜宾乃至全川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我们力争在2020年前,使长江上游干流航道(宜泸段)等级标准提升至一级,使宜宾港常年具备昼夜通航3000吨以上货船的能力,把宜宾建成连接东西、辐射川滇黔的综合航运服务中心、集装箱集并中心、大宗货物中转中心、外贸运输中心、商贸物流中心和信息服务中心。

  

打造第二增长极

  《瞭望东方周刊》: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四川盆地南部沿江地区都在抢抓机遇。现在的发展,要竞争也要合作,如何防止同质化竞争?宜宾从哪些方面加强战略合作?

  徐进:省委、省政府提出加快川南经济区建设,积极打造除成都经济区外的第二增长极,为川南城市群建设发展带来了重大发展机遇。

  川南各市体量都差不多,产业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说都有机械,都有化工,都有酿酒,都有食品加工等。我们认为川南城市既要实现抱团发展,同时又要差别化错位发展,避免重复建设,所以统筹规划非常重要。否则会引起恶性竞争,重复建设。

  每个城市的定位目标也要统筹协调好,泸州干的事,我宜宾不要同时干。交通运输方面,内江是公铁联运,公路和铁路联运是比较合理的。我们宜宾和泸州呢,是公铁水空联运。宜宾机场,是出川的南大门,宜宾飞机一飞起来很快就到云南上空,50分钟就到越南、缅甸,所以关键是一定要错位发展。

  现在省里成立了川南经济区发展协调小组,推进一体化进程,2014年是宜宾当轮值主席,我们积极推进成渝经济区南部城市群规划尽快获批,推进经济区内城市基础设施一体化,比如说向家坝灌区,投资了500多亿元,相当于是再造一个都江堰灌区的工程。

  目前川南四个市之间已经形成很多共识。我们都拥有各具特色的资源,拥有资源就拥有未来。从各方面要素支撑看,我们川南潜力巨大。


从源头守护好长江生态

  《瞭望东方周刊》:长江经济带不单是打造“黄金水道”,还要成为“绿色长廊”。宜宾如何从源头守护长江生态?

  徐进: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对宜宾来说,不是口号而是必须付诸行动的职责。

  目前,我们创建“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工作已全面启动,生态市建设位列全省前茅,江安县、南溪区顺利通过省级生态县验收,累计创建国家级生态乡镇10个、省级生态县区4个、省级生态乡镇31个,建立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功能区8个。

  宜宾决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突出抓好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近几年建成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10个、场镇污水集中处理设施150个,投入18亿元彻底治理了工业企业328家,国控、省控、市控企业全部建起了废气、废水处理设施。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