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5-02-05

  2014年11月~2015年1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国水安全公益基金历时3个月对全国29个大中城市的居民饮用水水质进行取样检测。检测遵循当地取样当地送检的原则,所有水样采集工作均由当地志愿者严格按照检测要求进行,水样采集仪器由检测机构提供,采集完的水样即时送往独立第三方机构检测。

  本次检测水样均取自各城市居民区,为民众日常生活所用的终端水,共计抽取有效水样89个。检测共选取了20项关键指标,包括总余氯、PH值、浊度、总硬度、氯化物、硫酸盐、耗氧量(CODmn)、铜、铁、TDS(溶解性固体总量)等10项感官指标和化学指标;硝酸盐、氟化物、铅、镉、铬、汞、砷等7项毒理指标;细菌总数、总大肠菌群等2项微生物指标以及1项有机指标TOC(总有机碳)。

  检测结果显示,29个城市中15个城市(详见表一)的20项饮用水指标全部合格,约占抽检城市总数的52%;14个城市(详见表二)存在一项或多项指标不合格的情况,约占抽检城市总数的48%,其中长春有4项指标不合格。


超八成水样余氯含量不达标

  氯是一种能够有效杀菌的化学物质,被广泛用于饮用水的后期杀菌处理中。余氯是指氯投入水中后,除去与水中细菌、微生物、有机物、无机物等作用消耗一部分氯量外,剩余的氯量。

  余氯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化合性余氯,指水中氯与氨的化合物,有NH2Cl、NHCl2及NHCl3三种,杀菌效果好,又叫结合性余氯;一类是游离性余氯,指水中的ClO-、HClO等,杀菌速度快、杀菌力强,但消失快,又叫自由性余氯。本次检测选取的指标是总余氯,即化合性余氯与游离性余氯之和。

  按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的要求,管网末梢水中的总余氯含量要大于等于0.05mg/L。“氯是在出厂水中加入的,主要是为了去除自来水管道中的细菌等物质。只有水中残留的氯含量在0.05以上,才能理论上保证管道里的水被有效杀菌。”住建部城镇供水组专家、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占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本次检测结果显示,在23个有效水样中,只有4个水样的总余氯量达到国标要求,其余19个水样均不合格,占总数的83%。这19个总余氯含量不合格的水样分别来自济南、长春、郑州、武汉、西安、无锡、南京、哈尔滨8个城市。

  其中,长春的两个水样总余氯含量分别为0.04mg/L和0.03mg/L;郑州的三个水样总余氯含量分别为0.039mg/L、0.037mg/L、0.064mg/L;西安的两个水样总余氯含量均为0.02mg/L。而济南的4个水样总余氯含量只有0.005mg/L,仅为国标要求的1/10。

  更有甚者,包括武汉、无锡、南京、哈尔滨在内的4个城市的8个水样检测结果显示,总余氯含量为0,即未检出。“如果终端水中未检出余氯,就证明管道水中的氯已经消耗完了,这就无法保证水质安全,会导致自来水管道里的细菌增长。”王占生说。

  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常务所长赵飞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余氯含量不达标带来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一旦突发水污染事件,一些传染性强的病菌就会通过管道进入每家每户,可能导致流行性疾病的暴发。”

  不过,她也强调,氯并非万能,只能杀灭水中的常规菌群,对于一些特别的细菌并无作用。比如在美国自来水管道中发现的军团菌,就对氯有很强的耐受力。“氯不是加得越多就越安全。氯与水中的有机物结合能够产生消毒副产物,而大部分的消毒副产物具有致癌、致突变的特征,对人体有危害,并且产生的影响是一个慢性过程,不易被发觉。”

  

四城市水样浊度超标一倍

  “对于民众来说,浊度是个很重要的感官指标,因为这是肉眼可见的东西,能够最直观评判水质的好坏。”赵飞虹说,饮用水中的悬浮物一般是泥土、砂粒、微细的有机物和无机物、浮游生物、微生物、胶体物质等。

  按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的要求,饮用水的浊度不能大于1度。本次检测结果显示,89个水样中83个水样符合国家标准,占总数的93%,其中64个水样的浊度更是为0,即未检出。如果按城市统计,29个城市中的25个城市该项指标合格,占总数的近九成。

  当然,29个城市中仍有4个城市浊度超标。长春和哈尔滨的各两个水样、娄底和郴州的各一个水样等共计6个水样的浊度均为2度,超标1倍。

  “浊度也会影响杀菌。浊度越低,杀菌效果越好。浊度高的话细菌、病毒就不容易被杀死,因为细菌病毒可以钻到这些体积比它们大的悬浮物里面,相当于给它们提供了一个保护。”王占生说,悬浮物完全可以通过现有的自来水处理工艺去除,如果超标就证明水处理技术不过关。

  不过,王占生也强调,这一指标与地域性有关。在上述4个浊度不合格的城市中,长春和哈尔滨都赫然在列,而这两个城市同属东北地区。“在冬季,东北地区的水温比较低,温度低会导致水里的黏滞性增加,使得一些悬浮物不容易沉淀,这就加大了悬浮物去除工作的难度,浊度就容易超标。”王占生解释说。

  在本次检测的化学指标中,耗氧量(CODmn)是被众多专家提及次数较多的一个指标。据《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的要求,饮用水的耗氧量不能超过3mg/L。本次的检测结果显示,所有水样的耗氧量均符合国标要求,合格率为100%。

  不过,其中也有一个特别的城市——天津。天津7个水样的耗氧量指标虽然都在国标范围内,但却是89个水样中最高的,均在2mg/L以上,最高的达到2.82mg/L。

  “有机污染物对人体有很多潜在的危害。虽然国标的限值在3mg/L,但是一旦饮用水耗氧量超过2.5mg/L,就说明水中的有机污染物含量偏高,需要提高警惕。”王占生说。

  根据他的研究,常规工艺(混凝、沉淀、过滤、消毒)对有机污染物的去除率只有30%,而臭氧活性炭等深度处理工艺能达到50%~60%。“这个指标也能很直观地反映出各地采用的到底是常规处理工艺还是深度处理工艺。”


七成城市氟化物含量偏低

  在本次检测的6项毒理指标中,氟化物和砷是仅有的两个存在超标水样的指标。

  氟化物指含负价氟的有机或无机化合物。从致命毒素沙林到药品依法韦仑,从难溶的氟化钙到反应性很强的四氟化硫都属于氟化物的范畴。

  按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的要求,饮用水中的氟化物含量不能超过1.0mg/L。在本次检测的81个有效水样中,77个水样、26个城市的氟化物含量符合国标要求,占到水样总数的95%。当然,其中也有4个水样的氟化物含量超标。

  长春两个水样的氟化物含量分别为1.9mg/L和2.7mg/L,分别超标一倍左右、2倍左右;银川两个水样的氟化物含量分别为1.49mg/L和1.29mg/L。

  “氟化物对人的牙齿有很大影响,含量低了会有蛀牙,含量过高也会对骨骼有影响,尤其是对儿童的发育影响较大。”王占生说,中国目前有3000多万人长期饮用氟超标的水。

  在王占生看来,氟化物超标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国家对于氟化物的控制非常严格,一般氟超标的地区自来水厂都配备有专门的氟处理工艺,并且氟超标多存在于地下水中,但中国大多数城市的饮用水源都是地表水,所以这个指标很少有问题。”他的推测是,上述4个超标的取水点很可能使用的不是市政供水,而是小区自打井的水。

  一位要求匿名的饮用水研究专家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国饮用水国标中对于氟化物含量不能超过1.0mg/L的规定不太合理。以美国为例,其在2011年修订的饮用水国标中明确规定,饮用水中必须含有氟,且含量必须保持在0.5mg/L~1.5mg/L之间,才能保证健康安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