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5-02-05

  “美国经过50年的研究发现,如果水中的氟含量低于0.5mg/L,儿童长期饮用就容易得龋齿;氟含量超过1.5mg/L就容易引发氟板牙,如果长期喝可能导致氟骨症,严重的会造成骨头畸形。”上述专家说,中国很多地方饮用水中氟化物的含量低于0.5mg/L,这对于儿童的正常发育有影响。

  本次检测结果也显示,81个有效水样中,氟化物含量低于0.5的有58个,占总数的72%,包括上海、广州、深圳、沈阳、大连、宁波、郑州等多个城市。这其中,广州、衡阳、哈尔滨、昆明4个城市的6个水样氟化物含量甚至为0,即未检出。

  另一个存在超标情况的毒理指标是砷。在87个有效水样中,只有长春的一个水样砷含量超标,达到0.02mg/L,是国家标准限值砷含量(0.01mg/L)的2倍。

  “砷是一种有毒的重金属物质。国际上得出的结论是,水中砷含量一旦超过0.004mg/L,长期饮用会引发心脑血管病。如果砷的含量过高会诱发皮肤癌。”赵飞虹说。

  

一水样细菌总数超标17倍

  《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要求,饮用水中细菌总数不能超过100个,总大肠菌群则不能检出。本次检测结果显示,包括广州、厦门、重庆、银川在内4个城市的5个水样细菌总数超标。其中,广州一个水样的细菌总数为250个,厦门两个水样细菌总数分别为160个和180个,银川一个水样的细菌总数为358个。最严重的是重庆,该地一个水样的细菌总数高达1781个,超标近17倍。

  在总大肠菌群方面,银川的两个水样也都出现超标情况,分别为10个/L和7270个/L。

  “这两个指标都属于微生物指标,业内关于细菌总数的争论比较多,这个指标在国外很多国家都没有,因为水中的细菌有好的、也有坏的,不能一概而论。”王占生说,相比之下,大肠杆菌对人体的危害更大。

  赵飞虹说,总大肠杆菌群是一个统称,其中包含大肠埃希氏菌、粪大肠菌、耐热大肠菌等三种强致病性、强传染性的病菌。“像银川的总大肠菌群太多,风险很大。如果用户去喝生水,那得肠炎之类传染病的几率很大。”她建议,如果饮用水中发现总大肠菌群,需要近一步确认属于上述哪种大肠杆菌,以便采取相应的措施。

  另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指标是TOC。TOC是指总有机碳,反映的是水体受到有机物污染的程度,与耗氧量有异曲同工之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要求,饮用水TOC的数值不能大于5mg/L。本次检测的结果显示,所有水样TOC数值均符合国标要求。

  不过,仍有专家对此持保留态度。上述要求匿名的专家说,TOC在中国最早的饮用水国标中并没有,是修改后增加的,最初的限定值是1mg/L。“随着工业污染的加剧,水中的有机污染物在不断增加,如果仍然保持1mg/L的要求,那很多地方的饮用水都是不合格的,所以现在国标把这个数值放宽了。”

  “实话实说,TOC限定在5mg/L风险太高。按照国外的研究,TOC大于1mg/L都是有问题的。”上述专家说,很多有机污染物都属于环境激素,进入人体后会干扰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损害人体神经系统、降低人体免疫力,长期作用可导致人类生殖系统癌变率增加和不育夫妇增加。

  本次的检测结果显示,在30个有效水样中,TOC数值大于1mg/L的有23个,占到总数的77%,最高的达到3.1mg/L。“有机污染物的危害是巨大的,且种类还在不断增加,所以饮用水在这方面的控制应该是越来越严格,而不是越来越松。”上述专家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