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2015-02-12

  除了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与关节镜外科主任等身份外,陈世益还有一个与职业看上去并无关系的身份:“上海会议大使”。

  自从他领导的团队帮助上海拿下2017年ISAKOS双年会(ISAKOS,即“国际关节镜-膝关节外科-骨科运动医学学会”简称)举办城市后,他深刻地理解了“会议大使”的工作职责。


参与竞标的机会到了

  陈世益将ISAKOS双年会比作是国际骨科运动医学与关节镜外科界的“奥林匹克”。

  两年一届的ISAKOS年会从未在发展中国家召开过,因为它对举办方国家有着严格的资格要求,不仅要考虑当地国家的骨科运动医学的专业发展水平,还要考察举办方的当地政府与学会的支持力度,以及场馆、主体设计、服务水平和价格等多方面因素。

  2012年12月初,ISAKOS官方网站公布了2017年ISAKOS双年会招标规则,根据会址巡回原则,2017年的年会将在亚太地区召开,也就是说,中国有资格参与竞标。

  “我们是否参与竞标,有几成把握?”陈世益心里没底。他当即向中华医学会运动医学分会汇报,经过讨论最终决定由上海代表中国竞标2017年双年会。

  这次竞标总共有9个国家参加,经过三轮角逐与淘汰,历时一年,最终上海击败所有参选城市,赢得举办权。

  陈世益带领的复旦大学运动医学中心的团队成员对于国际会议竞标没有一点经验,对竞标书中的一系列数据和展会指标一头雾水。好在他担任过多年F1世界大奖赛首席医务官,还担任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医务官,有着与国际组织沟通的能力与经验。而且他还有着连续10年举办上海国际骨科运动医学与关节镜高峰论坛的办会经验。

  最终陈世益将竞标任务分解成:机构建立与人员选择、政府与学会支持、主题设计与亮点概况、场馆选择、会议供应商与酒店谈判、国际竞标陈述、宣传与游说、服务与价格等10项,通过确定工作节点,逐步推进竞标工作。

  为了确保成功,团队聘请了熟悉国际惯例的香港中文大学骨科教授陈启明担任顾问。


预算报价太高

  由于ISAKOS十分重视当地政府与学会的态度,陈世益想申办2017年双年会,必须得到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信。

  如果通过正常申报流程,由医院报卫生局,再呈送市政府相关部门,到市长手里至少需要2~3个月,另外行政上还需要国际组织的书面通知,申报程序非常复杂。而此时距离提交意向书只有20多天了。陈世益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手段,终于找到时任上海市副市长,获得了宝贵的推荐信。信中表达了主办城市政府的支持态度。

  陈世益又附上上海市旅游局、上海市卫生局、中华医学会、国家体育总局等单位负责人的支持信,连同申办意向书,在2013年1月23日正式向ISAKOS递交了申请报告。

  根据ISAKOS的要求,申办方需要在2013年3月1日前提交所有竞标申报资料。“我们的时间非常紧迫,1月之后,我们每周都要开会,在经历了20次讨论,六次大改之后,竞标书终于完成,按时提交。”陈世益说,“那段时间我晚上经常睡不着觉。”

  紧接着就是更为紧张的第一次口头竞标,3月18日到20日在芝加哥进行。参与竞标的9个城市同场竞争,首轮是九进三,6个城市被淘汰,上海成功入围,另外两个入围城市是韩国的釜山和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新的问题又来了,竞标委员会给中国的反馈意见是预算报价太高,上海的报价在所有竞标城市中是最高的,上海的会场成本和餐饮成本过高,甚至高过新加坡一倍以上。

  回上海后,陈世益把工作重心放在了与会场进行价格谈判。“反复沟通,几乎每次都用国家利益来跟他们协商。最终世博会议中心的报价是1200万元。”对这个报价,陈世益也并不满意——在下轮竞标中仍然没有任何优势。


力拼釜山

  韩国、卡塔尔和澳大利亚政府对会议场馆都有政府补贴,这方面上海的劣势明显。

  “我们在国际上竞会经常遇到的对手是日本和韩国。韩国将申办国际会议作为其国家战略。”陈平说。

  韩国政府希望韩国人能够进入各个领域的国际组织,不仅在官方组织,在科技等专业领域也要有话语权。

  在韩国,争办国际会议被视作关乎国家命运,韩国政府将其当成“一项重要的政绩指标”。韩国当年为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时任总统李明博甚至特赦了因经济犯罪而被判刑的前三星集团总裁李建熙。李建熙是韩国当时仅有的两位国际奥委会委员之一,韩国需要他“戴罪立功”。

  韩国一直是举办国际会议的大国,在ICCA的排名中,首尔以举办125个国际会议位列第九位。在上世纪90年代,韩国曾制定了1998~2005年《国际会议承办产业发展支持计划》。

  在2013年5月第二轮的竞标中,韩国的国家意志得到了体现。第二轮竞标是在多伦多进行,釜山、墨尔本各自派出了韩国旅游局和澳大利亚旅游局代表参与竞标,并分别举办了鸡尾酒会和招待晚宴进行拉票。

  相比之下,中国的上海没有举行招待酒会的预算。陈世益团队的几名医生自己动手布置展台,向当地华人租用电视机播放宣传片,每位医生轮流站台宣传上海。虽然通过上海旅游局也得到了中国国家旅游局驻加拿大办事处的帮助,可比较而言宣传阵势还是显得逊色。

  不过,中国医生亲自站展台的诚意感动了不少国外代表,陈世益代表中国做的申报答辩效果也很好,ISAKOS当时很难抉择,最后决定在10~11月间赴三个城市考察之后再作决定。


智取墨尔本

  陈世益之前就对每个城市都进行了研究分析。多哈虽然政府对场馆有补贴,办会成本低,但卡塔尔运动医学市场小,这与ISAKOS办会宗旨不太相符,这也是在第一轮中多哈就被淘汰的原因。新加坡报价较高,同时新加坡的从事运动医学的医生也少。釜山场馆有政府补贴优势,但与上海相比,釜山的交通便利程度、医疗市场规模和参会人数是其主要软肋。

  可墨尔本不一样了,澳大利亚不仅在地理等方面有优势,政府又很支持。可以说,墨尔本是上海的主要竞争对手。

  2013年7月,陈世益利用在香港中文大学担任关节镜课程主任之际,特别邀请澳大利亚竞标委员会主席到香港,双方坦诚交流。

  陈世益开门见山:“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支持,中国的医生和中国人民需要ISAKOS促进中国运动医学发展。”澳大利亚的代表也很坦白,“澳大利亚政府申办ISAKOS双年会是希望充分利用会议场馆,活跃市场,提升经济。”

  最终,双方达成默契,对方支持上海申办ISAKOS,上海支持墨尔本举行2016年的亚太骨科学年会。澳大利亚的代表最终以个人名义写一封信给ISAKOS,表示支持上海申办2017年的年会。

  陈世益在这期间也发了几十封的电子邮件。

  “在申办国际会议时,有很多技巧。‘会议大使’的影响很特殊很重要,尤其是他在协会内的影响力,是否能够获得执委会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陈平说。

  ISAKOS的投票委员会包括其历届主席和本届执委会。陈世益是ISAKOS战略委员会中的重要一员,大部分委员对陈世益并不陌生。陈世益给每位委员都写了一封信,真诚表达了上海希望获胜的十个理由。

  另外,陈世益还游说并谋求国际大公司的支持,给这些公司的董事长和CEO写信希望获得支持。这些国际大公司的市场策略、态度和赞助意向,对ISAKOS的最终决定也会产生影响。

  2013年10月20日,ISAKOS执委会赴上海考察,上海旅游局出面接待。韩国在这期间也在作最后努力,韩国方面曾主动提出为ISAKOS执委会考察团成员提供全程头等舱机票,但据有关人士透露ISAKOS并未接受。


  12月,陈世益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结果,ISAKOS主席亲自打电话给陈世益:“你们想办2017年的双年会吗?”陈世益激动地回答:“想!”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