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陈思呈
在这些具体的辛苦和危险后面,乡村生活吸引我们的部分是什么
他们轻松指出我们头脑里或者人性里的死角
一个人的爱好不需要任何理性的合理证明,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如果对一方水土没有深深的眷恋,一个成年人也会感到迷惘
他明白万物有灵,万物将得到眷顾
最需要减的,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贪欲
为什么调情者,偏偏是杏树而不是桃树李树梨树或者苹果树呢
时间和人力不值钱,就发展出来一种粗菜细做的功力
现实中的老家,常常像一个闹着别扭的情人,不知怎么哄才好
陶渊明是其中最老实最没有虚荣心的一个
我们只是需要一个阿姨,不是需要一个圣人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