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刘砚青
中国的实体商业已经成为全世界竞争最惨烈的市场,开发商在体验式商业打造上,堪称全世界动脑子最多的一群人
市场机制失灵的现象不仅存在于建筑节能服务末端,上游的能耗数据统计、分析工作目前也没有形成一门生意
直接、可见的经济效益,是大型公共建筑节能动力的主要来源,也是节能服务公司有市场可做的根本原因
对于跨境电商这一新生事物,政策是根据其发展阶段及整个国情的变化来不断调整的,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
电商的狙击、并不轻松的税负以及自身的问题,令实体商业腹背受敌
继珠三角和长三角之后,京津冀正在崛起为中国经济的第三极。而国际贸易成为这个新的经济区域最重要的战略布局之一
中国的制造业处于多种水平并存并且发展极不平衡的格局,相当一部分企业还处于工业2.0,因此必须采取并行发展的战略,即“2.0补课、3.0普及、4.0示范”,从而跨越到“智造”
推进智能制造切忌浮躁、急功近利、好高骛远。要防止“上热下冷”,要发挥产学研用多方力量,系统推进技术与装备开发、标准制定、新模式培育和集成应用
借助于智能化所带来的效率提升,传统企业也可以实现倍乘效应
呼唤“工匠精神”不是说要回到工业化革命之前那种手工作坊的生产方式,而是与现代化的技术手段更好地结合
在这些繁荣背后,X县和Z村的深处,却仍然和城市相去甚远
线上超市进入门槛高、运营难度大,对电商体量及生态链完整性有着苛刻要求,所以迟迟没有人啃下这块“硬骨头”
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电商竞争白热化等外部环境对线上、线下企业来说是一样的,实体店完全有“超车”的机会
“去库存”的问题,其实是一个与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新型城镇化有关的更宏大的主题
长时间以来,房地产中介在消费者眼中是个“臭名昭著”的群体,他们的自我革命能为自己撕掉这个标签吗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