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刘砚青
截至2017年11月15日,全国90%的三级定点医院已与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联结入网
新农合异地就医联网结算工作已经在2017年8月底顺利完成国务院确定的年度任务目标,9省份的新农合异地住院直接结算已经实现全覆盖
医保异地结算这条“高速公路”已经修通,并在不断完善
在儿科专家看来,给宝宝使用爽身粉弊大于利
让人才紧缺的麻醉医生专职守在产房24小时待命,这在中国绝大多数医院里都没办法实现
2017年7月1日,首个得到个人税收优惠政策支持的保险产品——税优健康险正式面向全国发售。
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不断加速,仅靠基本医保来支付医疗费用,国家财政将难以承受,而享有政策优惠的商业健康险是一种必要的市场分担机制
高风险、低收益、监管严,使得商业保险公司缺乏推广税优健康险的动力
基本医保定位于“保基本”,基本医保之外的保障则要通过商业健康险这种市场化机制来提供
不少网民表示震惊——万万没想到国家卫计委也会来知乎
导致中国纯母乳喂养率过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奶粉违规促销的手段一直在不断发展变化, 而相关法律法规却始终滞后
业内人士预计,优先审评程序有望使国际新药一年之内在中国上市
被很多人视为“风口之猪”的互联网医疗即将迎来监管法规
“全国或有半数晚发型庞贝病患者直至死亡都没能得以确诊”
这一科室在很多医院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但其肩负的职责并不亚于任何一个一线科室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