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覃柳笛
中国电影学习外国电影,然后赤手空拳地演变成自己独有的电影形式,并且对中国人民的生活有很深刻的了解和研究。这是非常有趣的,并且是由有天分的电影人所挖掘的
后台数据最终显示,儿童版的音频UGC产品流失率比大人版的还要低, 这说明小朋友对于新鲜可互动素材的参与热情比大人更高
老美影人一手缔造了美影厂今日最大的价值,就是旗下所拥有的无数个“超级IP”,而且这些IP“是从我们自己的文化土壤里长出来的”
最重要的不是历史,是讲故事的能力。你需要从观众的角度考虑,如何讲好一个故事,不管这个故事是从哪儿挖掘来的
“我们笑称小四是‘小镇青年之王’,他给小镇青年创造了一个幻境。你可以说是意淫,但代表了小镇青年对大城市生活的憧憬”
《捉妖记》也是“家庭+冒险”:“爸爸妈妈加孩子一家人冒险打怪”的故事
直到目前为止,最有影响力的合拍片依然是10多年前的《英雄》
没有3亿元砸下去,很难做出技术上高质量的电影,而这个投资规模的电影要在本土回本,至少需要10亿元票房,但只靠国内市场非常难做到
“我们有个投资人,没看剧本、演员,只是听了一遍这个歌,说想到了失联的同学,就想做这个投资”
谁流量更大谁就能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大议价能力,得到资本市场更多补血”
电影O2O平台向综合娱乐文化公司发展,是一个方向
当银幕总数超过3万块进而达到5万块的峰值时,中国电影产业多样性和多元化的层级结构将成必然
伊朗驻华使馆文化参赞阿勒玛斯耶向《瞭望东方周刊》描述,一个伊朗普通人的周末一般这样度过:走访亲戚,一起吃饭。可能这时就会打开电视,或者播放影碟一起观看。
目前影视行业对于一个“好项目”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好故事”,这是十分危险的
2011年、2012年“传统大片”用几个负号的回报率进行了最后的挣扎。 随后资本以坚决的态度进行转向,到2014年时,国产电影票房前十名已经为青春片、喜剧片占领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