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万宏蕾
对外援助势必要花钱,变革中的中国正在走上国际舞台中央,这笔钱不仅必须花,更要花好
一年创投金额占全国40%以上的中关村,共有约200万创业人员,其中,外籍和海归人员占比仅为1.5%;而在美国硅谷,从业人员至少有36%来自海外
结构性调整是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追求增长速度,而是要切实做一些实际工作
正是因为拥有巨量的网民,中国在互联网世界的影响举足轻重。也因此,此次互联网大会,引来了全球的目光,更向全球传递了中国对互联网的主张
在目前这轮创新创业浪潮中,活跃的资本和扶持政策,在短期内大大降低了创业失败的成本和风险,孵化机构扮演着背后推手的角色,这应该是创业从精英走向大众的环境温室
国产大飞机的成就不光属于中国航空工业人——据统计,国内有22个省份、200多家企业、36所高校、数十万产业人员参与了C919大型客机研制
我们要创新的不仅仅是一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飞机,被计划经济摧残而“断档”近20年的中国民用航空工业能力,也需要进行一次创新性的体制重组
像京沪这样的热门航线,好的“时刻”一年净利润将近9亿元,但新进入者已经很难再拿到
这种情况不利于新航空公司和中小公司发展,缺乏经济效率,限制了航空运输业的竞争
IATA和混合管理机制能够在一定范围推行的关键,就是都有一套相关利益各方认可的、公正合理的分配程序
连做煤矿、房地产的老板都在开始进入“海工”领域。在他们的意识中,跨界“海工”领域至少有实体厂房、土地、岸线,这些都是高附加值产业‘
“超大面积的摆放需求,势必要在离市中心比较远的距离拿地,市中心不仅地块成本高,土地容积率也不能用足,对宜家来说并不划算”
城市布局的变化以及人口转移,加之新的大体量建筑,使郊区成为新的商业空间
“当所有购物中心都在谈文化、体验、主题,你就必须做得更极致。旁边的商场招了300个品牌,你就得更加深入挖掘新品牌,难度可想而知”
沈巍和春秋航空的故事解答了两个问题:低成本航空的成本为什么低?民营航空的成本为什么比国有航空低?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