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刘建春
一般人家的房子,体量都不大,家家户户都朝南,这样,大家都可以照到阳光
那些盛放的桃花,越过围墙,开在了观前街上,春风一吹,洒落一地花瓣,就像打翻了一地碎锦,于是,人们就称观前街为碎锦街
城墙的功能,天然是隔绝与阻断,而火车的功能却天然是沟通与交流
在浦口站丢了鞋,这是毛泽东在自己40岁那年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亲口说的
老北站诞生了,上海的北上势头戛然而止,转而向西面去了,上海成了扁扁的形状,于是有了静安寺、卢家湾、虹桥、徐家汇的西区时代
晚餐后,芸娘穿上三白的衣裳,效法男子走路的样子,拱手阔步,让沈三白看了就想笑
瓜洲是以一种调皮的、不受欢迎的方式来到人们面前的
苏州目前在制造业上的影响力,在古典人文方面的辐射力,有不少是铁路带来的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