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徐颖
这位25年前就到过中国的索马里人,显然钦佩中国的变革,非常期待在索马里复制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
小吃业主经常面临租赁纠纷和拆迁问题,都找到联络处,联络处同志会告诉他们如何调解,如果诉诸法律,如何请律师,等等。但联络处不是政府机构,不会以政府部门自居去调解
巨头争霸,作家才是平台最大的财富
现在的问题是理论批评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不够,传统的批评话语一时又难以准确“描述”网络文学的现状
“不要把好莱坞想得那么高大上,不用大牌演员也没那么贵,他们其实就是国际化的加工厂、手工工作者罢了”
西方文化目前相对强势,我们讲故事的过程相当于逆向输出,只有做到极致,才能抵消逆水行舟的阻力
安倍是“把历史当成政治的工具”,利用历史去评判政治问题或者获得政治上的支持
我们用了将近十年时间,得到了一个令中国舒服,也使澳大利亚获利的积极结果
即使企业家们提了将近10年,但与西方企业相比,如今海外的中资企业仍然缺乏足够的信息预警
中国企业海外经营,“红旗到底能扛多久”,关键在于属地化经营的深入与否
人员属地化、经营属地化,核心是资本属地化
“一带一路”建设倡导大家坦诚相见,通过沟通和交流,以和平的方式管控和解决彼此之间的分歧和矛盾
不是单纯写一部小说、做一部动漫、开发一款游戏,而是从零开始构建IP世界观,多领域平行共生
“国内银行提供项目融资时却要求风险全覆盖,即国内企业要代替国外合作方提供干股部分的担保;但是,国资委又要求国企只能对自身所占的股权提供担保”
共识最终是会达成的,因为“一带一路”以互利共赢为目标,但共识的达成需要时间和过程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