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高海博
对于中国来讲,工业排放已经不仅是简单的环境问题,围绕它的技术开发也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谢里夫曾说“巴中经济走廊能改变巴基斯坦的命运”,“是世界的未来, 中国、南亚、中亚30亿人口将从这一走廊获益”
那时候强调信息安全,会被人指责“有冷战思维”
“一座城镇,就是一个现代文明的聚集地,一个维稳戍边的堡垒”
从359旅到阿拉尔市,农一师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中国历史
一门中国人创造的学科,正在揭示大一统国家经略边疆的历史与现实经验
“路是走出来的,我们能不能在既有体制下来完成建设法治国家的任务、创造出一个奇迹?我觉得是可能的”
对国防重大装备的考虑重点是有无问题,不是利用率,否则就要受制于人。 这种装备可面向世界,为我国成为机械制造业强国打基础
作为基础战略性物资的机床,需要更多人的关注、扶持和参与,中国制造业的安全才会有保障
沙士不太会用眼花缭乱这个词,但是他能表达出对这个城市的感受
“彻底改”的路子似乎预兆了未来中国能源行业的总方向
60余年后,赵毓英用“革命的人道主义”概括战犯们当年受到的待遇
一艘军舰已经不仅是爱国主义的象征
如果把民营企业阻挡在国防工业之外,那意味着如果发生战争,我们不得不以一部分国家实力支撑的国防工业,来抗衡人家以整个国家实力为支撑的国防工业。所以“民参军”是一个国家战略问题
海南琼海,小镇潭门的渔民和他们的祖先,以命相拼, 奠定了中国之于南海的历史依据和现实权力。如今,谁能帮助他们继续留在这片“祖宗海”呢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