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蒋光耘
“感谢上帝,在走过这么多险要的路程之后,我见到了一座水城,见到几丝与故乡相似的景象”
闹中取静喝杯茶去,忙里偷闲拿杆烟来
有的像闲庭信步、信手拈来,有的则伴随着一段荡气回肠的传奇故事
有学者认为清代的一些史料有偏颇之嫌,成都屠城并非张献忠所为,刽子手是清军
作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