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人先治心,管人先管心,安人先安心
人的最高境界是天地境界,天地境界是对人生的超越,是一种最高的精神境界
好像有人从来没有痛过,纯粹过。于是,对这个世界保持痛感的任务,交给了“底层诗人”,他们的触角远比大多数人更为敏感
谁规定医生只能用沉默、疲惫和悲哀来诠释职业精神?在尖端技术支持的公共平台上,这种口头群殴的事情越来越多
在理想世界里,无论工商业如何发达,人都应有自己的乡村故园
人一受到功利的影响,必然会偏离事物原本的真相,必然不能按事物的本来面目而把握好事物的度,从而失之无度
有两千年传统的儒家、儒家精神虽然历经磨难,但早已扎根在我们心里,扎根在我们身边,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
本来没有“剩女”,就像本来没有“直男癌”。炒作这些概念的,除了媒体,更多的是公共空间里的无数个看不见的个体
今天,已被历史边缘化的作家如何再次“卷入”历史,进行“身在此山中”的观察、书写
我们的文化里没有给欣赏诙谐留出足够的空间?恐怕是的。完全放松的笑,在我们的公共空间里是稀缺的
它试图打散舞台之后过于简单僵硬的操纵机械,把权力释放到亲历者手中,让他们从纯粹的个人性出发,书写自己的历史
真正作为中国文脉根基的中国书院,其职能是汇通学养,而不是培养职业人才,更不会追求“产业化前景”
当前中国社会的问题,根子在于文化的残缺,核心是信仰的缺失,这使一些人失去了灵魂,没有遵循,没有敬畏,没有依托
只有在马拉松赛这一天,人民才真正夺回了路权
没有乡民参与的乡村建设——准确地说,不是以乡民为主体的乡村建设—都不是真正的乡村建设,当然也很难形成真正的乡村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