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程度上讲,城市是国家和个体命运的结合部。
如今,对内拥有经济社会发展高地的名片,对外有了“G20峰会城市”的头衔, 对于建成世界名城的目标来说,是不是就够了?
担心高房价扼杀创新,成为2016年“东方硅谷”最引人关注的话题之一。深圳市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在经济爬坡过坎的特殊时期,长春开启了一场以创新促进重点领域改革,提升发展软环境的战役
尽管在预防内涝问题上花费了不少功夫,但是,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人地争水”造成的人水不和谐, 是城市需要直面的问题
2016年即将过去。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时,或许已经在懊恼与兴奋交织的复杂心情中迎来了新的一年。
人们有“心病”却不愿意面对,而作为“心药”的心理咨询自身也存在严重缺陷
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心理咨询的第一印象是“太贵了”
在中国,外界对心理咨询师的评价呈现“无所不能”与“不过如此”的两极分化
当心理咨询机构迎来“互联网+”的浪潮,这一次,他们能成功吗
一个人本来以为苦恼来自没钱,但当他挣了很多钱之后,苦恼依然如影随形,他才得以面对自己的内心, 并追问,这苦恼究竟从何而来
开车上路人人喊堵,搭乘地铁公交又往往会被“挤成相片”,无论是工作日的早晚高峰还是日常出行,这在中国的大城市里已成为常态。
中国大量的中等城市急需给地面交通做减法,而修地铁又不合适, 因此,向空中发展便成为其建设立体化轨道交通的另一种选择
对城市轨道交通来说,不能开源,就要先节流
地铁五分之一的造价,273个地级市超过10万亿元的潜在需求,成为比亚迪押注云轨的信心来源